蔓草(6) 覆水

※ 終於換視角了。 
 
 
蔓草(6) 覆水

 
那一年,她十七歲而她將屆廿五,烽火塵灰淹沒南方青翠的大地,雄鹿之國覆滅。她攜回她的戰俘,懵懵懂懂中生命開始不一樣。 
 
她以為大聲宣稱所有權便已足夠,一場宴會卻告訴她顯然不能讓重要的戰利品離開眼下。她拴住來自南方的小鹿料想她從此不再屬於別人,掌心裡的公主說些什麼、想些什麼都敵不過她一句命令。 
 
新皇的權力讓她差點丟失貴重的寶物,她讓失而復得的公主與自己一同遠離王權中樞,天高雲闊的邊境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擾。 
 
盡可能地,她不離開半步。 
 
她以為,這樣就夠了,靜留永遠都是自己的。 
 
 
 
※ ※ ※ ※ ※  
 
 
 
夏樹不喜歡巡視邊境轄地,舊路本斯境內多山崎嶇,要隘關口多如繁星,出門一趟總要花去十天半個月。 
 
離開多久,就見不到靜留多久。 
 
結束任務後她沒有一次不策馬疾馳,提督府內還有人等著彈琴給自己聽呢。 
 
使臣們送來貢品時,她隨口問了身邊的她。 
 
「下面獻來不少東西,有想要的嗎?」 
 
靜留沉默半晌,說想要一把三弦琴。她立即遣人尋來一把,是夜靜留撫著琴幽幽唱起歌,眉眼與唇角前所未見地柔和。 
 
那一晚,她彈了多久,她便聽了多久。 
 
她想自己再多花些心思,或許就能看見當年震懾自己的微笑──那看見妹妹的瞬間,在朝陽下綻放出的無匹笑容。從窗外來的風有些冷,那抹笑卻讓她以為霜都要化了。 
 
彈的是故鄉的曲子也無妨,有她送的三弦琴,靜留才能奏出想聽的歌不是嗎?最最重要的,是她覺得那微笑已不遠了。 
 
再一次日出便能回到提督府,夜裡靜留會彈奏哪一首曲子呢?難掩期待與振奮,她讓馬跑得更快了。彎過最後一個山坳後,她在驛站看見本該留守提督府的副官。 
 
她揚起眉,料想定是出了什麼要事,阿遼沙才會前來等她。副官俯在她耳邊,以他人聽不見的音量輕聲報告:舊薇奧拉的遺臣偷偷進入府裡,已和靜留小姐接觸過了。 
 
她立即上馬趕回提督府。 
 
她以為遠在邊境便不必擔心靜留會再次被帶走,卻忘了這裡離她的故鄉如此近。 
 
「有抓到那人嗎?」 
 
「靜留小姐幫著他逃了。」 
 
憤怒的她下令要副官全面搜索,更想著要讓靜留哪都不能去,阿遼沙忽地補了一句。 
 
「靜留小姐說,他不會再來了。」 
 
她的副官有些困惑,她卻感到驚訝。 
 
──靜留放棄回國的機會? 
 
她忘了生氣,途中儘想著為何靜留不走。她在星月高懸的時刻回到提督府,還來不及卸下披風便踏進她與靜留的寢室。靜留坐在窗邊,仰頭看著天上的星辰,手裡正擁著她送她的三弦琴。 
 
「為什麼……妳不跟他走?」 
 
揮退左右,她問著眼前半點去意也無的亡國公主,有些期待。 
 
──或許,她是因為她而留下。 
 
三弦琴的弦撥出一聲短促而平板,那對澄紅的眼眸從群星轉向她。 
 
她立即明白事情不對勁。那對紅眸似乎看著她,又似乎穿透她不知看向何處,靜留眼裡失去了重量。 
 
彷彿已被什麼消磨盡生命,靜留眉眼間毫無欣喜也毫無怨懟,那總是柔軟輕淺的嗓音化為一段沒有起伏的聲線,複誦了她耳提面命千百次的話。 
 
「因為,我是將軍的所有物。」 
 
原來,青了臉的模樣就叫做狼狽。 
 
靜留確實因她留下了,但她絲毫不明白為何自己說不出話來。 
 
所有物──啊,是的,靜留是她的所有物,沒有人不知道,卻為何事實讓人如此無措?  
 
眼神閃躲,末了偏過頭去,她竟無法直視靜留。倉皇離去時,那文靜的女子扶抱一把三弦琴,一如往常侍立,卻讓冷冷的星光映得一臉蒼白。 
 
難以釐清胸口悶漲的煩躁從何而來,她赫然發現兩人之間也許錯得可怕。 
 
她確信自己做了什麼讓靜留失去微笑,但她所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了她。……是那一晚她太粗暴的緣故嗎?此後她皆好好待她啊!是那樣想盡辦法試圖讓她開心……年少的將軍憤憤想著,夏樹‧庫魯卡從未為誰如此費盡心思! 
 
疾步走入更深的夜裡,披風隨她走動而翻飛,煩躁化為怒氣,再漸漸轉為沮喪,她在灰白的廊柱邊停下,皺起了眉。 
 
──要怎麼做,才能再次見到那幾乎讓寒冬暖和起來的微笑…… 
 
沒有結論的她帶著一身露回到寢室,那文靜的女子仍站在窗前,似乎未曾移動分毫。她不發一語躺上床,彷彿得到准許似的,靜留離開那裡,也準備就寢。床鋪微微一沉,她翻過身,看著窗外想著身後的人。 
 
那一夜,她無法成眠。 
 
翻來覆去,讓窗外夜景與一個女子的背影在她眼底替換,靜留了無生氣的模樣一直停在心中。兩人各據床的一半,誰也碰不著誰。 
 
好遠、好遠,明明抬手便觸得著她,那背影卻似在邊境之外。 
 
不死心地,她的手指輕輕撈起床上柔軟淺色的髮,微弱的盼望在胸口跳動。靜留動也不動,彷彿已睡著了。 
 
 
 

在《蔓草(6) 覆水》中有 10 則留言

  1. 夏樹真可憐>.<
    真是一點也不老實的靜留…明明身體比較老實哩(打)XD

  2. 這篇看來總感覺「哀大莫於心死」??

    沒根的人,名字都不完全

    就像沒了靈魂

    呃,或者說..對她來說任何事都已經沒所謂了

    • 看起來確實是心死樣,會用那種表情講話的都不是正常狀態的靜留啊 OwQ
      但有多數情況,那種模樣都是偽裝(笑)

  3. 擁著三弦琴的靜留,
    總讓我想到譜出《胡笳十八拍》的蔡文姬呀!

    • 也是一個身不由己的哀怨女子……
      曹阿瞞乃混帳也!!(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