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13 英文同人《 All Your Faithless Loyalties》節譯

咳哼,這次來分享一篇英文同人《All Your Faithless Loyalties》的節譯,【原文出處在此】,照例也不是我翻的()

會特別想要翻譯這篇,最主要是它給了一個很合理、能說服我們兩個的,關於H. G. Wells在第二季末突然中二去了的理由。

以下劇透,不想被捏的話建議看完第二季再看這篇。

應該有不少人看到第二季12集最後的對峙時會大傻眼吧,原本以為HG是因為女兒無法復活而想要全世界陪葬,結果她慷慨激昂(?)扯了什麼人類不長進、貪婪、彼此仇恨啥的,「地球需要休息!最好的辦法就是除掉寄生蟲!」天呀,這誰!?前面一點癥兆都沒有,突然就來個憤世嫉俗的中二,Myka說她不認識妳啦()

劇集第三季後並沒有解釋這個暴走(或者說很牽強),變成劇集裡一個大bug,每次討論到總要不舒服(?)一下,而這篇同人給的解釋相當合理,姑且不論裡頭平行及過甜的情節,我們就擅自把這當成HG中二的理由啦 XD

以下,節譯分享給大家~

某人概述:這是平行文,時間點在第二季結束後,和原作第三季不同,Myka在第二季就和HG成為戀人,HG暴走事件之後並沒有離開倉庫,還沉浸在和HG過去的美好回憶,以及後來被背叛的痛苦、愧疚等等有的沒的情緒之中。某天回到房間,Myka發現床上擺了一顆顯像球,雖然不知道是誰擺的,但就是知道出來的會是某人,於是便與HG進行了一些剖心肝對話,也談了些HG的症狀(?)……本篇重點在於對第二季末HG行為的解釋,所有涉及兩人過去的甜甜回憶、愛愛(?)由於和原作相去甚遠,接受不能而略過ˇˇ

 

1/5

(前略,總之是Myka和HG在事件後第一次接觸,Myka情緒激動到無法談話,就把HG關掉了(?))

兩天後,Myka再次打開顯像球,在Helena成像的瞬間,她的怒氣爆發了。

「妳想殺了我!」

儘管不是對這樣的激烈指責沒有任何準備,Helena仍然感到瑟縮。她知道,該來的總會到來。

「我不是想殺妳,是想殺了所有人。」

「有差別嗎?」

「天差地遠,」Helena嘆息一聲:「無論何時,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妳都是連繫我和這個世界的人,讓我能對抗那黑暗低語的呼喚。我試過了,Myka,我傾盡全力抵抗,但每一天、每一刻,它都變得愈來愈嚴重,直到我不認為自己還能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妳在說什麼?腦袋裡的聲音使妳這麼做?」

「即便如此,那又有什麼差別?」

Myka沉默地瞪著眼,拒絕讓憤怒的淚水落下。

「我不曉得那是怎麼開始的。是的,被鍍銅時我很痛苦,但那是為我無法拯救Christina而憤怒,改變過去的企圖逼得我幾近瘋狂,即便看著那些讓她痛苦的人被折磨,我仍舊被罪惡感吞噬殆盡。但MacPherson釋放了我的時候……」她不安地吸了口氣:「不對勁,我感覺哪裡不太對勁。起初只是個微小的念頭──『他們不配存在這個世界裡』,而我忽略它,是因為看到妳和Pete,Claudia,甚至Artie,你們是這麼努力地幫助人們,解救他們、保護他們。」

Helena別開頭,無法直視Myka臉上清晰無比的心痛:「然後是妳,妳的笑容和善良,還有妳……妳的寬恕。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但在妳展現那些令人無比珍愛的一舉一動,那些妳我共享的時刻……」Helena猶豫了,她難以形容那些親密的時光:「那些念頭就會回來,而且越來越強烈。」

滑落Helena臉頰的淚珠如鑽石般閃著微光。「我們擁抱彼此渡過長夜,一早醒來我想的居然是這些都必須結束。我無意識地做了些事情、擬了計畫,這一秒還在夢想著我們共度的未來,下一秒卻思考著被烈焰和塵埃淹沒的世界。我愈想緊緊守著妳,這些瘋狂的念頭就愈占據在腦海裡,停不下來。」

Myka依然沉默,試著理解Helena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但盤旋來去的卻是記憶裡Helena赤裸地躺在她的床上笑著,而後她將槍口抵在自己額頭上的情景。

(後略,總之就是HG深情告白,某人不領情,又把她關掉了)

 

2/5

Myka冷靜下來後,越想越不對,跑去問Leena,被青銅化的人可以思考,那是否聽得到聲音?Leena說在倉庫沒什麼不可能的,於是Myka就開始調查。

她跑去調出青銅區的監視影片,從HG被還原的那時點往回找,發現以Claudia外型活動的Leena將一副耳機戴在銅像HG頭上,耳機接了一台老式的盤式錄音機,似乎是播了啥東西給HG聽,播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才離開。

她在查的時候被Pete發現,Pete最後基於對戀愛中還有被artifact感染經驗者的同理心,決定幫Myka忙。之後他們發現大概有十幾次,Leena持續這些行為,但監視器無法錄到聲音,而Leena一定也不記得了,唯一能查到那是什麼名堂的方法,就是瀏覽倉庫所有的監視畫面來追蹤她的行蹤。

他們在辦公室找了一整晚,被Artie發現了(這段Artie的部分寫得頗準,那種討人厭的固執),Myka和Pete解釋之後,Arie當然還是很生氣不諒解,不過旁邊的Claudia和小金也聽到了……因為這邊Claudia反應也不錯所以翻了出來,在Artie甩門離開後:

辦公室陷入尷尬的沉默,Claudia掃了大家一眼:「讓我先弄清楚,妳認為HG被洗腦了,然後搞了這些試圖證明妳的推測。」Myka點頭,Claudia繼續說:「妳知道,我可以寫個演算法,看完這些且弄清楚怎麼回事,20分鐘內搞定,對吧?」Myka再次點頭。「Okay,所以我們瞭了,」她回頭對金克斯露齒一笑:「來吧,Boy Wonder,我們要幫HG越獄囉。」

「等等,她不是那個背叛所有人、射傷Artie、企圖毀滅世界,然後被關在某個神秘全像監獄裡的傢伙?」

「你說的全是同一個人。」

「那我們幹嘛救她?」

「兄弟,因為Myka愛她,懂了沒?」 ← (為Claude的豪氣發言掌聲鼓勵)

在Claudia的幫助下,他們發現Leena從某區帶走耳機,而這區所收藏的唯一一副耳機屬於某個樂手,是錄某首曲子時使用的,當時這人的老婆正好帶小孩離開,樂手錄完音三天後就自殺了(這邊是掰的,這個樂手還沒掛)。這耳機會灌輸使用者那首曲子的憂鬱和樂手心碎的絕望,使用者會進入企圖自殺或殺害身邊的人的神遊狀態。他們又在另一區發現Leena拿走一捲盤式卡帶,這是披頭四Revolution 9,這首歌有名在倒著放的時候會出現其他訊息(聲音),包括”Paul is dead“(聽起來很詭異,但這是真的)。作為artifact,使用者可以把任何訊息混到錄音裡,聽者不會發覺任何暗示,聽起來只是一堆噪音,另外附註這首曲子是某個有名的殺人魔的最愛(這也是真的)。

這邊補充一點,原作裡面Leena在被Macpherson影響意識的前後,有許多次在紙上畫著類似耳機的圖案,從後頭的劇情來看,那指的應該是米諾斯三叉戟的尖叉部份,但說實在在劇情沒演到之前,我都以為Leena是在畫耳機,要套在這篇同人上,也蠻能解釋得通,是讚賞點之二 XD

當他們正搞不懂這些讓人想自殺的東西怎麼反而讓HG想毀滅世界的時候,Mrs. Frederic出現了。

接下來回憶篇,HG解釋為什麼殺了MacPherson。

「他騙了我,親愛的,他口口聲聲說你們和Arthur有多可惡。他保證他是我被青銅化那麼多年後,唯一生存的機會……我不能再被丟回銅像裡了。」Helena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感覺自己狂洩而出的怒氣,無法解釋、想要毀滅一切的欲望像潮水般湧起。Myka的手溫柔地撫上她的頰,拇指輕輕地摩娑Helena的臉龐,她再一次呼吸,狂潮退去,憤怒消散。「我必須逃,Myka,我別無選擇……我必須逃離倉庫……你們抓了MacPherson而且差點就抓到我……這聽起來很老套,但我不覺得自己有選擇餘地,我不能再被鍍銅了,死的若不是他,就會是我。」

 

3/5

「妳知道那些事。」

話語本身並非指控,而是陳述事實,然而平淡的語詞無助於隱藏Myka眼中被背叛的痛苦。

「我當然知道。」

「而妳讓她……妳讓她回來當倉庫探員,妳讓我……讓『我們』……」Myka試圖拼湊字詞,卻依舊組織不了成形的句子:「為什麼?」

「早先我們確定Wells小姐遭到MacPherson植入暗示的指令所影響,卻無從得知潛意識裡的訊息藏得多深,以及他最終計畫的樣貌。我懷疑即使是MacPherson本人,也沒料到指令暗示的效力有多強。例如HG為了逃走而殺死他,我很確定他一定不想這樣,妳不覺得嗎?」Myka點頭。HG以俐落的手法挑斷掛在MacPherson頸子上的水晶,冷血地殺了他的情景總是困擾著她,這和那個對她甜笑著、打開門且英勇地拯救她不只一次的HG從不相符。

「這讓我相信,不管MacPherson在Wells小姐的腦中植入什麼大計畫,它都擴大了他原本預期的範圍和變數,artifact的效果實在太強、太不穩定了。妳記得當他被抓住時,MacPherson對Arthur說了什麼嗎?」

「他似乎……很絕望,而且說要告訴我們一切,他知道那個計畫……」

「你能想像是什麼理由讓他緊張到要招認所有事情?當他還有個同夥會繼續執行計畫,或是拯救他的時候?」

「我以為他是拖延時間……」Myka越說越小聲,又一塊拼圖終於定位。「他知道的,他知道不管他在HG腦中植入了什麼,都不會因他被抓而停止。」

「我相信,MacPherson希望利用Wells探員對2號倉庫的知識幫他找到那些artifact,但他必須讓她痛恨倉庫、痛恨世界,痛恨她自己到願意背叛所有人,才會主動釋出這些資訊給MacPherson。HG Wells被鍍銅前做過很多、很多事,但她不是背叛者。」

「可是他一旦被抓……」

「我們無法判斷她的行為。這種潛意識裡的指令通常都有控制詞或句子可以結束暗示,就像一個安全開關,但MacPherson在我們手上……」

「她就會繼續,」Myka接著說完:「她會終結整個世界,包括他在內。」

「是的,就是這樣。」

「於是妳讓她回來當探員,才能監視她。」

「親近你的朋友,更要親近你的敵人,Bering探員。」

這話立即打擊了Myka,這份背叛、這一大盤棋,和她為了自己失去的女人獨自在床上啜泣的夜晚,都太難以忍受、太強烈了,她無法克制自己朝Mrs. Frederic咆哮:「她不是我的敵人!她是我所愛的人!」

Mrs. Frederic面無表情地回望Myka。沒有悔意、沒有同情,她毫無歉意地繼續說著:「我們看起來似乎總是慢了Wells小姐一步,但事實上,若是沒有讓她回歸倉庫,給她自由活動的餘地和安全感,她會被逼得馬上完成被灌輸的任務,而我們會晚她十步,而後一切就太遲了。」

「所以這些全是場戲,妳從來就沒信任過她。」

「當然沒有,Bering探員。」

「但妳把她放在一個我會信任的位置!」

Mrs. Frederic抬起一邊眉毛:「這麼說不公平,妳在她回歸擔任探員的很久以前就信任她了。」Myka的目光變得冰冷,但Mrs. Frederic無動於衷:「事實上,我賭妳和Wells小姐的關係會讓她的計畫延後。一旦回到倉庫,她有很多機會取得毀滅性的artifact並且駕馭它們,然而她表現得像是倉庫探員的模範。」

「直到她要毀滅全世界。」

「直到毀滅全世界的機會好得無法忽視,」Mrs. Frederic糾正Myka的說法,她順口氣,放鬆了些:「給她一些嘉獎吧,Myka。她在屈服之前和潛意識裡的暗示奮鬥了好幾個月……然後呢?她煞住了,因為她拒絕殺了妳。」

Myka緩慢地眨著眼,消化這些資訊。這時,Mrs. Frederic確實笑了:「妳還沒發現嗎?銘印在Wells小姐腦中的訊息如此深刻,幾乎等同於食物和居所的生存層次,但她打破它、克服它而救了妳,在一個只看得見仇恨、破壞、苦痛和恐懼的世界裡,妳是那個她抓在手上賴以生存的,希望和愛的碎片,」Mrs. Frederic拿起她的包包,準備離去:「下次懷疑她的愛是否只是個把戲的時候,考慮一下吧。」

Mrs. Frederic離開好一陣子之後,Myka在安靜的倉庫辦公室裡站起身來。

*

Mrs. Frederic走出倉庫,僅在眼睛適應日光的時候讓自己頓了一下。

Artie在車旁等著,若她沒眼花的話,他看起來比Myka還受傷。

「你聽到多少?」她問著,但已經明白他全聽到了。

「妳可以告訴我。」

「然後?」

「我可以監視她,讓她遠離Myka──」

「比你已經做的還多嗎?」雖是開玩笑的斥責,聽來還是很扎人:「你痛恨MacPherson放了她,又恨她殺了MacPherson,,說起來這並不是她的錯,而是MacPherson行動的另一個表現 ,要是我告訴你還有個更大的計畫正在進行,你不會讓她離開視線半刻,不會給她任何一點信任或責任,也不會給她自由讓計畫浮出水面,只是把她壓制得如同走投無路的動物,迫使她採取更加不顧一切的行動。」

「我還是應該被告知。」

「Arthur,你啊,應該對我多一點信心。」她抬起頭,給了他一個讓多數人都會不寒而慄的注視:「這麼多年來,你真的認為我會讓曾經是倉庫威脅的人,沒有任何好理由就回到倉庫牆內?」

Artie想要抱怨但說不出話來,她當然是對的,凌駕每個人,Mrs. Frederic和倉庫有迥異於他人的連結,除非有絕對必要,她不會讓倉庫面臨威脅。

Mrs. Frederic鑽進車內,關上門時拋出一句:「你欠她一個道歉。」

Artie看著車開遠,才喃喃問著:「哪一個她?」

 

4,5/5 尾聲

Artie向Myka道歉,他也不知道HG在哪,而Myka打開球,沒看到HG,因為她本人回來了。

Pete看到她還是感到心情複雜,不過好人如他當然打算好好面對;HG不知道自己離開多久,Pete表示驚訝,他其實對於Helena沒完沒了的監禁一直都覺得不太舒服,與其說是處罰還不如說是折磨。獨處時HG告訴Myka有關她被關起來時的事情:

(前略各種剖心肝溫存、哭哭、疼惜和摸摸吻吻)

在黑暗中,Helena終於揭露了她所記得的監禁時的細節。那是間密室,她不認得任何東西,然後有個很像鐵肺的玩意兒。Mrs. Frederic曾經保證不會有任何痛苦, 對此她本來很感激,直到她知道沒有痛苦是因為沒有感覺。幾個月來她漂浮在空無與麻木之中,唯一和人接觸的機會是不定期和Mrs. Frederic.碰頭的時候, 但還是有些回報讓她堅持下去──Myka等著她的承諾。那幾次用全像顯示見面的時候,她們能夠談話、互動,Helena幾乎覺得自己再次回歸正常。她不能因為寂寞而瘋狂,也不能真正感受到什麼,但見到Myka之後,有個無法在麻木深淵裡被除去的情緒:希望。

隔天早上,HG和Artie談話,講到殺了MacPherson的事:

“Hello, HG.”

“Hello, Arthur.”

「我想妳應該是最早起的一個。」

Helena瞇起眼睨著他:「你確定不是因為你在Myka房間裡裝了監視器?」

「我沒有必要監視手底下的探員。」Artie 反駁,即使他曾經有過這樣的念頭。

「肩膀如何了?」Helena問得十分故意,她就是忍不住想刺激他。

「和新的一樣,」Artie回答,輕輕鬆鬆重回他們之間慣常的言詞交鋒:「那妳的殺人傾向又如何?」

「每次在這種對話中就會變強。」她冷冷回答。

他們沉默地瞪著彼此,毫不遮掩審視對方的意圖。

「我知道那不完全是妳的錯,」最後Artie終於開口。他把話截得很短,彷彿這些字在口中的味道很糟似的,這很接近他所能表達的歉意,而他痛恨當下的每一秒。

「但你還是怪我。」

「妳殺了他……我不確是否有可能原諒妳。」他輕聲承認:「就算我懂妳為什麼這麼做。」

Helena慢慢點頭,這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我知道,他們帶我走的時候,你們都覺得我會被抹殺在某個最高級保安的倉庫監獄裡,但事實上那個密室更像一間……實驗室。」她深吸口氣,轉述在她終於從緩刑中醒來時,Mrs. Frederic給她的解釋:「你瞧,MacPherson在我腦中的銘印是那麼地深,動搖我的精神,確實轉變了我的腦波結構,他真的改變了我的思考方式。Regents把我丟到實驗室裡研究我被做了什麼,然後……重置了他埋下的指令。我必須剝離所有的情感,才能解除他對我所做的一切。」

「我不是在為他找藉口。」

「我也不是試圖為自己找藉口,」Helena回道:「剝除所有情感後,我用一種全新的眼光檢視自己做過的事,沒有辯解,沒有藉口。很抱歉殺了MacPherson,但我不期待你能原諒我,就像我不期待Pete會原諒我對Kelly做的事一樣,但我不會袖手旁觀Myka為我的行為而遭受懲罰。所以,我們之間要是有什麼事情該解決的,Arthur,就解決它吧。」她輕吸口氣,話聲軟了下來:「我帶給她這生太多的痛苦,不能再多了。」Artie慢慢站起來,抓起他慣用的包包走過她身邊:「很好,因為下次我不會失手。」

之後HG和Pete和解,大家和平地吃早餐。最後在另一邊的Artie問F夫人:

「妳真的認為我們能相信她嗎?」

「我不知道,」Mrs. Frederic承認:「但起碼這次很了解要對付的對象,這個HG太愛Myka,所以絕對不會再試著去毀滅世界。」她鑽入車子,又加上一句感想:「但我不意外她會為了有趣的事物鑽研整個倉庫,確認保全系統是最新的好嗎?」

 

某人翻譯心得:其實我覺得這個作者抓其他人很不錯,互動也都很準,一看就有畫面,很有原作的味道,特別是Artie(雖然不想翻XD);Mr.Frederic安慰Myka那邊覺得有OoC了,但轉念一想她也不是沒那麼有人情味過,像是對Pete說你戀愛了,所以應該是程度的問題,幫HG也說太多話 XD

設定成這種關係,或許還是有機會很甜但不OoC,但基於迷妹強大的欲念,真是太困難了。寫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都讓人想快轉……

主角和主視點是Myka,有不少心情描述和回憶,但其實鑑別度很低,看不大出來那些心理糾結如果是任何一個處於這種關係和狀況下的別人,會有什麼差別,只有在Myka和HG以外的人互動的時候,才像”Myka”;同人作者好像都頗喜歡寫Myka為了HG的事對他人爆發,不過我覺得她雖然平常容易炸毛,但遇到親近的人發生嚴重的事,其實不大會慌(看她爸中招和Sam的事),表現在冷靜表面下的,是近乎偏執的執著。我覺得她在這文裡外在表現太情緒化和弱氣了,沒有把Myka的自尊和自責表現出來。

Myka習慣把所有責任攬在身上,會陷於嚴重自責的情緒,但她很死心眼,也很自負,其實不大容易改變她認定的東西,死抓著Sam的事不放是一點,打從心裡就不認為Helena是壞人是一點。第二季對於HG背叛那種跳腳的表現是惱羞成怒,同時也是做給別人和自己看──我「應該」要這麼生氣,與其怪她騙了自己或企圖毀滅世界,她更多責怪自己被騙,一直都被認為是極聰明的人,被人耍是種難以忍受的失敗,何況還因此讓其他人事遭受風險,這和她對HG的感受是兩回事。

雖然不認同,但她理解HG毀滅世界的意圖,何況她還因為自己而停下來,沒有造成多少損害,就算她責任感和正義感再強,對於一個自己本來就信任而且喜愛的人,在理解的情況下,其實已經不大可能氣得起來了,所以才軟化得那麼快,既然沒有損失,Helena看來也醒悟了,沒什麼理由還要糾結在自責中,不像承受不可逆損失的Pete和Artie(一個未來的太太跑了,一個死了好基友 =3=)……世界什麼的反正也沒有影響,我很懷疑有人相信HG真的想毀滅世界,講起來都是那麼蒼白無力,隨口一提的態度,這群人對HG從來都是憑私人恩怨和情感評斷。

至於這裡的HG……總覺得頗影薄()。 我可以理解大部分的同人作者沒有能力表現一個維多利亞時代人的言行,有些作者還會認真的去研究英式口語,已經很有誠意了,我不期待能看到HG和Myka用19世紀的文學哏開高端玩笑(雖然以她倆的設定就是會做這種事),但這個作者完全抓不住她,就算在監禁狀態,裝乖之餘還是會去戳戳Artie,這個講著現代美式英文的HG是來交代設定還有放閃的吧?! 實在毫無個人魅力……

以掃過的同人文來說,Myka較常整個性格OoC,HG則是作者無法掌握用語或追不上她的背景品味而缺乏英倫紳士擁有的幽默感和風度。

還有世界命懸在兩個人的關係真是太恐怖了,一分手就是世界末日耶 囧

在《WH13 英文同人《 All Your Faithless Loyalties》節譯》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