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跑

※ 這是隨筆。
※ 唉呀,聲明在前,這只是第一人稱的創作,不是我的日記 XD

用思緒跑一段深夜裡的路 
 

穿上厚底的運動襪,蹭進沾了塵土的慢跑鞋,在僅剩時鐘移動聲響的靜謐裡出了門,門闔上時喀噠一聲迴盪在樓梯間,直到公寓鐵門也關上時才從腦海底漸漸淡去。 
 
晚間十一點半,從家裡出發,出了巷口就是車流已消失無蹤的新生南路。拐個彎等個紅燈,越過斑馬線後是只有一盞盞路燈橘光孤立其中的黑沉沉的大安森林公園。 
 
公園裡的紅磚步道盡是些鬆動碎石,自己拖沓的壞習慣每每讓那細石滾入鞋底沾得襪底難看難洗的髒紅,於是,就沿著馬路跑吧。 
 
聖嬰年的冬季不冷,深夜的重露還是有點凍,過了金華街,再越過幾個無人巷口,冷意慢慢沁成舒適的涼意,趁著紅綠燈停下時深深吸了一口。 
 
深夜的台北,人聲車聲都稀疏了的這樣的台北,不喜歡這城市快速節奏的她或許會褪去些厭惡吧?可惜她總疏懶在家,這會多半還在電腦螢幕裡和NPC廝殺,絲毫不知道夜色裡的台北有她不討厭的一面。 
 
在和平東路口拐彎,跑向古亭的方向,最後一班公車正噗噗地離開站牌,街邊的商家都拉下鐵門,身體因為跑動而漸漸熱了起來。大概是熱度的關係微微閃神了,在羅斯福路忘記轉彎,就這麼跑到南昌路口。下意識地,往她的住處過去了。 
 
閉上眼都能辨認出的街道和成排家具店掠向身後,慢慢地,越跑越近、越靠越近,在那棟剛落成不久,住戶燈還未亮起幾盞的大樓邊有條路燈朦朧的小巷。 
 
在她家外面停下時,陽台是暗的,瞧來裡頭的人似乎都睡了。輕輕一笑,只是客廳的燈未亮吧,她只開自己領域的燈,OLG裡的遊戲還進行著吧?她什麼時候要睡呢?是不是該在mail裡輕點微提,隔天要上班前夜還是早點睡好。早在第一次看見她時就明白是個阿宅,白皙的臉讓眼下的黑眼圈更明顯,微駝的樣子、不自覺微微緊繃的樣子,像是蟄居許久的什麼生物終於爬出洞穴,在不習慣的陽光下謹慎地行動。 
 
在msn裡收到照片時還不那麼肯定,實際見到面的時候,瞬間就知道──危險。 
 
完全、完全是自己的菜。 
 
不著痕跡地選了和她同一列的座位,在連鎖咖啡店的嘈鬧聲裡靜靜喝著黑咖啡,偶爾出聲參與閒扯,餘下時間盡想著別讓目光悄悄沾黏在她的脖子與鎖骨。 
 
那時的自己,什麼都還沒準備好。她也是,從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人。 
 
但從能在她身邊沉沉睡入這個冬季最好的一覺時開始,就隱約知道有什麼東西一發不可收拾了。 

在《夜跑》中有 3 則留言

  1. 最近跟初歌桑有一樣的感受…
    我第一眼看到她時
    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實地的接觸後更是完全的沉入…..
    她從裡裡外外都是我的菜
    我們有相同的的興趣
    不同的是 穿著她衣服我完全無法入睡
    相同的是我也努力克制自己別盯著她的唇

    幸運的是她是圈內人
    不幸的是她有女朋友啦啦啦啦啦~
    最不幸的是我跟女朋友也熟啦
    這樣不就是朋友妻不可戲嗎
    唉唉唉

    • 朋友妻只可遠觀……XD

      對了,這不是我的日記啦,是第一人稱的隨筆創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