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13 英文同人 (lady i will touch you with my mind) 翻譯 (4) (END)

※ 18禁,final……文後有artifact設定及翻譯感想 =x=

Helena本來打定主意保持距離,安全地待在房間另一頭──因為她真的、真的很喜歡看,她一直很喜歡看,而注視著Myka是她經歷過最亢奮的事,甚至連昨晚的經歷都黯然失色──但她不能,Myka發出了那哽咽、不顧一切的懇求,她在意識決定移動前,就起身穿過房間。

擁著Myka比她想像中還要美好。Myka的臉轉向她的頸子,Helena可以感覺到Myka灼熱的前額靠著自己的臉頰,這接觸幾乎灼傷她了。她只能在Myka的背拱得更高時稍微將她摟近一點,Myka隨即不顧一切地顫抖,手指痛苦地掐進Helena的肌膚。Helena微笑,手指溫柔撫摸Myka的背脊,而後她發現Myka仍然靠著自己顫抖,呼吸紊亂得發不出聲音,眼淚沾在Helena的頸子上。

「Myka?」她強迫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雖然那無法隱藏她的憂慮。她本來以為會沒事的,是自己嚴重誤判了嗎? 她做了什麼?她很可能毀了一切。愚蠢,Helena。妳為什麼總是那麼愚蠢?「有什麼不對嗎?」

Myka癱在她身上,手臂環著Helena腰腹,將灼熱汗濕的臉貼在她的頸窩,Helena的心跳因大大鬆一口氣而漏了一拍。

「沒有,我只是……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這……幾乎是太多了。」Helena無聲地嘆氣,閉上眼對給她這個禮物的,不管是誰或是什麼,悄悄地說了聲謝謝。「就這樣……抱著我?」

她怎麼還會想做其他事?

「當然,」Helena靜靜地應著,將唇印在Myka頭頂,思索著剛才她對Myka的感情是否顯而易見,而Myka有沒有可能也有一樣的感覺,「多久都行,只要妳需要。」

她幾乎漏掉Myka的下一句話,如此安靜的絮語,半悶在Helena的頸項邊。

「那就……永遠?」

Helena只能勉強回答,她的喉嚨因這短短幾個字隱含的意義及情感而哽住,儘管聲音發顫,她仍努力回應。

「當然。」Myka伸手尋找Helena的另一手,兩手十指相交,溫柔地輕捏。片刻之後Helena給予回應,而後感覺到Myka在她頸側微笑。

「要是我還有一點力氣,」Myka一會之後咕噥著說,「我就會回報妳那些小花招,」她稍微動了一下,往Helena懷中偎進一些,讓兩人雙腿交纏,「但我想妳弄垮我了,我現在動不了。」

「那就別動,」Helena輕笑著建議,「我們有的是時間。」她喜歡這個想法,喜歡這個不需要著急或擔心,因為她有的是時間在她需要時和Myka在一起的念頭。

「我們是有。」Myka也輕笑著回答,聽起來滿足而慵懶,沒握著Helena的手開始在她肋間隨意畫著。Helena因這細小的觸碰微微顫動,Myka滿足地嘆息,Helena不禁因為這個聲音加深微笑,她想要是後半輩子能就這樣和Myka靠在一起,她死而無憾。

「嗯,」在她們享受片刻親密之後,Myka說:「起碼我們知道artifact是什麼。」

「的確是,」Helena完全同意,「它似乎投射一個人的慾望到慾望的對象上,我懷疑這是否就是它以那樣方式表現出來的理由──一開始對我作用,然後是妳。」

「會不會是我們兩個都碰過的東西?」Myka問道,「我是說我昨天晚上接觸到的,而今天是妳,或是反過來,我是這麼想。」

「這樣很合理,」Helena沉吟,「我正在想有什麼artifact可以讓人聯想到精神感應……」她突然頓住,Myka從Helena肩上支起頭看著她。

「想到什麼了嗎?」

「對,」Helena緩緩地說,「我昨晚讀的那本書──’Diskurs über die Seele’,曾經為佛洛依德擁有,封面前方有張藏書票,而佛洛伊德對精神感應有些有趣的理論。更特別的是,德謨克利特也是,他的理論認為精神感應是因夢境顯現而引起,尤其當做夢的人處在興奮的狀態更是如此。這頗符合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妳不覺得嗎?」

「非常符合,」Myka點點頭表示同意,Helena因Myka的頭髮搔過肩膀而顫動。她沒有漏掉Myka挑起眉,舌尖濡濕下唇的樣子。「妳真是太優秀了。」Myka說,傾身向前,雙唇輕拂Helena的唇瓣。

Helena幾乎快不行了。每一次她以為已經抵達可能的感官巔峰時,都一再被證明她錯了。親吻Myka像是她從未感受過的,而從退開時Myka雙唇間飄出的小小嘆息判斷,她也是一樣的感覺。

「我想我們應該把書裝袋然後打給Artie。」過了一會兒,Myka說,但她仍舊注視著Helena的眼睛。

「我們是該這麼做。」Helena同意,也完全不打算移動。

「或者,」Myka說得淘氣,讓自己的手指背面掃過Helena肋間,往上直到胸前的圓丘。「我想我們能等到明天,多一個晚上不會有什麼差別。」Helena心跳怦然,她對Myka挑眉,Myka則皺著鼻子回應,眼裡閃爍著絕對邪惡的微光。她堅定地把持住將Myka翻過來徹底地索要的衝動,強迫自己保持不動,讓Myka主導。Myka的手指輕巧地跳過Helena雙乳間的低谷,平放在她的心口上,Helena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Myka掌心裡勃然躍動。

「哇喔,」Myka低聲喃語,吸了一口氣,Helena發現自己微微臉紅。她從不臉紅。「妳的心臟聽起來像是要跳出來了。」

「感覺起來也差不多。」Helena承認,深吸了一口氣。

從Myka的喉嚨深處傳出滿意的聲音,她把自己往上推了一點,放開兩人交纏的手指並用鬆開的手將自己撐在Helena之上,Myak的髮垂落在臉龐兩側,輕拂Helena的臉頰。當她移動時,大腿滑入Helena雙腿之間,Helena無法阻止自己傾身向前壓得更緊,微弱無助的聲音從她喉嚨逸出。她從不臉紅,從不嗚咽,但現在這兩件事正在發生。

「我以為,」她喘不過氣來,「我已經弄垮妳了?」

「我回復得很快。」Myka說,傾身讓唇瓣刷過Helena耳朵下方纖細的肌膚。她的手依然放在Helena的心口上,Helena非常清楚Myka能聽到她的心跳為了如此單純的接觸而加速。

Myka低聲在Helena頸側說了些無法辨識的話,她搖動臀部,大腿緩慢地滑動,往上,滑下,再次往上。Helena的呼吸堵在喉嚨,手指收緊時才發現不知何時已抬起手抓住Myka的肩膀。Myka持續折磨人的緩慢速度及溫和的節奏,Helena掙扎著保持眼睛睜開。

「妳說什麼?」她出聲問,但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別人在講話,低沉而可憐兮兮。

「我說,」Myka回答,她稍稍移動,讓自己的話語可以直接吹入Helena耳裡,那耳語輕得彷彿只是氣流,灼熱的呼息貼著Helena的肌膚,讓她顫抖,「我真不敢相信妳那麼濕。」她的腿用力推了一下以強調「濕」這個字,Helena出聲呻吟。

「妳快要到了吧?」她繼續說,安靜的聲音似乎在Helena腦袋裡迴盪,「妳一定很接近了。」Myka小聲呻吟,那聲音讓Helena昏眩,「妳知道,看著我,觸碰自己,那是我見過最性感的事,明白那是因為我,那讓妳無法等待,讓妳只能屈從。」

Helena無助地呻吟,身體的每一吋肌肉極度緊繃,感覺到自己的腳指彎曲,高潮的灼熱浪潮湧上腹部。她咬著唇,苦苦掙扎著避免尖叫,Myka對著她的耳朵嘆息,「妳是我見過最美麗的事物,Helena Wells。」

她的嘴離開,直盯著Helena的眼睛,視線清明直率。Helena很難讓眼睛睜著,但Myka定定看著自己,她不能閉上眼。Myka低下頭輕聲喃語,唇瓣輕觸的同時,那些話語吻了她。

「我愛上妳了。」

這些話,這個吻,Myka大腿的律動,這一切同時讓Helena到達頂點,她被擊潰,呻吟聲直達Myka唇瓣之間。她的手指在她肩上抓得如此之緊,隔天早上她們會發現瘀傷,而Helena會心神不寧好幾天,不停瞥著Myka肌膚淡淡的顏色變化,瞄著她襯衫領口的上方。當她再度能呼吸和思考,她嘆息著執起Myka還放在她心口上的手,在掌心烙下一吻,接著闔上Myka的手指握住,就彷彿那是什麼物品一樣。Myka微笑。

「妳完全抓住我的心了,Myka。拜託,溫柔地對待它。」

Myka微微發熱,咬著下唇點頭。

「只要妳答應我,妳也是如此。」

「我會的,時時刻刻。」Helena說,想著她似乎很常做這句承諾,而這次是她會樂意守住的。

Myka幸福地嘆息,倒回床上時蜷向Helena這側,Helena伸手環住Myka的肩膀,陶醉在彼此肌膚相觸及Myka的心跳傍著自己的感覺。

「我們還是應該打給Artie。」在幾分鐘之後,Myka說。

「我們是該這麼做。」Helena同意。

Myka看著Helena,揚起一抹壞笑,Helena笑了出來。「明天?」她問道。

「明天。」Myka同意。

 

***

 

「為什麼你會派我和Helena一起去?為什麼不是Pete?我認為考量到我們得偽裝成新婚夫妻,那應該是個比較直覺的選項。」

Artie從他的書桌抬起眼,從眼鏡上方覷著Myka。他思考過什麼時候這兩個人才會來問他這個問題。

「首先,」他說,「我看不出你們的性別能有什麼影響,其次,我並沒有決定任何事──Mrs Frederic叫我派妳們兩個去的。」

現在他知道為什麼了──這兩位女性都完全不是他會稱做纖細的那種人,而很明顯地有些事情在她倆出去的時候發生了,他抱持懷疑,但不需要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那一點也不專業。啊,好吧,談到倉庫探員在探員家族內維持戀愛關係,可以說算是個傳統。不是說他完全贊同Myka對伴侶的選擇,他只不過是接受事實。

他被明確告知過必須把對Wells探員的敵意擺到一邊,換做是他人,他會乾脆忽略指示,但那是Mrs Frederic在Regents的支持下所說的,他除了照做之外,真的沒有別的選擇。除此之外,好吧……或許,只是或許,他對Helena評斷不太公平,他還是不信任她,但他也沒真的信任任何人,所以這不是新聞。

他的沉思被Myka困惑的質問打斷。

「Mrs Frederic?但她幹嘛叫你派我們兩個去?」

Artie嘆氣,捏了捏自己的鼻樑。

「沒錯,Myka,她跟我解釋了所有理由,」Myka臉紅──這畢竟是個蠢問題,「她只說我必須派妳們兩個,然後理由就會不證自明,我不過是照著指示做而已。」

「噢。」 Myka又再次臉紅,眼睛避開Artie的視線。Artie嘆口氣,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

「現在,」他說,「如果妳都問完了,我寧可不去想到底為什麼有必要派妳們兩個去,所以,如果妳不介意,我要回去繼續做事了。」Myka不悅地對他皺眉,Artie再次嘆氣。她當然會會錯意。「聽著,」他繼續說,不讓她有機會打斷,「我不能說贊成妳和Wells探員在一起,我之前很清楚地表示過對她的不信任。」

Myka開口但Artie在她講話前阻止她。

「讓我說完,好嗎?我或許不贊同Wells探……Helena,但做決定的不是我,妳才是把心給出去的那個,而Mrs Frederic用明確的言詞告知我她要待在這裡,所以我不打算妨礙妳們,我甚至打算從現在開始努力對她好一點。」

他又推了一下眼鏡,堅決地,然後視線回到電腦螢幕。

「我不會去糾結妳們在artifact的影響下做了或沒做什麼,那一點也不合宜。」

「喔。」Myka溫柔地說,Artie心想自己似乎將了她一軍。真讓人滿意。

「就是這樣。」他嘟噥著,把自己投入工作。

然而他尋求自己別把心思放在Myka和Helena這兩天到底做了什麼的努力,在那天下午稍晚的時候被摧毀了。

「我要去圖書館,」Helena從門口對著辦公室喚道,「Myka,妳介意陪我去嗎?」

「沒問題。」Myka露出意有所指的微笑應著,而Artie抬手摀面。

他真的,真的不想知道。

 

***

有關artifact,事實上德謨克利特的《論靈魂》已經亡佚,僅存他人作品引用過的斷簡殘篇。作者的設定則是很細緻認真,本文中這本佛洛伊德曾經擁有的德譯本,是十六世紀前期印行的二十個限定版裡唯一留下的版本,希臘文原著則還在某處;當這本書接近某個處在特定強烈情緒狀態裡的人,會造成這個人的感覺,有時候是身體上的感受,投射到引發情緒的對象身上。文後補注簡述了德謨克利特和佛洛依德對夢境和精神感應的理論,就不特別翻了,如果有人想看再說,wiki其實都有。

***

【翻譯感想】 By GTH

我必須承認,第一次看到這個篇名,因為過分直白,不太想吃甜滋滋東西的我興趣缺缺,拖了一陣子才看,誰知道是篇娛樂性超高的奇文。沒幾句就可以講完,乍看還蠻老梗的劇情,因為人物抓得不錯而十分有趣,妄想的某人和鬼畜的某人都讓人很開心啊。就算H的部分,也充分顧及到角色心理,而不會名詞髒話滿天飛,沒有很誇張的動作和道具,純粹是用對話和情境拉抬張力,所以說要翻譯,以我們的恥力來說算是綽綽有餘XD。

硬要說缺點的話,兩人視角的輪流描寫,開始的兩段描寫第一晚的部分,可以給予讀者謎底揭曉的樂趣,但隔天早上沒有太大的情緒和心理狀態落差,分視角寫重複太大,多少有些拖沓,其實應該合併就可以了;還有就是這篇看來應該是爆文的結果,流暢沒錯,但有蠻多重複的句式和用詞,也因此這次翻譯,對於文字質地其實沒有太多感想,我這個負責直譯的也就不用不自量力的花心思斟酌用詞,丟給寫H文經驗豐富的某人就好XD 不過說真的,明明是篇H文,怎麼會那~麼~長~~~啊~~~

呼,總之完成了,大家慢用。

【潤飾感想】 By 初歌

潤起來有點累的一篇,除了字數,大概跟是篇糟糕文有絕對的關係,腦袋裡面一直擺著邪惡的JM是一件相當耗心神的事情(大家都能認同吧!?),特別本篇裡頭她又扭來扭去()。……好吧,不是JM扭來扭去,是有著JM外皮的Helena扭來扭去(有差嗎!?),而且還特糟糕的。

相較於Myka的腦內暴走,這裡的Helena不曉得在老實什麼,居然規規矩矩到外地出公差才對人家語出調戲,八成是拴著太久了,後頭才會一整個鬼畜。當然,Myka無疑地罪有應得,活該自作孽不可活,就成了這篇娛樂度和服務度超高的糟糕文 XD

整篇潤下來,感覺原文在文詞沒多少斟酌和修飾,句子和名詞(器官……)都頗直白,還有不少重複的句子,重複度最高的幾個大概是這些:

1. across the room:作者一直寫誰誰從房間的這頭走到那頭,翻得簡單一點「穿過房間」,看得久了都快產生穿過牆壁或是穿越什麼東西的錯覺(),而且總覺得Helena一直在房間裡面走過來又走過去的樣子……()
2. sigh silently:大家都安安靜靜在嘆氣,sigh有30個,另外一個quiet有21個,二氧化碳濃度快爆表了。
3. hand、finger:嗯,糟糕文嘛,難以避免……
4. blush:Myka從頭到尾一直在臉紅,雖然很可愛,不過得一直換成別的什麼潮紅、粉紅、通紅、她的頰怎樣怎樣……喔,臉頰出現的次數當然也很多。

好吧,重複的種類(?)也沒真的很多啦,純粹是抱怨潤飾的時候要找一堆詞來代換,然後還超多破折號和夾注號的,有些能改寫的就沒照翻了。第一次看到破折號用得比我多的()。

文章結構的部分某人也講了,很大的段落是重複劇情,分別從Myka和Helena角度各寫一遍,我明白描述同樣事情發展底下兩個人各懷心思的寫法很有趣,但節奏密度都一樣的話,拖沓感就容易掩蓋趣味了。也可能是因為翻譯和潤飾得逐字審視的關係才覺得慢,以正常速度讀下來似乎好一些。

再來是H。大概是歐美那邊性比較開放吧,使用的言詞比較露骨(還是個人大驚小怪?),也容易出現DIY的情節或描述,不過這邊的場面真的是太火熱了,情色到都想遮眼,那樣子的HG在腦袋裡面逗留太久應該會影響健康吧……() 不過說起來這邊在H的動作描述倒覺得直白得剛剛好,密度也不會太over(通篇器官或液體之類的詞實在有點難入目),決勝點果然是在角色的感受上……糟糕事最後的描述和對話有些蠻喜歡的,譬如Myka的告白寫成那些話語吻了她,以及Helena懇求Myka溫柔地對待被她捕獲的心之類的。

這篇好像花了兩個禮拜超過的時間……

在《WH13 英文同人 (lady i will touch you with my mind) 翻譯 (4) (END)》中有 6 則留言

  1. 太感謝GTH和初歌桑的翻譯,辛苦了^^
    這篇有翻譯出來真是太讚了X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