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欠扁的吊人胃口》中有 40 則留言

  1. 微妙又古怪的嘴角似乎正在偷笑……
    這就是作者在炫耀的微笑嗎!(指)

  2. 眼睛半咪眉毛微微下垂的(刪除線)小女人哀怨(刪除線)臉=3=(這是翠色的封面吧?)
    以後只要看到標題有炫耀兩個字我決定自動無視了(把眼睛遮住)

    哼…….(含淚看月曆)(槌地板)

    • 很接近的答案www
      推哀怨小女人 XDDDDD

      唉唷,我本來是想分享全張的嘛,可是後來還是決定等開始通販再公開全張 XDDD

  3. 啊啊啊啊啊啊…彩圖啊!!
    (你這篇還真的是故意丟出來吊人胃口且極度炫耀啊XDDD)

    好奇彩圖是怎樣的風姿…(草稿的氣氛很……啊O^Q)

    我正要去洗澡睡覺的啊……洗後若你還在線就找你要圖(喂)

    • 彩圖等你上線就可以讓你看看啦~
      完稿的氣氛比草稿更讚喔,整體的顏色非常協調,我很喜歡 =/////=

    • 顏色真的上得很好,這是水彩上色嗎?
      才發現那個腰帶的圖紋畫的好細緻…膜拜一下

    • 是手繪水彩上色沒錯 ^^
      腰帶上的圖紋,以悠夜的刻圖心來講我想是手繪的 XDDDD
      很讚吼,要截這個部份的圖就是因為我超喜歡腰帶~~~

  4. 比照之前初歌說的話
    我想應該不是很開心的表情
    所以應該是有點哀怨、有點高興、有點難過(什麼啊?)的表情吧!

    然後想著
    "夏樹吃飯了沒有?"
    這種事

    不過為什麼穿上和服看起來沒什麼胸部?(糟毆

    • 是不太開心沒錯 XDa

      其實和服就是一種要把身體修飾成沒啥線條的服裝喔,所以像靜留身材這麼好的人,穿起和服必要的時候還得纏胸讓胸部的線條不那麼突出,以免領口那邊走光,甚至腰部也要墊些東西 ^^~

  5. 隨風飄散的花瓣之舞 有如我的愛情

    不為人知的紛飛 不為人知的墬落

    ………..感概的笑吧!

  6. 手繪水彩上色!?Σ( ̄Д ̄;)
    oh-my god-----
    我可以膜拜嗎?
    (默默捲起自己的圖)

  7. [quote]哎呀,這個很接近很接近ww (摸頭) [/quote]

    不准摸頭..〈怒〉

    我..我..不小了〈淚奔~~〉

    不要再把我當小孩ㄚ~~

  8. 阿阿阿~~~~~好吊人胃口的圖一W一
    不過畫得好細膩很好看呢!!!
    腰帶那邊的花紋好漂亮^Q^
    越來越期待拿到本子了 (望日曆 (還要好久orz

    我猜靜留臉上的表情應該是略帶著幾分哀怨又有幾分寵溺的淺笑 (掩面

    • 我很喜歡這張圖的線條,彷彿毛筆繪出的粗細不一卻有種特殊味道的線條…
      還有整張圖非常協調的淡黃哀愁,希望整張圖公開的時候大家也能和我一樣喜愛這張圖 XDDDD

      靜留的笑嘛,算猜對一半 XD?

      看到日曆的數字,我總感覺只有悠夜的進度是正常的(默)
      我…我的番外啊啊啊~~~(掩面)

  9. 是因為自己對於夏樹的情感而感到無力及無奈的自嘲嗎?OO/

  10. 那個讓人心生膜拜之意的腰帶,是故事裡晴世送靜留的腰帶嗎?

    • 啊,這倒不是,時間點還沒到 XD
      這件應該是靜留原有的和服~

  11. 看服飾的花色…
    腰帶跟和服都是設定友禪染吧?
    應該是京友禪吧?
    因為藤乃家族在設定中(本篇)應該沒涉足到金澤…<—風華市在哪(思索)
    西陣織的花色都很…咳…超華麗
    啊~啊~真想看靜留穿白無垢…
    等著身穿鎧甲的夏樹過來娶回家…(羞奔)

    • 是京友禪沒錯 ^^

      風華市的位置嘛…官方沒有說,不過我總覺得應該是在靠太平洋這一側的海域上 XD
      離東京和京都都有一段距離吧,是個鄉下地方的海島~

      白無垢大好 XDDDD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她們是彼此的新娘 XDDD

  12. 夏樹穿白無垢啊…
    想到就會燃(萌?)起來呢…噗(噴鼻血)!<—羞奔~~

  13. 致紫蘇桑:
    這段本來打算投稿賺學費用的文章開頭…
    不嫌棄的話,作為寫文參考用吧…
    因為研究所比我想像中忙太多了…
    根本無法再寫下去…
    算是遲來的生日禮物?(誤很大)
    生日快樂喔~~

    身著白無垢的她,自庭院雪白的櫻吹雪之中緩緩向我走來,這是在冷戰之後睽違三個月的首次見面。
    三個月前,不,正確的說應該是九十三天前,我們還是一對熱戀中的戀人;而今,她卻背叛我對她所付出的情感,將嫁作他人婦。不過,要是嫁給其他人也就算了,偏偏,她是要嫁給我的哥哥。是的,我將稱她一聲「嫂子」。這是多麼難堪卻,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一如往常凜然的表情,一樣心如止水的澄澈目光,。彷彿控訴我不該狼狽的將目光自她身上移開般地,定定的看著我。
    為什麼,背叛我的妳,可以如此地胸懷坦蕩向我走來?為什麼,妳要嫁給在我在心中地位僅次於妳的哥哥?還是說,對妳而言我只是哥哥的替代品;或者,我們之間根本什麼也不是?
    突然迎面襲來的繽紛落英翳去了熟悉的聲音,我不禁將目光轉向她,我看到了,我所熟悉的嘴唇說著「……對不起,還有,謝謝妳!」
    這是怎麼回事,這時才道歉不會覺得太遲嗎?
    彷彿看見我對她不忠控訴的眼神;抑或,只是為了和緩這劍拔弩張的氣氛,她臉上的表情放鬆下來,露出專屬於我,不,將會是專屬於哥哥的溫柔笑容。
    她將手緩緩伸向腰帶上繡有雁型家徽的白色錦袋,解開纏繞其上的紅色綿繩,取出收藏於其中,她說過,那是只傳給女兒的避邪用陪嫁短刀。剎那間,惡寒爬上背脊。
    『吶~妳知道為什麼女兒出嫁的陪嫁品中會有短刀?』
    『不是避邪用的嗎?』
    『那要怎麼避邪呢?』
    『呃……可以斬除一切邪惡嗎?』
    『錯了喔,那是自殺用的。』
    『自殺可以避邪?』
    『是啊,不想讓邪物入侵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變成邪物啊。』
    『那、那是?』
    『一但變成鬼怪,鬼怪就無法侵犯啦。』

    • 謝謝 >/////<
      收到文章當禮物實在是滿開心的一件事 😀
      希望以後能看到這篇寫完 @@;
      想知道這個三角戀還是出軌記的始末啊 XD

      有空來去找找白無垢的資料,陪嫁品居然還會有短刀……

  14. 嗯…在故事主軸有A(新娘),B(新娘的情人)以及B兄(壞人,考慮雜草化)三人,
    原則上是GL系故事…(羞)
    在設定上他們是青梅竹馬的鄰居(長野縣),父親調職後分離(長野,東京)…(老套到想扔東西)
    之後,A考上東京的大學,所以三人再度見面,但A只想見B(…B兄是來亂的).
    在此同時,B為了見A,特地考上長野的高中…(惡劣的作者),
    總之,A最後回家繼承家業……當巫女(掩面)
    B當然繼續在長野念大學.

    嗯~~在A,B分隔兩地期間,她們會三不五時找理由回家…(這兩地還滿遠滴…=.=a)
    目的?當然是…(咳…)
    那來亂的呢?當然是從小就默默喜歡A…
    在知道A其心(不只有心啦…羞奔)屬於B的時候…
    就給他硬上了…(跺腳1)
    之後,A認為對不起B,就一直躲著B,
    當然,悲劇現在才開始…OO+
    A有了B兄的孩子…(跺腳2)
    A雙親知道後,要B兄入贅…因為A是獨生女,B兄當然一口答應…(跺腳3)
    A再三考慮後,決定要報復B兄讓他在幸福絕頂時跌入地獄…就是開頭那一幕,
    但是,在她於中庭偶遇B時,難忍內心的煎熬(請參考靜葫蘆模式),
    …反而選擇死在B的面前

    嘛…由於目前課業繁忙,整體完稿要3年後吧…(畢業之後才會動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