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13 英文同人 (lady i will touch you with my mind) 翻譯 (3)

※ 18禁,still……而且,是鬼畜的那種 囧

那日早晨,當Myka醒來,她花了一點時間意識自己人在哪裡。她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在另一個人懷中醒來,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這個感覺。她第一個直覺是往那個懷抱偎進去一點,把臉窩向頭枕著的柔軟肩膀。事實上,直到她這麼做然後深呼吸,享受溫暖肌膚和昨天香水的香氣,她才意識到自己在哪,以及跟誰在一起。混帳,是Helena。Myka整個人趴在她身上──Helena會說什麼?一時間Myka沒注意到,當她伏在Helena身上時,Helena也一樣抱著她。

她邊拉開自己邊含糊地道歉──因為她無法完全確定Helena是否還在睡,雖然她確實希望如此──但Helena環著她肩膀的手臂收緊,把她拉進懷裡。Myka這才注意到Helena轉向她,手臂環抱著自己,已經睜開眼睛,臉上是個惺忪的微笑。

「沒關係,Myka,」她用睡意濃厚的可愛聲音說,Myka沉默,著迷於Helena尚未完全清醒又深情的眼神,「妳很難對睡著時的動作負責。」

Myka皺起眉,她或許是睡著了,但仍舊是整個人貼著Helena,同事間適當的舉止可不包括這個。

「但是我──」她的話還沒說完就再次被Helena打斷。

「沒有但是。」Helena堅定地告訴她。從Myka肩上拿開的手落回床墊,Helena伸著懶腰伴隨一聲低低的呻吟。Myka能感覺到自己因Helena身體貼著她的觸感而劇烈發熱,她迅速抽身,不去看Helena的身體在被子下的動靜,驅使自己去想些別的事情──冷水澡、政治,還有早上情緒惡劣的Artie。

「那沒有讓我覺得不舒服,」Helena繼續說,「事實上,妳是很不錯的熱水袋,親愛的,無疑地從現在開始,你會發現在寒冷的夜晚我會爬進妳的床讓自己暖和。」

一想到Helena會固定在某時上她的床,Myka不由自主發出了點聲音,下床時她給了Helena惱怒的一眼,希望那能被自己生氣的表情打斷而不再持續。Myka迅速走進浴室並關上門,背靠著門板長嘆了口氣。如果Helena堅持繼續她的調戲,這會很慘烈。光是Helena在這裡就夠難把心思放在調查上了,要是那位女性還持續那些小調侃,她到中午以前就不行了。

Myka現在開始懷疑,那些調戲後面是否真的藏了什麼。Helena有可能真的──不,這真是荒謬的想法。不管怎樣,即使她的興趣的確落在那特定的方向,她為什麼會對Myka感興趣?這只是她倆偽裝的一部分,而Helena天生就愛調笑人。認為可能會有更多什麼很可笑,且不只是可笑,前方還橫著心痛和災難。她將冷水潑到臉上,給鏡中的自己一個嚴峻的表情,甩了甩頭迅速更衣。

Myka換好衣服走出浴室,發現Helena還在床上,她突然有股衝動想要爬進床鋪窩回被子和她待在一起。Helena看起來好舒服,閉了眼躺著,微微皺著眉像是在思考,Myka想是什麼事情困擾著她。這想法並沒有維持多久,Myka就因Helena露出被子的雪白肩頭分神,思緒完全被她睡衣上的細肩帶粉碎。她真的讓人心醉神馳。Myka在心中暗暗敲了自己腦袋,然後走向房間的另一頭。

「懶惰蟲,」她笑著調侃,「妳得起來了,我想吃早餐,而且我不認為應該在沒有我親愛的妻子陪伴下下樓,不是嗎?」

「大概是吧。」Helena讓步了,她睜開眼睛對Myka微笑,卻沒有移動。Myka挑起嘴角,走到床尾抓起被子。過了片刻,Helena還是沒有動靜,Myka聳聳肩,迅速掀起被子。

幾乎是掀起的瞬間她就後悔了。Helena的睡衣原本就沒遮住多少了,昨夜裡還褪到勉強掠過胸部下緣的位置,Myka發現自己正面對著Helena修長的雙腿,還有微凹的平坦腹部。她艱難地嚥著口水,察覺自己的臉頰又再次迅速染上顏色,心裡想著這無疑地毫不公平,Helena的腿是貨真價實地長,不只是因為那雙她那麼愛穿的靴子的緣故。

喔,天哪,她在盯著看。Myka把被子丟回床尾,迅速走向行李袋作勢翻找梳子,希望Helena別決定順著這個小插曲發表評論,因為要是她說了,Myka大概會說出讓自己後悔的話。幸運的是Helena只是低笑,低沉的聲音不知怎地似乎撫過Myka背脊,然後她走進浴室。Myka鬆了口氣癱坐下來,手裡還握著梳子。

今天會……很有趣。

 

***

 

結果並沒有特別有趣,Helena大出Myka意料,克制在最輕度的調笑,讓她的接觸維持在偶爾牽手而已。雖然那已足以讓Myka心跳加速,她希望自己的手心別潮濕得太明顯。真是太荒謬了,只不過承認被Helena吸引,她對另一位女性的反應就改變那麼多。一切都看得那麼清楚,幾乎放大了。她很難聽進別人對她們說的任何話,希望Helena能比她專心一點。

經過一早上白費力氣的詢問,她們都同意回到兩人的房間自行尋找。或許某件東西會突然出現在面前,雖然考慮到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找什麼,Myka不抱多少希望。在回房間的路上,她倆承受許多心照不宣的視線,Myka不禁希望她們真的是去做這些工作人員明顯認為她們會做的事──Myka迅速將心思拖離那個想法,她已經決定不再沉溺於不切實際的幻想裡,希望昨天晚上就已經發洩完了。

「我負責書櫃,」安全地躲進房間後,Myka說。由她負責書櫃很合理,畢竟,她在這個領域懂得大概比Helena多一些,即使Helena擁有書櫃裡大部分的書出版時還活著的這項優勢,然而在這個案子上,那或許是劣勢。「妳要從那些畫開始嗎?」

Helena未加思索地答應,Myka便開始有條不紊地拿出書櫃裡所有東西,標註它們是從哪來的,然後依書架位置分別疊好。當她正在整裡書櫃底層時,感覺到有一隻手滑過她後面。她尖叫一聲直起身子,因而失去平衡往前傾,為了避免摔倒,Myka抓住書櫃,膝蓋撞倒了一疊書。她轉頭往後看,預期看到Helena因為某些理由在她身旁,但她仍然在房間的另一頭。

「什麼──」 她邊說視線邊穿過房間,全然困惑了。那不是Helena?好吧,當然不是。說起來Helena幹嘛碰她背後,真是荒謬的念頭──Helena絕對不會那麼無禮。

「妳還好嗎?」放下正準備從牆上拿下的畫作,Helena越過房間來到Myka這邊,一臉憂心地問著。

「是的,」Myka說得緩慢,試著搞清楚剛才發生的事,「我很好,我剛以為……」或許只是她的想像──畢竟,她的想像力還在加班當中。

「妳以為什麼,親愛的?」Helena以她可愛的方式挑起一邊眉毛。

「這感覺起來像……」Myka欲言又止,感覺臉頰湧起潮紅。Helena只是站在那,顯然等著她繼續說完,半晌之後,Myka強迫自己說出來:「那感覺起來像是有人碰了我,但那裡沒有人。」

再次開口之前,一個表情──那是驚恐嗎?──似乎閃過Helena臉上,Myka想著是什麼讓她那麼擔心。

「確切的位置是哪兒?」Helena問道。從她聲音裡聽到的是擔憂嗎?Helena在擔心什麼?

「我的,呃,我的後面。」Myka坦承,她確定自己的臉頰現在正燃燒著。

「噢,」Helena應著,然後咬住嘴唇,又加上一個更小聲的「噢。」

是什麼意思?Myka心下思忖。

「噢?」 她瞇起眼睛:「所以,妳那個『噢』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可能,」Helena望著天花板,看起來充滿罪惡感,「凝視著妳『後面』──如妳所說──優雅的曲線,我想我們剛巧碰到要找的artifact了。」

什麼……喔,。這個artefact讓一個人感覺到另個人在想什麼?對於Helena說的話,唯一掠過她腦海的想法是全然地鬆了口氣,感謝老天這個昨晚沒有起作用,Helena可能永遠不會原諒她。

「凝視著──」她當然不是真的感興趣,只是沒有意義的好奇,或者……之類的。「算了,我不確定自己想知道,只是──別這麼做了?」

「我會努力。」Helena承諾了,但過沒多久Myka又感覺到手掌,這次是兩隻,毫不遲疑地托住她的臀部,將她往另一個身體拉過去。Myka感覺到嘴唇被另一張嘴覆上,飢渴地吻著。

「Helena!」Myka倒抽口氣。這不可能是無意義的好奇──Helena似乎真的想要她。她就要縮短彼此間短短的距離,讓想像的感覺成真了,Myka無法強迫自己保持警戒或理智,她再也無法隱藏自己對Helena的慾望,這時Helena突然抬手遮住自己的臉。

Merde!

等等,Helena在咒罵嗎?好吧,真的有事不大對──為什麼Helena會對這如此動搖?這不像是她自己真的做了什麼,而且也不像Myka會介意的,如果這是她的想像,為什麼──她把這想法先擺到一邊,擔心起Helena。

「Helena,妳還好嗎?」

「我還好,」Helena回答,雖然她的手還掩在臉上,「只是非常尷尬,如果妳想把我留在這邊繼續調查而自己離開的話,我完全能理解。」

為什麼Helena會這樣想?這完全沒道理,Myka被徹底搞混了。

「Helena,我……」她咬住嘴唇,皺起眉,思索著該如何解釋,「我不是──我是說,這不是那麼嚴重的事,真的,不是妳的錯。」

「儘管如此,這不可能讓人愉快的,」Helena說,她聲音裡的苦澀讓Myka心下一緊。她為什麼那麼沮喪?「被某個妳沒有興趣的人碰觸,即使是遠距離的。」

Helena邊說邊走到床尾坐下。她低著頭,垂落的頭髮遮掩了臉上的表情,但Myka可以從Helena垮下的肩膀讀到挫敗。喔天哪,Helena真的覺得她做錯事了──過去發生過什麼事讓她預期Myka會嫌惡地推開她?Myka心生疼惜,而這不只是因為Helena的感受而已。她穿過房間走到Helena身邊,當Helena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她,Myka的心為她碎了一點。她的眼裡充滿了……羞恥,而這從來就不是Helena Wells該有的表情。

她在Helena身邊坐下來,伸手握住她的一隻手。Helena順著她,但她的手無力地癱在Myka掌中,Myka輕柔地讓她倆手指交纏,Helena的眉頭因困惑而皺起。

「我從沒說過,」她小聲地說,因這些話如此容易說出口而驚訝,「我沒有興趣。」她曾經那麼擔心說出和這些語句差不多的話,在此卻是最簡單的事──大概是因為她能感覺到Helena有多需要聽到這些話。

Helena咬著唇,用最讓人揪心的表情看著Myka,Myka試著站在Helena的立場思考──她有什麼感覺?如果她在昨夜幻想著Helena,而Helena感覺到她在想什麼?天哪,她會屈辱而死。Helena現在的處境正是如此,而她顯然已經完全確信Myka不可能對她有興趣。

她輕輕地捏了Helena的手一下,姆指摩娑她的手腕內側,並高興地發現Helena回握她的手。

「妳的意思是妳……」Helena遲疑地拉長話聲,Myka害羞地對她微笑。

接著她拋開所有疑慮,讓自己去做想了一整天的事──她傾身向前,緩緩地,讓Helena有機會選擇拉開距離,而後吻了她。Helena沒有後退,事實上,她也傾身迎向Myka的唇,抬起另一手捧住Myka的臉。這個吻很溫柔,幾乎是純潔的,只有兩唇相印,但對Myka來說效果相當於最熱情的擁抱,她的心跳快到有衝破胸口的危險。當她們結束這個吻退開,她可以從Helena眼底深沉的顏色和急促的呼吸知道她也是一樣的感覺。

「噢。」Helena說。與其稱作說話,那更像吁了一口氣。

「其實,我已經想這個一整天了,」Myka紅著臉,低頭看著兩人交握的手,「從昨天晚上開始。」她坦承。

「從昨天晚上?」Helena出聲反問,Myka對她稍微皺起眉,好奇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是的。」她出聲承認,緩慢地說出這個字。為什麼Helena要問?

「我們在床上的時候,」Helena繼續說,「還有稍早一些,妳在洗澡的時候?」

「我……」Myka倏地停住,話堵在喉嚨裡。她將Helena的問題和剛才發生的事情兜在一起,得到了適當的結論。Myka的臉頰霎時燒得通紅,她再也無法直視Helena的眼睛。她明白了Helena感覺到什麼──還有比那些更多。喔天哪,要是Helena昨天晚上感受到所有她想像的東西,那比單純的觸摸和接吻超出太多了呀,根本是不同等級的,不是嗎?

Myka感覺有隻手抬起下巴,促使她往上看。當她這麼做時,她看到Helena的眼睛閃閃發光地看著自己。

對不起,我實在很想放這張gif,Helena的表情很符合這個當下......

對不起,我實在很想放這張gif,Helena的表情很符合這個當下……

「那麼,好吧,」Helena開口說話,她的聲音低沉沙啞,Myka感覺到一陣近乎恐懼的愉悅穿透她,「我想我們扯平了──雖然妳小小的幻想比我的更加……親密。」她抬起空著的手撩劃Myka露在外面的手臂,而Myka忽然意識到端著她下巴的手實際上完全不存在。

「我想,」Helena說,還是那樣緩慢、性感,拖長了的聲調,「我應該得到一些小小的『賠償』,妳也會這麼說吧?」

Myka點頭,雖然她不確定自己是同意有關她會說什麼的問題,還是Helena應該被准許得到賠償這件事。她的腦袋天旋地轉,現在她們承認受到彼此吸引,Myka幾乎因為對她倆開啟的可能性而暈眩。

「我很高興妳同意,親愛的。」Helena放開Myka的手,陡地站起身來。Myka困惑地看著 Helena穿過房間走到火爐旁的扶手椅,稍微轉動椅子面向床鋪。

「何不躺下來呢?親愛的,」Helena提議,儘管她的語氣讓Myka了解這並不是個提議,「這樣會舒服一點。」

Myka艱難地嚥著口水,照著Helena所說的爬上床,半躺在枕頭上。她可以感覺到頸側、指尖、所有地方的脈搏突突跳動,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那麼緊張──或是那麼亢奮──若她以為昨夜已經歷過慾望的折磨,那麼根本不能和現在相比,Helena甚至沒有碰她。Myka認為她知道Helena在想什麼,但無法決定自己是否想要。

然而這個問題很快被拋出腦海,她感覺到Helena的身體落下來,跨坐在自己的小腹上──雖然她可以看到Helena仍舊冷靜地坐在扶手椅上,穿著靴子的腿交錯,手放鬆地放在膝蓋上。她怎麼能那麼冷靜?在她身上的重量移動,她可以感覺到唇瓣掠過頸子,在脈動之處徘徊,並啃了一口。Myka閉上眼睛,背微微拱起,她聽到Helena低笑。

「現在,」恍惚間,她聽到Helena喃喃地說,「輪到妳了,親愛的。」

 

***

 

Myka閉著眼睛,無法判斷是不是Helena伏在身上吻她。Helena的手滑過她的臂,纖長的手指圈住她的手腕,將手拉到頭頂,她因而睜開眼睛,卻猛然想起Helena其實在房間另一頭坐著。她微微使力扯著陷在看不見的掌握中的手腕,但那沉重得像是移動石塊,Helena因為她的動作輕聲低笑。

「我十分懷疑自己的想像比你的肌肉強壯,親愛的,」她靜靜地說,Myka停止掙扎,睜大眼睛瞪著她,「我會建議妳就接受這無法抗拒的事。雖然,」她的神色清醒了片刻,「如果妳真希望我住手就直說,我絕不強迫妳。」她的臉上短暫閃過某個情緒,Myka無法清楚辨識──憤怒,或許是──Helena消去那個情緒,對著Myka挑起一邊眉毛,顯然正等待著她的回應。

Myka咬著唇但沒說話。她沒辦法讓自己完全地大聲說是的,她想要這個,但她一樣無法真心地說她不想要。Helena點點頭,Myka感覺到幻影愛撫著自己的臉頰,就好像Helena的手指拂過她的肌膚。

「很好。」Helena喃喃地說。Myka因她絲絨般的嗓音嚥了口水,仍然有點害怕。但這是好的那種,紊亂的感覺就像是在雲霄飛車頂端的那種緊張,或是面對一項有挑戰性工作時腎上腺素激增的感覺。

「我相信妳。」她驚訝於自己說出的話,但明白她會這麼說因為那是事實。

Helena對她微笑,眼裡閃爍著某個Myka覺得自己認得,但不敢宣之於口的表情。Myka感覺在身上的重量移動,接著被吻,她必須閉上眼,或對所感覺到的以及所看到的之間的矛盾拋開理智。她拱起背,在這個吻之中呻吟,接著Helena的唇離開她,輕柔地擦過臉頰,停頓在脈動之處。

這引來一個小聲的嗚咽,她的背又向上抬起一些,仰起了頭,完全投降地露出喉嚨,接著Myka感覺到Helena的手離開她的手腕,輕柔地撫過手臂,指甲輕輕刮搔著肌膚。Myka可以感覺到雞皮疙瘩伴隨著愛撫升起,帶來穿透脊椎直達腦門的愉悅刺痛,一陣酥麻感讓她顫抖。活動自己的手臂是無意義的。她不能伸手感受Helena,Myka已經發現被愛撫的幻覺只可單方向──她能被觸碰,卻不能觸碰回去──所以主動並不能得到什麼。至少,她是這麼告訴自己。手被放在頭頂的事實加上徹底無助的感覺,對於她的手放在那的理由毫無幫助,這樣想純粹是實際考量。

在她喉嚨的雙唇輕柔地啃著,雙手溜進襯衫,滑過她的小腹向上撫過肋間,搭覆住乳房,拇指輕柔地挑弄已在胸罩薄薄的絲緞下挺立的乳尖。Myka因為這樣的觸碰喘息,她感覺到襯衫的扣子被解開,一個接著一個,然後迷迷糊糊地想著這好像不太公平,Helena可以同時觸碰她和脫掉她的衣服。隨後,隔著胸罩,她的乳尖被揉捏,不太輕也不太重,她的腦中一片空白;她的襯衫敞開,那雙唇離開頸子,飢渴地往下,在鎖骨的凹陷停下來栽了個刺痛的吻,繼續向下經過胸口。

Myka這輩子從沒像現在這樣感激前扣式胸罩。

現在,吻佈滿了胸前的圓丘,同一時間、每一個地方,要是這就像Helena昨晚所感受到的,Myka不知道她怎麼能保持安靜。她咬著下唇,感覺到一張火熱濕潤的嘴貼近乳尖,Myka張開眼睛,看見Helena坐在椅子上微微傾身向前,熱切地凝視著她。Helena的一隻手仍然放在膝蓋上,另一隻手則放在脖子前,半舒張的手指放在鎖骨上,拇指不停地上下撫摸敞開領口下那片雪白的三角地帶。

Helena的雙眼在房間昏暗的光線下顯得深沉黑暗,而她用和Myka完全一樣的方式咬著下唇──是有意或無意地模仿Myka並不知道。Helena舌尖短暫閃現,舔過剛才牙齒咬著的地方,而Myka感覺到舌頭掠過乳尖。她喘息著,Helena再往前傾一些,察覺Myka正看著自己,Helena給了她一個危險的笑容。Myka渾身發燙,覺得尷尬,但並非因為Helena看著自己而尷尬,她閉上眼睛。

Helena低低笑了起來。

Myka感覺到鞋子滑落,牛仔褲被解開,她想到不久後自己就會完全赤裸,只能艱難地吞嚥著。她將赤裸地暴露在Helena冷冷的盯視下,這個想法讓她臉上的潮紅直達頸項,但現在害羞是沒用的──她想要這樣,如果她對自己夠誠實,Helena就只是看著的念頭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地興奮。Helena似乎如此地冷靜和鎮定也很讓人興奮,她在這個情況下彷彿充滿餘裕。

Helena安靜地吐氣,聲音細微得算不上是嘆氣,而Myka的牛仔褲流暢、緩慢地滑下她的雙腿。柔軟的磨舊丹寧布以折磨人的緩慢速度擦過她的肌膚,Myka發出柔軟的聲音拱起背,臀部挫敗地抬離床鋪。Helena又笑了,柔和而低沉。她的聲音像是從裡到外撫摸著Myka,聲音的質地及音調裡有某些難以言喻的東西,似乎讓她體內的每一條神經都起了共鳴。Myka顫抖著,不只是因為輕柔的指尖從腳踝開始,正沿著她光裸的雙腿上行,在光滑的肌膚上慵懶地畫著不成形的圖案。

她很清楚現在的自己近乎全裸,呈現在仍然同之前那樣冷靜和鎮定的Helena面前。她的眼裡已經沒有先前難過的痕跡,只有黑暗的索求和強烈得幾乎讓人害怕的表情。然而,這還是讓人興奮的,她很興奮地意識到,她是那個讓Helena眼底顯現這樣表情的人。一股重量再次壓上下腹,將她壓進床墊,Myka抑住一個小聲的呻吟,無法掩飾接觸時貫穿全身的顫抖。

「妳認為,」Helena詢問的聲調低沉,如對話般平淡,「昨天晚上我感受到妳現在所感受的,但知道妳還在我身邊醒著而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是什麼感覺?」

Myka唯一的回應是低低的呻吟,她感覺到唇瓣沿著頸側而下,輕巧地經過鎖骨,在她的肩膀落下點點輕吻。她閉起眼睛,讓思緒更加集中在Helena的聲音和觸碰,Helena的手(不管是不是虛幻的,都是Helena的手,就像是她真的在這邊而不是在房間的另一頭)輕輕地撫摸Myka的肋間,輕柔地上托著她的乳房,挑弄已經很緊繃的乳尖,讓它更加硬挺,幾乎要發疼了。

「我想這輩子沒有經歷過比那更痛苦的撩撥了,」她繼續說著,Myka迷亂得無法知道搖撼自己最多的究竟是Helena的聲音還是碰觸,「那完完全全是場折磨。」Helena的話聲持續傳入耳裡,而那一瞬間有個幾乎明晰的念頭閃過腦海,Myka想到Helena能夠邊說話邊以雙唇在自己的乳房來回,含著乳尖的同時繼續她的話語,真是徹底地不公平。

「而我以為感覺到的只是自己的幻想,」Helena繼續說,「但那一直都是妳,」她沙啞地說,「妳真的想要我感受到的一切嗎?」她問道。

此刻Myka無法信任自己的聲音,只得點頭。現在她遭逢的一切幾乎是殘酷的,但她無法忍受Helena停下來,現在不行。

「現在妳知道我的感受了,」她說,Myka感覺牙齒溫柔地靠近乳尖,指甲不那麼輕柔地緩緩撓刮過身側,她拱起身迎向Helena的觸碰,「無法觸碰回去,無法回應,只是一個被動的參與者,感受妳所想的一切,不能碰妳,儘管我是那麼地想要。」

Myka更加用力地閉緊眼睛,渾身震顫。她似乎無法停止顫抖,她的肌膚不可思議地敏感,即使是最輕柔的觸碰也足以讓她燃燒。

「然後妳停止了,」Helena說,Myka覺得自己全身緊繃,Helena真的打算就這樣把她丟下嗎?Helena一定看到她的反應了,因為她笑出聲來,低沉的、發自喉嚨深處地,Myka確實聽到自己嗚咽著回應那個聲音。「噢,別擔心,」Helena喃喃說道,「我不會就放著妳亢奮又乾渴……雖然我不確定乾渴是完全正確的用字,不是嗎?」

Helena在什麼時候動手剝掉她的內衣了?Myka沒注意到內褲被脫掉但一定已經是了,因為她感覺到一截光滑精實的大腿滑到她兩腿之間壓了上來。要是這大腿是真的,Myka曉得Helena將會充分明白她有多濕。她倒吸口氣,頭往後仰同時下腹往上頂起,卻對自己的動作毫無意識。一隻手滑了下來越過腹部,纖長的手指滑入她濕透了的腫脹私處,彎曲的指頭深深地進入她。

「太美麗了。」Helena喃喃說道,她的聲音裡有些什麼讓Myka轉向她並睜開眼睛。Helena還是以飢渴的眼神盯著她,但現在她的冷靜和鎮定已經不見了,她微濕的髮絲成絡沾貼著前額,臉頰潮紅地咬著下唇。然而不是這個讓Myka的心跳漏了一拍,也不是這個讓她已經難以承受的亢奮攀升至新的高峰,Helena在某個時候就褪掉長褲和內衣,現在只穿著襯衫,扣子全開且已滑落一邊肩頭。她的一隻手放在兩腿中間,正以不可能讓人誤解的慵懶節奏動著,另一隻手臂擱在椅子上,指頭微微抽動,在此同時幻影的手指在Myka體內來回。

喔,天哪。Helena打算就只是看著,不是嗎?而Myka什麼都不能做。她現在甚至不能閉上眼睛,因為她無法離開Helena黑暗而深沉濃烈的凝視。儘管如此,她讓Myka看她──她可以就坐在那,保持著距離不參與,在她的幻影手指探進Myka身體裡時盡可能不參與,就像那個樣子──但她選擇讓Myka看著她觸碰自己。這真是難以置信的親密,Myka不希望結束這一切。

在她體內的手指加速,現在加上一張嘴,充滿技巧的舌頭輕柔地舔著她的小核,帶來陣陣電閃般的微小刺激。Myka的手指扭緊枕套,指節發白,可以感覺自己的背開始拱起,高潮在體內形成,她開始喘不過氣來。

「Helena……」這是Myka從開始到現在第一句說出口的話,她勉強從喘息中擠出一個字,「拜託……」

「妳需要什麼?」Helena問著,她自己的聲音也只比Myka鎮定一點點。

「妳。」她喘息,終於鬆開一隻手伸向Helena。她必須感覺Helena,必須感受她真正的觸碰,否則她怕自己會真的碎裂一地。

Helena從椅子上站起來,流暢地越過房間到床上的Myka身邊。Myka在Helena懷中顫抖,被從未感受過的強烈高潮衝垮,一開始她甚至沒發現自己正在哭泣,直到Helena的手溫柔地順著她的背,隱隱約約在耳邊聽到她擔憂的聲音。

「Myka?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她顫著聲,最後像是沒有骨頭般癱軟地靠著另一位女性,覺得全然無力,「沒有,我只是……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這……幾乎是太多了。」她輕輕抽了抽鼻子,將臉貼在Helena的頸窩,「就這樣……抱著我?」

「當然,」Helena喃喃說著,在她的頭頂印下一吻,「多久都行,只要妳需要。」

「那就……永遠?」Myka悄聲地說,細微得幾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在《WH13 英文同人 (lady i will touch you with my mind) 翻譯 (3)》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