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13 英文同人《22 hours 19 minutes, repeated》翻譯 (3) (END)

她醒來時,有好一會兒不記得自己身在何處。這房間並不是她住了半生的巴黎小公寓,想起來以前她幾乎要開始恐慌,接著又因為另一個理由再次瀕臨恐慌。她猛然轉頭看向時鐘。

還剩下兩小時二十四分鐘。

有人在她臉頰上印下一吻。

「早安,我的女朋友。」Myka說。

Helena抬頭看著Myka,她坐在自己旁邊,頭髮濡濕,只裹了條毛巾在身上。

「妳也早。」Helena說。

Myka離開床鋪走到大鏡子前面,抓起吹風機。

「Artie打來了,」她說,「Claudia找到一條線索,他要我們快點動身去自然史博物館,有個博物館職員會在那裡和我們碰面。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沖澡和吃點早餐。」

「有人陪我沖澡嗎?」Helena說。

Myka對著她笑。

「很可惜,」她說,「我們擠不出夠多的時間做那個。」

她開始吹乾頭髮,噪音阻隔了後續的對話,Helena在床上多待了一下,就只是看著Myka。她是一道十分誘人的風景,除了毛巾以外一絲不掛地站在那,絕對值得她把時間花在上面,即使只剩下兩個半小時可活。又或者正因為只剩兩個半小時可活。

Helena閃進浴室,迅速地沖了澡。當她再度出來,身上搭著飯店提供的浴袍,Myka正站在衣櫃前,穿著Helena其中一件襯衫,看起來有些侷促不安。襯衫穿在她身上很好看,儘管上圍似乎有點寬鬆。

「抱歉,」Myka說,「我以為這是我的房間,看起來好像,而且我有一件幾乎和這一模一樣的襯衫,一直到褲子不合身才發現不對。」

「那邊有一件裙子,」Helena說,「對妳來說應該頗合身,我記得還有件搭配的背心。」

「妳不介意嗎?」Myka說。

「一點也不,」Helena說,「穿在妳身上看起來不錯。」

她不懷好意地勾起一邊嘴角微笑。

「要是我改變主意,隨時可以要求妳馬上還給我。」她說。

Myka大笑。

「我期待著。」她說。

Helena走過梳妝台前,脫掉浴袍,開始翻找乾淨的內衣。Myka在她身後發出掙扎著克制自己的聲音。

「有甚麼問題嗎?」Helena問道。

「沒有!」Myka大起聲來,回應得有些急促,「沒事。」

Helena越過肩膀看著Myka微笑。

「我們沒有時間,記得嗎?」她說,「所以,把這當成快點找到artifact的獎勵。」

「對,」Myka說,「那就快點。」

Helena穿上白色襯衫,黑色長褲和灰色背心,她們便離開去吃早餐。

 

Helena記得artifact在哪裡以及是什麼。那是最近剛裝在一個展示間裡的新照明用具,要是有人站在下面太久,就會變得無法被察覺,不是隱型或是靜止之類的,而是他們的存在停止被其他人的大腦感知。她們從沒找出這個燈具是怎樣變成artifact的,她們只是找到它、弄清楚是什麼,中和掉然後送進倉庫。

明天,她們會解決的。所以現在Helena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她讓Myka領著,只適時地給予幫助,不太多也不太少。

她不用撐很久。

 

只剩下不到一小時了,Helena的情緒越來越奇怪,但並非因為她知道該用什麼心情渡過剩餘的這點時間。比六十分鐘還少,然後就沒了。Helena不相信來生,當然她是以一個好基督徒的身分被養大,但比起真的相信什麼,教義裡有更多是關於正確的言行。當她剛進12號倉庫工作時,她或許曾對基督教的神有過模糊的信仰,但很快就消失了。她看到太多太奇怪的事物,是如此不符合基督教的世界觀,而在所有她看過的事物當中,從沒見過任何有關死後世界的有力證據,所以她不相信那地方的存在。

「我們去散個步,」Myka說,「在這裡我沒辦法思考。」

Helena同意,然後她們離開。由於就在博物館隔壁,她倆十分自然地走進中央公園。

「我不懂,」她們沉默地走了一會兒之後,Myka說,「四個人就這樣消失了,然後沒人發現,甚至家人都沒有?小孩也沒發現?這不對。」

Helena含糊地回應。

她變得越來越難關注案子。Helena知道那會在自己離開之後解決,她沒有理由要關心,而現在有許許多多要在最後一刻感受的事物。走在樹木之間,聆聽鳥鳴,有她的摯愛在身邊,剩下不到一小時,之後就再也無法感受到這些。她會永遠離開,而在遙遠未來的某一時點,一個曾經是她的空殼將在巴黎公寓的一張椅子上辭世,可能是因為脫水,Helena不甚確定時光旅行後意識無法回歸的身體會怎樣,她未曾嘗試過。

 

「Helena?」

她抬起頭,拉回思緒。Myka已經停下腳步,正凝視著她。

「妳還好嗎?」她說。

Helena試著笑得漫不經心。

「我很好。」她說。

Myka對她皺眉。

「妳整天都表現得很奇怪。」她說。

忽然間,她的表情凍結。

「是因為昨天晚上,對吧?」她說,「妳有別的想法。」

Helena一陣錯愕,她花了些時間思考從Myka嘴裡聽到的東西,這一刻那些持續煩擾著她的事物都消逝得無影無蹤。

「什麼?」她說,「不!」

她抓住Myka雙手,並強迫自己不要抓得太緊。

「妳是我遇過最美好的事物,」她說,「要是有任何、任何有關我們倆的事讓我後悔的,就是我沒有早點接近妳。」

她吸了口氣,試著冷靜。Myka還是用很奇怪的表情看著她,但起碼不再是十分失望的樣子。

「我真的愛妳,」Helena說,「可能沒有表達得很好,但是是真的,全心全意,沒有什麼事比和妳在一起讓我更快樂。」

Myka拉出其中一隻手,撫摸著Helena的頭髮。

「我相信妳,」她說,「我不應該懷疑妳,對不起。」

Helena偏頭蹭著Myka的手。

「我不要妳道歉,」她說,「我希望妳快樂。」

Myka對著她微笑。

「那就吻我吧。」她說。

這是個Helena無法抗拒的邀請。開始時吻得很慢,幾乎是遲疑的,因為彼此都試著確定她們不是在做什麼不對的事。她們的手環繞彼此,讓身體更加貼近。Helena微抬起頭,這樣她的嘴可以碰到稍微高一點的Myka,她的唇觸碰到Myka的,當她開了雙唇讓她進入時,同時也迎來她的心。一時間她身邊的世界萬物都消失了,感官都集中在她擁抱著並且也抱著她的女人身上。打破這個吻之後,Helena不想就這麼結束,她持續抱著Myka,把頭靠在她肩上。

「Myka?」她說。

「是?親愛的?」Myka說。

這話深深震動Helena,混合了快樂和哀傷。

「我在一個奇怪的情緒裡。」Helena說。

Myka模糊地回應,Helena瞄了一眼手錶。

「這很快就會過去了,」她說,「但在那之前,我們能在哪裡坐坐,讓妳可以抱著我嗎?」

「可以啊,」Myka說,「我們到步道看不見的地方吧。」

她們直直離開小徑,走到樹林之中。這裡不像Helena兒時記憶裡的森林,但還是有點自然的感覺,不久她們到了湖邊。Myka在一棵大樹旁坐下,背靠著樹幹,她拉著Helena的手,引導她坐下。Helena坐在Myka兩腿之間,靠著她的胸口,被她的手臂所擁抱。這讓Helena感到溫暖、安全,以及被愛著。

她們安安靜靜坐著,湖水在面前展開,微風帶起湖面的波紋,她倆看著人們沿著湖邊散步或慢跑,整個城市的聲音在遙遠的距離之外。

「妳想說說看嗎?」Myka溫柔地在Helena耳邊輕輕說著。

「現在不要,」Helena說,「或許改天吧。」

但沒有另一天了,再也沒有。只剩下幾分鐘,她不要花在這上面。

「為什麼在我們還擁有的時候,總是難以發現手中的美好事物?」她說。

Myka沿著她的下頷印上細小的吻。

「因為我們是人類。」她邊吻邊說。

慢慢地,Helena越來越清楚地認知到,奇怪的感覺已經從深處升起大約一分鐘了。這讓人想起準時回去時經歷的怪異感,她知道那是自己正慢慢失去讓意識停留在這個身體、這個時代的某樣東西。

而這次,是她逐漸死去的感覺。

她瞥向手錶,突然不確定這東西有多準確,以及她時間記得有多清楚。要是開始時有所延遲,計時器啟動了但她還沒意識到?她可能剩下比預期中還少一點的時間。

「Myka?」她又喚了一聲。

「是?」Myka耐心地回答。

「我永遠不會停止愛妳。」

「謝謝。」Myka說。

Helena稍微轉頭,這樣她才可以直視Myka的眼睛。

「不,」她說,「我是認真的,妳一定要知道這點。不論發生什麼事,不論我做了什麼,我絕對不會停止愛妳,絕對不會。說妳會記得,拜託。」

「好吧,」Myka說,「我會記得,不論妳做了什麼,妳還是永遠愛我。」

Helena轉頭面對湖面,往Myka懷裡偎進去一些,她可以感覺到意識漸漸消逝。

「謝謝妳,」她說,「我的愛。」

在生命的最後幾秒,她很安詳。

 

兩天之後,artifact燈具被收進倉庫,兩位探員回到B&B。這是個十分平常的夜晚,Pete在看漫畫,Claudia對Xbox 360覺得膩了,所以正在改造它,Helena在圖書室看書,Leena在晚餐後清理廚房,而Myka坐在外面門廊思考著。

她坐在那裡好一陣子,直到Leena終於覺得奇怪,走出來在Myka旁邊的椅子坐下。

「還好嗎?」她問道。

「是啊。」Myka說。

接著她嘆氣。

「要是我問妳某件事,」她說,「之後妳可以忘掉我說過的話嗎?」

「我確定可以表現得像忘掉了,」Leena說。

Myka的目光投入屋外的黑暗之中。

「我們在紐約的時候,」她說,「某個未來的Helena用她的時光機回來,佔據了這個Helena的身體。」

「什麼?」Leena說,「妳確定嗎?」

Myka點頭。

「大約二十二又半個小時,她表現得頗奇怪。不是非常奇怪,很明顯地仍舊是她,但是奇怪到足以被發現,接著又突然跳回平常的自己,除了似乎不記得前一天發生的任何事情。」

Leena看著Myka。

「然後那天之中有某件事她的確應該記得?」

Myka點頭,但沒有說明。

「好,」Leena說,「為什麼她要回來?她看起來對什麼特別感興趣嗎?」

「有,」Myka說,「我。」

Leena開口想說些甚麼,Myka打斷她。

「是的,我確定。」她說。

Leena微笑。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說。

「這個,」Myka說,「就是我想搞清楚的。」

她深深地嘆口氣。

「所有我能想到的可能性都是不好的,」她說,「由於某個原因,一定讓她無法在未來和我在一起。如果是我甩了她,我懷疑她還會想回來,所以我能想到最可能的理由就是我死了,或是永久昏迷,或之類的狀態。」

她轉向Leena。

「拜託,告訴我你還能想到其他不那麼糟的。」她說。

Leena回答前想了一會兒。

「抱歉,」她說,「我沒辦法。」

「嗯,」Myka說,「問了妳還是值得的。」

她站起身來。

「記住,這段對話沒有發生過。」

Leena點頭。

「妳現在要怎麼辦?」她問道。

Helena坐在窗下閱讀,Myka渴望地看向那裡。透過窗戶,可以看見Helen因書裡的字句而微笑,她漆黑的長髮垂落臉旁,在閱讀燈的光線下閃閃發亮。

「不管剩下多長或多短的時間,我要讓我們過到最好,」Myka說,「謝謝妳和我聊天。」

她走進門,不久之後,Leena看見Myka進入圖書室,和Helena交換幾句話,然後捉著Helena的手把她拖出房間。Leena可以聽到兩位女性上樓回臥室時,老舊的樓梯發出的咯吱聲。

Leena嘆口氣,也走回室內。

她忍不住想著這兩人將不會有美好結局。

 

Fin.

在《WH13 英文同人《22 hours 19 minutes, repeated》翻譯 (3) (END)》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