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草(7) 高處

※ 故事需要,增加前面一點補述,且調整為第七章。
※ 2010.06.10 調整段落。

蔓草(7) 高處 
 
 
 
曾經,無人在意狼皇為何且如何成為祖魯斯的皇帝,不斷出土的史料卻讓看似尋常的史實慢慢增添了謎團。 
 
史書僅有寥寥數句如此記載: 
 
先王執政未久,各地領主因領地被削減而叛變,舊路本斯守將庫魯卡自邊境起兵勤王,偕王城提督托吉哈一起平定亂事。先王於戰亂之中崩殂,政變結束後庫魯卡受眾王族與重臣推舉,登基為下一任皇帝。 
 
近代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狼皇與先王不合,推測亦開始分歧。 
 
有些人說,狼皇勤王之名只是幌子,她與托吉哈將軍一手謀劃,讓諸派系與政府軍彼此消耗,她再以大義之名坐收漁利;保守的人則認為狼皇無心於權,才會在政變發生時僅僅是個被調至邊疆的准將。 
 
史界迄今未有定論,稗官野史則有更多浪漫的發想與揣測,最為詩人傳唱的,是狼皇因為一個女子而決定成為皇帝的故事。 
 
那名女子來自一個被狼皇征服的國家,然而最終她卻征服了狼皇的心,讓那位皇帝至死也要停留在鐫有她名字的草原與峽谷之間。 
 
 
 
※ ※ ※ ※ ※   
  
  
 
自首都蔓延至邊境的內亂夷平祖魯斯的王都,鐵騎們臣服於三角狼旗之後,狼皇在角鴞峭壁下築起高聳的山城。  
 
第一環城牆內住了祖魯斯的子民,第二環城牆內住著驃悍的戰馬與軍人,第三環城牆後是貴族的居所,而凌駕所有人、所有土地及雲霧的,是狼皇的宮殿。  
 
祖魯斯的人們必須抬起頭伸直了脖子,才能從陡峭的城牆中勉強辨識出圍繞著宮殿的壁面,王的每一步都踩得比他們的頭頂更高,那不僅是高不可攀,更是一座高不可視的雲中堡壘。  
 
祖魯斯的人們毫不懷疑地相信著,沒有人會比王的位置更高了。  
 
但是,紅髮的將軍知道,休息的時候,狼皇會允許一個人將她摟在胸前,讓下頷點在祖魯斯之王鴉藍色的髮頂上。 
  
 
 
遷入新宮後,她讓那亡國的公主住在寢殿側室,出入都在自己眼下。她知道紅髮的友人對此嗤之以鼻,但她管不著,自己已經是祖魯斯的皇帝,那怕是她的父母也不能質疑往後夏樹‧庫魯卡說出的每一句話。  
 
有時她會將她喚到寢殿,有時會在那側室過夜,政事處理完畢前,亡國的公主總侍立在一旁等待王的命令,告訴她是夜將在哪張床上渡過。  
 
狼皇已習慣公主的寡言,在她若有所思的時候也不再追問,狼皇知道即使踝上沒有金黃色的鏈子,公主也不會離開,儘管她從不明白為什麼。  
 
偶爾,狼皇還是會在意她眉眼間懸著什麼樣的情緒,在陪她眺望國土的時候,陪她至深夜的時候,以及,臥在她身側的時候。  
 
然而即使能察覺不同仍無法理解,那來自異國的女子總穿戴著她看不透的平靜淡漠。紅髮的友人說那是沒有表情,她不相信。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她不相信她不對自己懷有一丁點情緒。  
 
那麼她該對妳有什麼感覺?友人隨口問著,她轉身不答。  
 
從多年前開始,她就是她的所有物,所以,沒有人可以置喙她對她做的任何事。──她不服氣地想著,卻在憶起靜留也曾親口道出這個事實時灰了臉。  
 
她想那一夜的靜留才叫做沒有表情,而在那之後她從未再看見那樣的靜留。靜留是有情緒的,只是她不明白。她如此相信著,更盼望總有一天她能讀懂,或是靜留會告訴她。  
 
小小的心事掛在忙碌的祖魯斯之王心上,某一個霧冷雲厚的清晨她在亡國公主的懷裡醒來,震驚地立即下了床離開寢殿。  
 
那個樣子的自己,就像是小孩子似的。  
 
某種不可逾越的領域被挑戰,祖魯斯的皇帝脾氣壞了整天,但她驚訝地察覺自己發怒的對象並不包含那位亡國的公主。  
 
怎麼回事……明明被冒犯了,卻為何她不覺得有個人該死?或許,她並不討厭?  
 
陰晴不定了數日,狼皇勉強接受自己的情緒,轉而猜測靜留或許也會有些不一樣。  
 
當狼皇再次在公主懷裡醒來,她未立即起身,安安靜靜等到那對深紅的眸子也睜開。  
 
「晨安,陛下。」  
 
平靜淡漠地,亡國的公主僅僅說了這句,而祖魯斯的皇帝脾氣整整壞了一個星期。 
 
 
 
在怒氣漸漸消散的最後一夜,月光霜般的白。

她踱至側室,更了衣的靜留佇立窗前,讓絲質的單衣漾出近乎青藍的顏色。 
 
她坐在床沿,將她拉入輕紗製成的帷幕之後,所知所覺便只留下那好聞的淡雅。 
 
她吻著靜留,靜留撫著她,片刻後兩人都開始發燙喘息。汗珠在幽暗中晃著晶瑩的微光, 一切都如同以往般自然順暢,當那一刻到來時,靜留將嗚咽藏入兩人纏亂的髮裡,像她擁抱她般緊緊地回擁。 
 
靜留很快便睡著了,而她亮著眼靜靜端詳她頰上殘留的潮紅。 
 
那頰邊垂下的髮不知沾了誰的汗,三兩根蜿蜒伏貼在她肩頸,三兩根落在自己的手臂上。她挑起那絡淡色的髮絲,回想適才靜留投入而專注的模樣。 
 
歡愉的時候她是如此激動,平時卻又那麼淡漠,從不多話,不哭也不笑,時常望著遠方,與夜裡截然不同。 
 
只在那些時候,靜留的眉會皺起、牙會咬緊,聲音會出現鮮明的高低抑揚,以各種方式表達她很愉快、她有些難受,或者,她想要更多。 
 
靜留會抱緊她、看著她,在她耳邊不顧一切似地呻吟,甚至掉下她從不明白為什麼的淚。偶爾,靜留也會很激烈,在令人驚訝的瘋狂放肆中帶著她一起暈眩墜落。 
 
她常在輕撫靜留時呢喃低語,一字一字喚著她的名字,稱讚她的美麗;靜留不會說話,只讓雙手在彼此身上游移,讓不是語言的聲音慢慢籠罩兩人。一切結束後,靜留總是很快便閉眼睡去,留她一人在微光下輾轉反側。 
 
還是看不透靜留的心思,但她想那些時刻的她都是真正的靜留,只是為了某個不為人知的理由,在帷幕放下後才展現真實的面貌。 
 
她終究會懂的,總有一天。 
 
「靜留。」 
 
靜留,靜留,我的靜留。 
 
她輕輕喊著,希望有朝一日能看見她再次綻放那無匹的微笑,能看見她凝視自己,一口一聲喚著夏樹‧庫魯卡這個名字。 
 
 
 

在《蔓草(7) 高處》中有 16 則留言

    • 咦,我覺得這夏樹是我寫過最不彆扭的夏樹耶,想要就直接推 XD|||

  1. 夏樹在靜留面前總是孩子氣的
    只是這次的孩子氣霸道了些(汗)

  2. 真好
    這邊更新了
    期待期待(當做自己生日禮物呢^^)
    細細品味中
    百合會一直上不去
    還有好多好文章沒看到阿

    • 我主要更新在自己的blog,百合會是想到才會貼 XDa
      (會貼蔓草是因為想雷人(喂))

  3. 解鈴還需繫鈴人
    靜留和夏樹其實都很了解自己的心情
    只是因為不了解對方而受到傷害
    結果又因為害怕再次傷到對方而保持這段沉默

    這段時間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撐下去的太可怕了(抱頭

    靜留給我的感覺
    與其說是心死我倒覺得這是還抱點期望的結果
    她本人自己都不否認對夏樹的感覺
    就是這種需要讓她願意留在夏樹身邊,只是又因為夏樹和她自己的自尊因素,造成她會以冷默的態度對代夏犬

    放下就好了啊!
    笨蛋靜留!

    夏樹本來就是笨蛋不要管她了(欸?

    • 哼嗯嗯…(摸下巴思索貌)
      靜留的心思好像不那麼容易瞧懂,希望最後一章貼出時會更加明朗,目前就先不多談 OwO"

      至於夏樹,她的想法直接又單純,從一開始的想要就要,到明白自己有哪裡做錯後就想方設法彌補。

      將軍和薇奧拉公主並非因為想掩飾自己的心情而傷害對方,她們是直到傷害造成後才回頭去確認自己的心情。夏樹並不沉默,她的行為和想法都十分明顯,若沉默是指她什麼都不說,那是因為她根本無意去定義她對靜留的感情究竟是什麼,腦袋瓜裡面只想著「我想對靜留做什麼」然後付諸實行,無論是佔有或彌補。

      靜留確實是沉默的,但她的沉默並非針對夏樹。怕傷害夏樹嗎?從故事開始到現在,被傷害的一直都只有靜留呀,她為何要怕傷害夏樹?
      迷桑覺得這樣的她會對夏樹抱著什麼期望呢? O.O

  4. 欸逗…….

    所謂的期望,只是我覺得靜留知道自己不討厭夏樹(我理解就是喜歡了啦=▽=)
    夏樹也照初歌說的那樣,發現自己有錯就立刻彌補
    我覺得這樣的彌補對靜留來說,都是一種讓她感到舒服、喜歡的感覺
    也許並不是每次夏樹的彌補都讓靜留感到安心
    但是
    最少讓我覺得,靜留一直都很需要夏樹給她的溫柔
    她也明白可以給予自己這樣感覺的人只有夏樹,所以靜留選擇不離開夏犬

  5. 說到傷害的話……
    嘛www

    從這幾篇文章裡來看
    雖然靜留一直處在被傷害的情況下
    但是
    她還是有在小小的幾句話之中傷到夏樹
    我只隱約感覺靜留有些報復般的心態
    只不過也還是擔心會把夏樹傷的太重

    簡單的說
    愛情、怨心、憤意
    這三種感情一直或多或少的在靜留心裡打轉,只看什麼時候突然出現而已
    她的沉默寡言
    只是一種對夏樹的報復……吧
    如果她對夏樹不抱著愛,這些感情又怎麼會出現?www

    所以我才會一直覺得,靜留只要放下了,什麼都好說啊……..(搞不懂自己在打什麼了)

    • 我提一個思考的方向好了 ^^

      夏樹的彌補和轉變顯而易見,但這樣的溫柔靜留會感到開心,甚至接受嗎?

      不是名字叫做靜留的人,都會渴望或期待一個叫夏樹的人給予愛及溫柔。

      從(1)天空看到(7)覆水,夏樹滅掉靜留的國家,佔有她的身體(我想有很多次叫做強暴),不讓她和她的妹妹見面,沒有自尊的人才會愛上這樣對待她的人吧,恨她才是常理不是嗎?

      但是,靜留真的不恨她,這正是值得玩味的地方。

      夏樹的彌補並不會讓靜留高興,相反地,她或許寧可要夏樹像以前那樣野蠻霸道,如此她便可以像個正常的亡國之人那樣憎恨她,而不必在夏樹展現溫柔時反覆意識到自己不恨她的事實。

      這便是自尊。

      她該恨她的,但她做不到,於是被自己的自尊所苛責,夏樹的彌補之於她無啻是一道又一道的鞭,她能在每次自尊被自己拋棄時有什麼好臉色給夏樹看?她要如何無視夏樹帶給她的傷害,坦然去愛夏樹?她不想讓自己活得那麼卑微又悲哀。

      靜留在還能承受自己情緒時可以若無其事地對待他人(包含夏樹),只有在難堪超乎承受範圍的時候才會釋放出來,或許是眼淚,或許是瘋狂,甚至,死樣活氣也是一種表達的方式。

      自己的情緒都沒辦法處理好了,她哪顧得著夏樹希望在自己身上看到什麼或是獲得什麼,甭論自己的模樣會不會讓夏樹傷心難過。

      至於靜留為什麼恨不了夏樹,最後一章會說得比較清楚,在貼完之前大家可以推敲看看 XD

  6. >至於靜留為什麼恨不了夏樹,最後一章會說得比較清楚,在貼完之前大家可以推敲看看 XD

    愛阿!!!全都是因為愛阿!!!!
    (拖走

  7. [quote]不是名字叫做靜留的人,都會渴望或期待一個叫夏樹的人給予愛及溫柔。[/quote]
    我當然知道這點ww
    所以才會有之前的推論

    不過在看完初歌的解說後讓我想到一個症狀
    [b]斯德哥爾摩症候群[/b]

    我本人比較注重因果關係,但是在初歌桑寫出來之前
    我只能靠"果"來推論
    目前為止我也想不到其他推側了
    先坐等結果吧www

    • 看到這症候群的名字就先嘆口氣。
      因為類似,所以忍不住要嘆氣……(遠目)

  8. [quote]看到這症候群的名字就先嘆口氣。因為類似,所以忍不住要嘆氣……(遠目)[/quote]
    @.@

    …………………

    對不起(?

    • 嚴格說起來,有些特徵還是不符合啦,只是因為了解而產生同理心這點是一樣的。
      無論是憐憫還是其他種感情,經由這種方式產生的總是讓人想嘆氣啊 ˇ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