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雜感

The Walking Dead

The Walking Dead

目前進度到影集第三季結束,還是把一些雜亂的感想稍微記述下來,腦袋才空得出來繼續妄想Myka和HG 一3一

嗯,以下當然有雷,請慎入。

看的時候一直把TWD當作災難片(雖然某人一直堅稱殭屍片絕不是災難片…),但依災難片的模式,災難總是有個盡頭,無論是主角當英雄還是人性光輝重現之類的,總之人類會再一次倖存,在新的世界過上從前的日子,不過一路看下來,劇情似乎沒怎麼打算解決殭屍病毒?甚至還變本加厲,將原先人被咬傷才會變殭屍的公式擴展到倖存的人類都是病毒帶原者,就算病死餓死走在路上跌死掉到水裡淹死自己吊死,只要頭沒爆,過一下子就會爬起來惡啊惡啊()滿地亂走(總感覺從死亡到殭屍化的時間還越來越短…)。主角群第一季還想著到CDC疾管中心尋找解藥,從第二季開始就沒了這念頭,僅是為了生存而顛沛流離,到這裡與其說是災難片,還是稱之為生存題材比較恰當。

老實說我看的電影或影集不算多(真的,最近噗浪上WH13、TWD連發絕對是罕見情況),驚悚題材更少,若TWD的劇情出現用到爛的老梗我大概也比較不出來,所以就純粹聊些針對影集本身,對角色或劇情的想法吧。

既然是生存題材,除去與殭屍的火拚,影集裡面少不了人與人的衝突,或者說,這才是TWD的重心之所在。整整三季下來,每一場衝突無論是倖存團體間的交互駁火或團體與團體、團體內成員之間的理念對立,並不會感覺重複,大概是人設不錯的緣故,即便是最單純的現實與道德妥協戲碼也因人物特質而有不同詮釋。

第一季的主軸是人和殭屍之間的衝突,第二季的農場則是團隊內現實與道德的對立,第三季的監獄篇則是大型的倖存者團體之間的衝突,三季呈現的議題並不相同,連角色性格也慢慢有了轉變。

Season 1

Season 1

第一季引人省思的部分還不多,大體都是讓人腎上腺素飆升的戰鬥戲碼,不過印象最深刻的還是Rick被Morgan父子救了那晚,已經成為殭屍的Morgan妻子轉動門把那一幕。據設定裡說死得越近的殭屍越殘留有以往一些行為的記憶(行為而已),所以Morgan的妻子還會回家轉門把,我是不曉得有沒有人看了鼻酸或怎樣,我是覺得那一幕超毛骨悚然的……囧

Morgan的故事線挺悲摧的,並不是他特別悲慘,而是呈現得很慘。妻子變成殭屍後,他和兒子相依為命,Rick離去前留給他大批軍火,他想重新再出發,但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親手爆掉曾經的妻子。第一季的劇情到他流著滿臉淚扣不下扳機,第三季再出現的時候卻因兒子也變成殭屍而發狂(兒子碰上殭屍化的妻子,也無法下手殺掉媽媽因而被咬死),但他並沒有自殺,只是安置了大量陷阱困住殭屍後再集中燒掉。做這件事的意義是什麼?誠如那些他寫在牆上的”Clean“,他必須清洗這裡,明知那是無盡頭的,但他仍得繼續這樣活著。也許就如他所說,在這末日軟弱的人才會活得長久,連結束生命都做不到。最後一幕是Rick一行開車離開小鎮,從車窗外劃過的一景是Morgan孤伶伶地把殭屍傾倒成堆預備燒化,不勝唏噓。

Season 2

Season 2

第二季的主場景是一處世外桃源的農莊,主人Hershel一家及幾個鄰居住在這個偏僻的農莊而能避過殭屍的襲擊。當然,依照劇情的走向,這只是暫時的,主角一行發現這裡,殭屍也差不多要來了()。Hershel一家多半被認為是逃避現實,我想這無可厚非,當成為殭屍的都是親友,接受並不容易,Andrea也是。抵達農場後,由於環境偏安,主角群隊內的分歧就浮上檯面了,每個晚上都要煩惱殭屍會不會來襲的情況下可沒那個心力吵架呢。衝突的成因有好幾項,撇去Lori和Shane的婚外情不談,Sophia的失蹤及後期對Randall的處置是衝突的兩大關鍵。這裡呈現出來能讓人深入思考的議題就多了,首先是在這種非常時期,該不該冒著高風險去搜索一個沒有自保能力的小孩?初始也許Rick是基於責任才不肯放棄搜索,後來與其說是執拗不放棄(連孩子媽Carol都已經覺得凶多吉少了),不如說他渴望一個奇蹟

Rick

Rick

在劇中有幾次Rick曾透露他的疲憊及壓力,這是TWD寫實的一點。主角儘管耍起槍來很威,心靈上卻不是無敵的。他明白自己身為領導,就算心裡絕望,仍然必須給團員一個希望和目標,要不隊伍的崩毀就在頃刻間了。只可惜Sophia最後果然是領便當了,還是以那種震撼人心的方式,傷到的不只是Rick和Carol,個人覺得最痛的或許是Daryl也說不定。想找回Sophia的渴望,到後來也許Daryl比Rick更強烈,出發點可能是他小時候的遭遇吧。忘記是跟誰說的了,大概是Andrea?總之他也曾經迷路失蹤,但不一樣的是沒有人會來找他,而Sophia則有那麼多人掛念著。找到她不見得能證明什麼,但我想Daryl也會覺得奇蹟和溫暖是不錯的東西吧。是說自從他送花給Carol之後,兩人的關係就超微妙的……拜Sophia之賜,他個性越來越柔軟,到第三季還多了個奶爸屬性,簡直女性殺手。還問Glenn他哥有沒來找他道歉啥的,看了直想滾在一邊笑他人有沒有太好 XDDDDD

Daryl and Carol

Daryl and Carol

後來有和某人就Daryl討論了一些人格特質。Carol曾問Daryl,他那麼強為什麼不出來當leader或離去?這發言真的很一般歐巴桑,沒經過啥大腦、想稱讚人但選了個很糟的提議,搞得Daryl也發火問她到底想幹啥。我們想,Daryl雖然生存能力和戰力都高,但他曾遭家暴又有Merle這樣一個哥哥,應該是習慣當個follower,服膺於強者的人。在穀倉清洗後小隊陷入分崩離析,Daryl雖然拒絕Lori的要求(好吧,Lori的命令也太機車白爛就是,沒人想聽正常,何況Daryl)繼續當跑腿小弟,但他到底沒走,仍然從屬於這個team。

回到劇情本身,之後對Randall的處置直接激化了團隊成員的對立。這裡很明顯呈現出每個成員代表的人格種類,Shane毫無疑問是為生存不擇手段的現實主義者,Rick則是試圖兼顧各方(民主)的領導者,Carol是會說我沒意見、不想參與重大決策、不想擔責任的普通人,而Andrea這個理想主義者,初始不發表意見,最後還是選擇站出來,與代表人性底限的Dale站在一起。在此之前Dale一直給人鄉愿、說教者,有時甚至到了迂腐的印象,特別是他以那種我救了你、要好好珍惜生命的態度對Andrea說教的時候真是讓人不耐煩,也太雞婆,Andrea又不是小孩子更不是他的誰(好吧,他的確對人家有意思),這種自以為是的好意也是一個平凡人,甚或是大眾群體常見的特質。但他這些看似迂腐的堅持在這個現實與道德衝突的當頭才是關鍵,今天為了自身安全可以殺一個人,那麼明天殺兩個人、三個人就不會是問題,放棄沒有價值的同伴也漸漸不是那麼嚴重的事,長此以往,會是什麼樣子?Shane會越走越偏就是因為他沒有底限,的確他有想守護的東西,但能夠放棄的東西越來越多之後,總有一天他會碰到必須在自己和Lori、Carl之間做選擇的情況,他的抉擇是什麼大概不難想像。

Shane

Shane

說實在我並不討厭Shane,如果有人能夠捋住他,如果他和Lori的偷情不存在,以他對Rick一家子的愛(無誤,3個他都愛),他會是最強大的夥伴吧。果然Lori是禍水無誤,還是討人厭的那種。Rick成為leader也沒擺什麼架子,她這第一夫人倒是頤指氣使得很,被Andrea嗆的那一段看得超爽,什麼身為女人沒煮飯洗衣就沒貢獻的論點,女性看了都火大吧。除此之外的挑撥離間(雖非故意但結果就是)和理所當然的女王蜂行為,Rick趁早離他遠點才是上策。……啊,剛剛好像在講Shane,還沒講完,他超悲劇的啦,這麼愛Rick一家,最後被Lori發卡,被Rick捅死,還被Carl爆頭,什麼下場真是……

Andrea

Andrea

說回Andrea,自從自殺未遂(算吧XD)又學會射擊後,她的自信又慢慢回來(為什麼說回來?因為她設定上職業是個律師),在第二季末還變成第一線的戰力,據統計她殺掉的殭屍數量只比Rick和Daryl少……在第三季她進入Woodbury小鎮後鬼迷心竅迷上Governor,只能說她對安寧生活的渴望蒙蔽了眼,遇人不淑。其實不是不能理解她對Woodbury生活的嚮往,一行人顛沛流離的目標除了生存,不就是想找一個能長久安頓的庇護所嗎?而如今有個看似舊日時光重現的小鎮出現在眼前,Governor大概也是她的菜,就這麼被迷惑了,就算Michonne幾番相勸也沒用。但Andrea真的分不清是非了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在Woodbury和監獄的衝突越演越烈,共存無望,她也看清Governor的假像之後,她毫不猶豫地投向舊友,只可惜劇情要讓她領便當她也不得不吞下去了……好吧,要是Andrea少跟Milton講幾句話(有點難說是太白目只顧閒扯還是要跟Milton講話讓他不要那麼快死),也許就能活到第四季了 QAQ

Andrea到最後離棄的都不是Woodbury而是Governor,她始終都憧憬避難所的存在,也想若是能化解雙方的衝突(不能說因為是末日就更不將生死當一回事),他們將能得到一個更加鞏固安全的庇護地。說她這是理想主義嗎?我倒覺得這是對和平生活渴望的延伸罷了……

【補充一點在plurk上對Andrea的討論

Lowtan
我個人蠻討厭 Andrea… 主要原因大概是她的性格有時會越界(感覺有點侵略性)
【初歌】
Lowtan: 昨天和某人有討論了下Andrea,她是那種急於表現或提升自己在團隊地位的人
【初歌】
因為她是律師,和其他身為家庭主婦的女性相較,即便是末日也不甘於只在戰力背後煮飯洗衣服,所以想活下去之後就很積極想成為團隊的戰力。這在第二季她差點崩掉Daryl、殺殭屍(第一次打死)上癮到還要Shane喊她才上車還蠻明顯的,在Woodbury也是,一直很想上城牆去防守,而且不時表示自己會使槍。不過她觀察力不好,再加上急於表現,大多時候就一副冒進的樣子……她不會想當leader,但蠻明顯希望自己至少能站在戰力第一排…o.o
第三季最後還是吞了便當覺得有點可惜,她好不容易成長了點,以後沒機會表現了
Lowtan
【初歌】: 就像妳說的那樣,還蠻明顯的。所以有時也很難怪她,例如差點怪掉 Daryl 那段我就覺得不管是誰都有可能開槍,只是剛好是她盯哨而已。她在第三季的表現我就覺得蠻欣賞的,可惜最後的結局是那樣。枕邊人那段我超期待她扣扳機的啊。其實每個角色的性格都非常強烈,很有特色,每個都讓人又愛又恨。連 Merle 在第三季結尾都洗牌了,能讓這種混蛋領便當時還讓你掉淚就不得不配服編導演功力之強..
Season 3

Season 3

第三季的主軸就提升到不讓人意外的人與人的衝突,在這裡殭屍的威脅反而不是最大的了,有著陰暗人心的人類才是最大的敵人。Governor無疑是個變態偽君子,但他在Woodbury採行的愚民政策很難說對或不對,來投奔的也多是不太願意面對殘酷現實的人,要管理這樣的人,要持續保障這個小鎮的安全,他採行的政策都能說是有效的。只是他太容不下能力能威脅到自己的人,無論這個人有沒有心威脅他,再來也是做事沒有底限、任何人都是工具,不能用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放棄,眾叛親離是早晚的事。跟第三季的Rick相較,他們都是獨裁,但Rick是把規則都講清楚了,Governor則是表面上都好講話私底下一堆潛規則,太粉飾太平,不讓底下的人接觸現實的殘酷,久了這虛幻的安樂必然出問題。

差點忘了講Merle。這個嘴賤的大老粗流氓初看是無感,但他跟兄弟的感情是真的很好,非常維護他,而且意外地他並非粗枝大葉。從Rick找他談綁架Michonne的事就看得出來,他會看人(很清楚Rick最後下不了手),也肯做髒事,他是否想藉此保有在監獄幫的一席之地不得而知,但他很清楚Daryl的歸屬在監獄幫而他多半沒辦法在那兒待下去的事實,在和Michonne的對話裡他一句認真的I can’t(好像是吧)讓她說不出話,螢幕前的我也是。那是Merle少有的認真表情,他很明白他能走的路和他能幫弟弟的事,接下來的催淚戲碼就不讓人意外了……他曾說自己是個謎,其實只是個傲嬌的不怎麼好的人罷了。

好像還有Carl可以講。好像不少人討厭他中二,這有點冤就是了,故事剛開始的時候他才11歲,到第三季末應該還不到中二的年紀……XD 好啦,認真點講,這年紀的小孩價值觀正在形成的時期,在這末日時期他看到什麼絕對是大受影響,成熟大人的瞻前顧後他沒辦法充分理解,只看得見擺在眼前的死亡和傷難,成為結果論者不意外,但這都還有教育扭轉的空間。說起來,比起他媽,Carl真的有比較好一點……嗯,希望這個感想在第四季不要被扭轉 X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