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時候

孵了很久的離開文,也總算是孵出來了。

 
我想,也滿多人知道我要離開淺井了,但還是得發篇文聊聊,算是對淺井這個家徽的告別吧。

背著淺井旗到寫文的今天也1年又192天了,在跟一三服開第一次會議之前,壓根沒想過會有換家徽的一天,而那天開完會後,一干五服淺井眾沒有不感到失望的,有好多人在那時萌起離開之意。

 

大家都一直在說淺井家、淺井家,並非近江這塊土地、小谷這個城鎮給我「家」的感覺,任何氣氛、任何回憶,都是人一起營造出來的;從CB到此時此地,我能回憶起的點滴,都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創造而來;如今,老是玩在一塊的人要離開這裡,留在這裡是要看秋風颳過冷清的街道嗎?


「既然一起玩的朋友要離開,那我也離開好了。」

當下,我有了這樣的念頭。

 

在考慮到可能會離開淺井時,我想起兩個在齋藤家的很要好的朋友。
更想起淺齋解盟之後,因小牧山頻頻開戰而引起的一次不愉快。

 

在退下外交線之後,我玩遊戲的最重要目的就只有跟朋友一起在遊戲中渡過愉快的休閒時間而已。

 

淺齋解盟後,齋藤接連被車輪,小草和小冰有空就往戰場衝,在那陣子,我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小谷發呆,有團隨便跟,沒團就生產、看知行一整個晚上。

 

之後的不愉快就不多說了,那是個人私事。

 

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同樣的不愉快,在離開淺井,要找下一個落腳處時,我第一個便想到齋藤。

在我還語帶保留的跟小草說有可能會離開淺井時,她只勸我多想想,說我還在氣頭上。我觀望了幾天,淺井的整合是出現轉機了,但有些人要離去的事情也已經無法挽回了。雖然還有淺井的老人仍然選擇留在淺井,但我自己,已越來越想到有小草小冰在的齋藤。

 

在某一天晚上,阿九邀了一群老淺井去舊淺井眾聊天,問起大家之後的動向,我說了那麼一句:「我會去齋藤。」相樂問我理由,我也只有簡單的一句話:「朋友在齋藤。」

 

當初因朋友而接觸信長,在前中期忙於外交與家族,經歷了身體與心理上的勞累;淡出外交圈子後,終究還是回歸到最原始的遊戲目的。

 

玩遊戲是為了娛樂自己,對我而言,這便代表與朋友一起玩遊戲。

 

也許有人問,齋藤跟PON站同陣線啊,我當初又是如何的AntiPON,怎現在要去齋藤?

 

在淡出外交圈後,我仍然會關注一些外交消息(此為個人興趣,觀察國與國間的合縱連橫頗有意思),對於PON,儘管他們的手法是如何蔑視小國人權(笑,恕我用這個字眼),與其他國家相比是如何沒有國家節操(這部份就見仁見智啦……),但仔細思考所謂淺PON間的仇恨,其實是來自最初足利大國揚言踏滅淺井小國的跋扈和囂張吧?

 

當初嗆聲滅淺井的人,現在也不知還在不在遊戲中,想到自己是對著空氣生氣就覺得滿好笑的。

 

而齋藤,他們的立場我在悼念鈴鹿嶺那篇文章就提過了。每個國家都在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齋藤選擇與PON站同邊的理由,在我看來並沒有什麼錯。所謂的對錯,是將這些行動提升到國家利益時才有所區別的:對誰而言,齋藤與PON同陣線,那就是錯誤的、無法令人接受的、背叛的、負面的等等;對誰而言,又是樂觀其成的、欣然接受的、為了確保國家安全的等等。

 

就像淺井決定跟齋藤說掰掰,儘管個人情感再怎麼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分道揚鑣是對淺井、對齋藤雙方都好的方案。(這段有心人可別拿去做文章,說是淺井拋棄齋藤還是齋藤拋棄淺井,淺齋解盟是雙方協調的結果,老是看到有人亂扯,當事人的我心裡不舒服

 

離題了,總歸一句,討厭PON的根本理由在脫離國與國之間的對立意識後,薄弱而可輕鬆忽略。至少,擺在朋友和自身的遊戲情緒上,不構成影響。

 

離去的心情很複雜,但緣由很單純,就是我上面說的。

 

再跟大家報備一下,我會移五個角色去齋藤:初歌、彌生、皋月、神無,以及委託我幫移籍的礼子,彌生近期內就會改掛海浪旗。

其實這篇文是寫給跟我不熟的人看的。相熟的人聽到我的決定後,多半都不意外,也知道我為何做這樣的決定。

 

聽說最近有人質疑我移籍,請對我移籍有疑問的人直接問我,別去問不相干的人,也別自己導出什麼其實我是間諜的結論(所以我賣了淺井1年又192天?),有疑問不問當事人而只是旁敲側擊,這不是很怪嗎?勇敢一點問我啊(笑)

最後,有兩句話。

 

再見了,長政。

 

值得是朋友的,不管掛什麼旗、不管走到哪,一樣當你是朋友,除非你先不認我這個朋友。

2007.1.24 深夜 一之瀨初歌

在《離開的時候》中有 12 則留言

  1. 最後淡藍色那段話
    在某人晒我後
    我最近也聽兩個朋友說過(笑)

    還是樂活重要
    因為那段淡藍色的話 所以現在我解脫了(`∀`)

    • 嗯,好多人都太執著於遊戲中的勝敗,反而忘記遊戲的初衷其實是快樂了…….

  2. 嗯,那次不愉快,我還是來認啦。
    あのこと、私が悪いです。
    ごめんなさい、許してください。

    不管掛什麼旗、不管走到哪,一樣當你是朋友,很高興能遇上你。

    喔……好肉麻喔 [掩面奔] 受不住就砍了吧 >口<

  3. 遊戲…就讓他歸於遊戲吧..
    玩遊戲是為了快樂! 不是為了受氣! 不是給他人理念綑綁!
    當已經必須走到換家輝的時候也不必在意他人想法! 畢竟是自己的決定
    只希望換了家輝後 能持續著妳以前玩遊戲時的快樂 不要再踏入陰險的政治理念 好好玩遊戲吧 ==”

    • 陰險倒也還好,只是我的處理方式在那個圈子裡會顯得太過單純、一廂情願 =v=||||||

      罷,這些事情不多談,做下換旗子的決定後,心情平靜很多 ^^

  4. 辛苦了m(_ _)m 下這種決定初歌自己一定很掙扎又很難過吧。
    就像我從來沒想過要換頭上的旗子一樣+__+”
    我跟小草一樣,就算初歌當初決定並不是來齋藤掛旗,大家都一樣還是朋友唷>///< (話說我從來也沒有因為頭上的旗子來決定是不是我的朋友...通常都是他自己覺得我頭上的旗子而不把我當朋友...=__=a) 人家也要曖昧!(地上滾)

    • 嗯……
      其實相熟的人多半都是這種價值觀:頭上旗子並不是決定對方是友是敵的依據。
      這大概就是物以類聚吧 XDDDDD

      曖昧…..
      MSN天天都在上演曖昧劇 XD||||

  5. 希望你過去能玩的高興
    剩下的上面幾個人都說了 搶了我的台詞xd

  6. 這些留言上面往上一看,這個Blog頂著大大的標題:『在這裡,走自己的路』。
    我也是個換旗子的人,走過風雨批評的黑暗,也能體會那種感覺,對勸你開心祝你快樂的週遭友人們來說,淡藍色的字體可以是真理。祝福一之瀨殿下能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快樂與感覺。
    ————————————————————————-
    至於那個無腦間諜論,就不要理會了….
    一個人的文化水平到哪裡,從文字上就可以看出來了(笑)。
    話說跟豬打架只會惹的一身髒…XD

    • 「這些留言上面往上一看,這個Bl……」
      這個被截斷的句子一定要拿出來笑一笑……XD

      間諜論我不是很在意啦 ^^
      只要我認定的朋友們理解我做這決定的前因及結果,那就ok了,不熟的人,不說也罷。
      其實我是很好奇怎麼把我這一年多來的行動導向那個結論的過程 X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