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草(3) 濃霧

※ 建站1000天,發文以玆慶祝 XD

蔓草(3) 濃霧

「我知道妳不怕冷,但在這裡妳最好穿上這些。」 
 
將軍差人拿來皮靴與斗篷,離去前留下這樣一句。 
 
她垂著眼猜測將軍為何要在飄起雪的時刻出門,因而瞧見侍女替她穿上靴子時,瞥了一眼她足踝上的紅痕。 
 
被拿下了,那金色的鍊子。由將軍親手解開。 
 
她以為自己將在這房間內渡過餘生,踝上彷彿還留有金屬冰冷的觸感。她側過頭去,腳鍊在床柱邊微微亮著光澤。 
 
某些事情飄過腦海,她忍不住想,或許將軍有了新的遊戲。 
 
「……這是真正的貂毛呢。」 
 
為她繫上斗篷時,侍女的眼神有些羨慕,手指在柔軟的貂毛上依依不捨。 
 
「少主人還是有體貼人的時候……」 
 
她看了侍女一眼,那年齡相近的女性住了嘴,偏著臉以有些憐憫的眼神覷她,似乎剛剛是忍不住脫口說了什麼被禁止的話。 
 
那個人……會體貼?她以為出自將軍口中的只有不容她違抗的命令,要她離開窗邊、要她複誦她的身分、要她從此只是靜留。 
 
但是,她還要她喝酒、要她穿上皮靴和斗篷,要她……陪她一起外出…… 
 
她幾乎要訕笑自己,在想什麼呢,關於那個奪走她一切的將軍。 
 
 
 
「走了。」 
 
在僕人協助下坐上馬背,將軍腳一踢,馬蹄敲地的脆響聲便帶著兩人進入飄落的細雪中。冷風撲面而來,她瞥見自己遺落帽外的髮輕拍在將軍衣襟。 
 
她要帶她去哪?不帶任何隨從,單獨二人地。不安的想像擴散開來,將軍卻不發一語,僅策馬直向城外。 
 
越過已結薄冰的護城河,將軍讓馬匹放慢腳步,沿著積了些雪的小徑往不遠處的樹林踱去。一陣風過,冷冽卻清新的氣息忽地盈滿知覺,她彎了唇角,讓冬季的原野看見她遺失已久的微笑。 
 
將遭受什麼樣的對待都無所謂了,她已重新擁抱曾以為再也碰觸不了的世界。不知這短暫的美好何時會結束,她想盡可能記住此刻所看見的一景一物,過冷的空氣卻讓她嗆咳了。 
 
有隻手攬住腰,她的肩碰上身後的人,似乎有股暖意透過斗篷而來。將軍的體溫──她輕輕一顫,退離那只會帶來難堪的溫度。 
 
將軍調轉馬頭往樹林入口的方向,馬的每一口噴息都吹出一道霧白,不自禁地,她也舉起手,輕輕一呼。溫溫的熱氣拂上指尖,雪片落在掌心立即融成了水。 
 
原來,雪是這般冰冷又潔淨的溫度。如果,能沐浴在雪中…… 
 
她抬起頭,看向白桐花掉落的天際,兜帽滑落肩上。涼意鑽入髮間時,有個人將她的兜帽戴回。 
 
「不會下雪嗎?妳長大的地方。」 
 
那年輕的聲音在耳邊說著,她有些怔了。 
 
此刻的將軍像是個等待故事的普通孩子,眼底閃著單純的好奇。──她曾看過這樣的她,在彷彿已無比遙遠的從前。 
 
「不說就算了。」 
 
她久久未答,將軍偏開眼,策馬進入靜謐的樹林。困惑浮上心頭,她突然不懂這位藍髮的將軍了。 
 
她知道,出城時冷風吹來,將軍單手控韁,另隻手按住她飄飛的斗篷。 
 
她知道,話說得很不客氣,但那杯酒是要讓她暖身。 
 
但是,她也記得將軍在佔有她時一句又一句毫不留情的宣示,也會在凝視她時撫摸那條金色的腳鍊,以無聲的語言說她哪兒也不准去;她還記得……在一個噩夢般的夜裡,她的一切被無情地粉碎踐踏…… 
 
有一夜她連入睡的力氣都沒有,直想以腳上的鍊子殺了拴住她的人再自盡,只因她的身體竟喜歡被仇人那樣不堪地對待…… 
 
「看那裡,屋頂上都是雪。」 
 
略低的嗓音突地從耳邊滑過,她愣了,年少的將軍指著遠方,嘴角微揚,一抹煙白正逸散。 
 
意識裡的黑夜尚未褪去,一時不知身在哪裡,她循著將軍微笑的方向看去,大片大片的白霎時淹沒視野。  
 
不知何時她們已登上山崗,風變得更強更涼,眼卻能看得更高更遠──山崗下是往四面八方擴展的平野,灰黃的大地讓一層薄淡的白覆蓋,在道路兩側、起伏的小丘左近,一幢又一幢房子稀疏散落如遺漏的麥粒,深色的屋頂都灑了瑩白的粉。 
 
雪還不住飄著,她悄悄讚嘆,如此盛大、如此蒼茫,卻又寂靜美麗的景象…… 
 
「我們這也有好看的地方。」 
 
將軍軒起神氣的眉,笑裡泛著得意,她按住被風吹動的兜帽,一直看著山崗下的世界久久不語,心想她要永遠、永遠記得這片安靜的白,也許此生僅能目睹一回了。 
 
鉛色的天空轉灰時,將軍勒轉馬頭。 
 
「晚了,回去吧。」 
 
來時的足跡已被掩蓋,但她記得經過的一草一木。她想再多看它們幾眼,將軍卻讓馬快步下了山崗。 
 
「嘖,要起霧了……」 
 
將軍喃喃抱怨一句,傾了身讓馬走得更快,她微微一縮。 
 
「別亂動,林子裡樹枝多。」 
 
霧來得好快,她們幾乎是衝進霧裡去的。她側耳傾聽,然而聲音無法遠傳,遠方的聲音似乎也進不來,漸漸地,連馬蹄落下的聲音也讓林間的雪吸走了。 
 
好靜,林子內彷彿只剩下兩人一馬。 
 
她瞧見將軍專注的側臉,一心一意看著回去的方向。她終於知道,她只是想帶她來看雪。 
 
淡淡的霧似乎擴散了,從林間樹梢直到她心裡。 
 
她忽地想起,巴來的那一天,將軍站在門外看她。是因為……很久很久以前,她曾在草坪上問起妹妹近況嗎?當時將軍說下次帶她去看她,或者把人叫來,那回應並不似玩笑,但她以為那只是奢望,轉頭便忘了。 
 
而今日,將軍又帶著在屋內痴痴望雪的她登上那片山崗。 
 
腦海中的形貌越見清晰,曾經有一個年輕的異國將軍問起南方又改口道歉,末了她讓純是好奇的她知道許多故鄉的大事小事;又有一次,將軍領著下屬們出外狩獵,不時向馬車內的她驕傲地展示自己的豐收。 
 
再次回到那間寢室時,將軍拾起那做工精緻的腳鍊,她坐在床上茫然看她。 
 
將軍沉默不語,只是輕輕地銬上她,讓一個吻落在她的嘴角,再轉身離去。 
 
窗外的霧,越晚越濃了。 
 
 
 

在《蔓草(3) 濃霧》中有 5 則留言

  1. 很喜歡紫蘇的文章~(本來應該再最新的文章留言的 卻有點害羞[掩面])
    最近靜夏養份不足 看到蔓草真是開心
    雖然平等地位的靜夏也很萌 這種地位差也…(鼻血)
    S夏M靜真是毫不違和(被拖走)
    只要是紫蘇文我都看得很開心~ 祝你文思泉湧!

  2. 哈哈!!
    夏樹的個性不像M阿
    靜留也不像…拿著鞭子的靜留…(抖..修羅?

  3. 我只找到了之前一部份有存檔的回覆……….只有一部分………..
    以下

    (2) 初雪

    看完第一遍最衝擊的想法── 一切有因必有果。 活該!

    第一段時,看到遠方和不著痕跡牽動嘴角再弭平,有種嘲解和無奈緩緩發酵,看到大臣的小孩、開不了口的安慰,發酵的泡泡更大了,好像生成的迷茫量也在發酵桶裡增加了……
    木橋上的一驚,有種拉回現實的感覺,又或者跌入更深的思緒裡,嗯,閱讀到這裡有種說不清楚的轉折感……
    而那隻鴉,就直接套入烏漆抹黑(好吧,神秘有性格 = =”)的渡鴉。想到渡鴉,這前途堪憂,不幸的象徵……= =……還遙望目的地,更不幸了……= =……為靜留、夏樹兩人默哀……所以還是不要套入渡鴉好了…(掙扎性的自我催眠)
    河與消失的種族,靜留與薇奧拉王國,發酵的泡泡非常大了;那苦笑一定很苦。“野有蔓草,草上有塚,孤墳已荒,人亦渺茫。” 好合…… = =…….

    繼續閱讀到旅鴿……看到旅鴿都是旅了總有回去的一天,可惜只是蒼寂的雪,白桐印象中是產於南方……
    (非常無理頭聯想:白桐,傳說中的梧桐,不死鳥在西方是不祥的象徵…= =”… 所以要換個角度想,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這樣想可以滿足一下小小心靈,嘎嘎嘎。可惜就不是白桐了,只是雪花,不過繼續執拗捍衛小小的自我滿足聯想,這是靜留對雪花的譬喻呀,所以在薇奧拉公主深深深心理頭是……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嘎嘎嘎)
    亡國的公主也只是女奴了,連雪花都不能留住,那更多也留不住了… (繼續默念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

    恩~~~ 寒天凍地裡就該喝點酒暖暖身,更何況是身為南方人的靜留,夏樹真不愧彆扭知名,恩~~~ 還是有溫溫甜到 恩恩~~
    只是,現在的靜留似乎即使能感受到,也不能感受了。
    掛念親人的靜留讓人喜歡,但,這種總想替在意的人受苦受難的溫柔,讓人看了不忍,但,這就是靜留。(默念:所以才迷人所以才迷人…)

    在這裡的夏樹,是身為掠奪者而不允許被掠奪者念記過往 ?
    還是喜歡上了、愛上了靜留而只想要靜留──只是她的靜留 ?

    恩……不知道……………等後續……………..

    ———————————–

    (3) 濃霧

    濃霧第一遍的感覺是,果然很濃霧。
    但是卻有種,穿越濃霧見美景的錯覺(?
    不過裡面出現的一些句子,似乎又宣告著不樂觀。 "那年齡相近的女性住了嘴……被禁止的話。" "曾看過這樣的她,在彷彿已無比遙遠的從前。"  " 噩夢般的夜裡……不堪地對待 " "將軍拾起那做工精緻的腳鍊……再轉身離去"
    這一章的感覺,就如章節裡不斷出現的濃霧一樣,亡國公主壟罩在迷霧裡,解讀的出將軍的好意,可是卻不明白為什麼… ;將軍……看到這裡不清楚的她想法,到底出於何種念頭對亡國公主好,是心底本質上的良善還是只因為對方是靜留…? (「少主人還是有體貼人的時候……」<– 好微妙,直接套入將軍戀上靜留好了,嘎嘎嘎 後面那是女帶來的不樂觀念頭馬上被拋棄… )

    這是雲裡霧裡的一章,傳說中西方年輕貴族小小情竇初開(?不知該如何向對方示好的一章,其實有種挺可愛的感覺…… 

    ──她們幾乎是衝進霧裡去的

    用得好妙。

    ──淡淡的霧似乎擴散了,從林間樹梢直到她心裡。
    ──窗外的霧,越晚越濃了。

    用得好漂亮。

    • 嗚,我那時候的回應沒有另外存檔……Orz|||

      印象中是解釋了靜留和夏樹的個性因為環境因素有調整過,所以不能直接用原作中的她們來套入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