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草(8) 圓鏡

※ 劇情前進得非常迅速……下一章就end。
※ 2010.06.13 調整段落。

蔓草(8) 圓鏡 
 
 
 
迭經戰爭與內亂,帝國的歷史在狼皇定都角鴞山堡後承平了好幾個寒暑,她讓人民休養生息,亦擘畫了後世譽為帝國礎石的諸多規制。重臣們頌讚她英明睿智,狼皇笑而不答,只讓幾個友人知道那些主意多來自身邊一個學識豐富的亡國公主。 
 
當底下的人送來連年豐收的報告時,她站在宮殿的石牆邊看遠方雲闊天藍,山頂的大風吹得她長髮飄揚。 
 
「妳瞧,這是我的時代。」 
 
帶著一點得意,她讓靜留與自己俯瞰同一片大地。回過眼時,她瞧見靜留唇邊有一抹淡淡的,幾乎難以察覺的微笑。 
 
她欣喜若狂,曉得自己就快得到她盼想經年的了。 
 
再一年,或許再一年,當明年度的報告呈上來時,她會揚起更美麗的笑,屆時,她將會要求她喊出自己的名字。 
 
她滿懷希望地等待著,秋冬的風漸漸緩了,春夏的綠意覆蓋整片山崗,在下一次季節變換的時刻,她卻染了病,咳嗽不止。 
 
醫生提醒她多做歇息,忙碌的年輕皇帝不以為意,帝國最長的大道與最廣的運河正在緊要關頭,她想親自見證她的國土更上層樓。 
 
一季過去,大道竣工時,她也倒了下去。 
 
惱人的咳嗽與發燒伴了她許久,醫生們束手無策,漸漸地,她從隔日上朝變成偶爾上朝,胸疼得幾乎只能臥在床上。 
 
「冬季即將來臨,陛下如能移駕到溫暖的地方休養,應對病情有所幫助。」 
 
醫生的話聽來並不踏實,她想那句話只是說病不會再惡化,卻不表示病會痊癒。 
 
……溫暖的地方是麼?她看著靜留,想起帝國疆域的最南方。 
 
「南方那片峽谷間的草原,如果妳還喜歡的話,我要住在那,妳也跟我去。」 
 
為她拉上被子,擦去額際的汗,靜留垂了眉眼。 
 
「陛下去的話,我自然跟著去。」 
 
 
 
於是,她帶著靜留回到她最思念的地方。 
 
 
 
離開舊路本斯後,靜留遠望地亦發專注,當那片峽谷間的草原在視野彼端浮現時,她瞧見靜留悄悄交握了雙手。 
 
前一個王國彷彿僅留下一些殘象,南方已恢復舊有的活力與繁榮。馬車緩緩進入當初她揮軍攻破的王都時,狼皇想起遠處那群垮毀的廢墟曾經是座金碧輝煌的王宮。 
 
像是憶起很多很多事了,她喚了數次靜留才回神。她拉住她的手,看著歷任薇奧拉提督不敢擅動的斷垣殘壁,輕輕地說了。 
 
「以後……我會睡在那,妳說好不好?」 
 
靜留蒼白了臉,慢慢別開眼,沒說什麼。 
 
 
 
※ ※ ※ ※ ※  
 
 
 
睜開眼睛時,她問靜留是什麼時刻了。 
 
「剛過午間三點。」 
 
她皺起眉試圖驅散腦中的昏沉,又問今天是否還是她閉眼前的那一天。額側被溫軟的手指輕輕揉著,那柔軟的嗓音說陛下只歇了幾個小時,天還未黑呢。她坐起身來,要靜留扶她到窗邊的椅子上,想看看還亮著的天空。 
 
她讓靜留泡壺茶坐下來陪她,撿些最近的要事來說,末了她忽地覺得身在舊薇奧拉,王城發生的事簡直跟天邊沒兩樣了。 
 
地平線上的雲移近時,氤氳茶香薰得她又有些睏倦,靜留起身為她蓋上毯子,祖魯斯的年輕皇帝低低問了一聲。 
 
「靜留,我是不是……越睡越久了?」 
 
她沒有回答,而她也只是問問。或許,不說出答案會讓每個人都輕鬆。 
 
她知道,自己越來越虛弱了。──這該死的病,不過是不起眼的咳嗽,最終卻會要了她的命。 
 
近來,每次睡著前,她都忍不住想是否就此醒不過來了,而睜開眼時總能鬆口氣,因為靜留沒有一次不陪著她。 
 
有去休息嗎?她問。靜留頷首,說累了會在一旁打個盹。瞧見靜留眼下淡淡的疲憊,她幾乎想命令她歇息,話到嘴邊卻僅化為一口氣嘆出。 
 
「彈首歌吧,好久沒聽見三弦琴的樂聲了。」 
 
靜留取了琴來,錚錚鏦鏦撥起弦,她瞧著她斂下眉眼讓手指不住起落,想著她睡著的模樣。一段悠緩輕淺的低吟過去,靜留微微蹙起眉。 
 
那一霎,沉靜的她看起來似乎有些悲傷。 
 
樂聲中斷了,她捉住靜留的手。 
 
 
 
「我死的時候,妳會哭嗎?」 
 
 
 
掌心裡的手輕輕一顫,靜留請她別這樣說。她看她半晌,躺回椅上,放了手要她繼續,靜留彈起另一首平靜的曲子,原野、河流一般。 
 
南方的晚風從室外流了進來,她舉杯喝下已涼的茶,心裡希望當她闔上眼的時候,靜留也能為她傷心,為她終夜落淚。 
 
內亂結束未久的某日,舞衣說想見靜留,有件事得讓她知道。 
 
『抱歉,我曾經保證過小巴的平安快樂,但將軍府被襲擊的時候,她……』 
 
她猜對了,果然是那個女孩的壞消息。靜留沉默好久好久,只輕輕說了句話。 
 
『謝謝妳讓我知道這件事。』 
 
那一天,失去所有親人的亡國公主不言不語也不吃不喝,坐看天空從正午的晴朗至黑夜的暗沉。 
 
她處理政事直到夜裡才回家,踏進寢室時靜留早已就寢,似乎睡著了。輕手輕腳也躺上床,她看著那纖細的背影入睡,夜半卻醒了過來。 
 
映入眼裡的,是靜留微微顫動的肩膀。 
 
伸出手輕輕一扳,靜留縮了肩膀抗拒她的探詢。她伸長手,將她抱來懷裡。 
 
與胸口貼著的背抽顫得更明顯,被壓低的啜泣聲幽幽散了開來。 
 
『最後一次和她說話,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 
 
四年前。 
 
她率軍攻破薇奧拉王都的時候,也是四年前。亡了國的兩個公主被不同的人帶走,再也沒交談過一句話。 
 
拴住了她、截走了信,她只讓她在一扇窗內遠遠地看妹妹一眼,僅僅一次。 
 
靜留不再說話,只是哭著,哭著,小聲而掩抑地掉著淚。 
 
直到那個女孩死去,她才明白自己從靜留身上取走了多少。她曾經有機會還給她,卻只想著如何讓靜留不再盼想夏樹‧庫魯卡以外的一切。 
 
那個深夜,她繃了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曉得將她抱得更緊。直到今日,她總算明白感到愧疚時該怎麼做。 
 
群星在天際淡淡亮起時,三弦琴的樂聲也慢慢消失,她看著靜留擱下琴走向她。 
 
「靜留。」 
 
喚了她一聲,她說出此生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抱歉。 
 
靜留似乎怔住了,那對澄紅的眼有些閃爍。她希望這個道歉不會太遲,虧欠靜留的必須有個了結,在她再也做不了任何事之前。 
 
那文靜的女子垂下眼久久不語,末了輕聲問她是否餓了。她搖搖頭說有些睏乏,想睡。 
 
靜留將她攙回床上,讓她握著自己的手。看著那雙凝視自己的美麗眼睛,直到睡去,她仍不停在心中祈求── 
 
最後一天到來時,希望靜留也能那樣為死去的自己哭泣。 
 
 
 

在《蔓草(8) 圓鏡》中有 20 則留言

  1. 我淚目了Q_Q
    感覺上夜裡的靜留是無雙狀態(?)
    口嫌體正直+難堪爆表
    這(應該)不是愛Q_Q
    直到最後兩人的心也無法走到一塊兒吧…

    不過我還是猜不出不恨的原因
    難不成是因為無雙放完了沒力氣絞殺?!(不過這樣第3篇就bad end了)

    夏樹除了6之外好像還沒怎麼虐到 果然完結篇才要大虐特虐一番嗎?
    靜留虐身 夏樹虐心 其實紫蘇才是最S的吧(被拖走)
    看來我完結篇還要再次灑淚了

    • 這位同學抓到夜裡的靜留的心思了…(一起淚目)

      不過,心能不能走到一塊倒不見得只有悲觀的答案。這是個愛與不愛的問題,一路下來她們愛不愛對方不難看出(笑)。

      我們都知道夏樹是個不會逃避面對,會正面解決難題的人,只要她知道事情癥結所在,就不會放任事情維持現狀。這裡的夏樹雖然孩子氣又蠻橫,但她終究還是夏樹,隨著心智成長,她會了解靜留之於她早已不是單純的戰利品或所有物,而提升到伴侶的高度,也了解到並非用言語或其他行為在人家身上蓋個夏樹章就能擁有那個人。

      夏樹的轉變有目共睹,只要她能夠明白自己對靜留造成的傷害,道歉並彌補,剩下就是等靜留原諒她了。

      不恨的原因在上一篇的給迷桑的回覆有稍微提到,關鍵在於了解會產生同理心 ^^

      [color=royalblue]> 難不成是因為無雙放完了沒力氣絞殺?!(不過這樣第3篇就bad end了)[/color]
      這邊補充解釋故事細節 XD
      在夏樹還是鬼畜人(喂)的那段日子,靜留有好幾次真的想殺了如此惡劣地對待自己,讓她如此難堪的人。不過因為她是靜留,真的要做就是一擊必殺,但是當時處境讓她沒有其他便利的工具可以殺人,就算用餐也有人在旁邊伺候。算來算去就只剩下腳上的鍊子能用了,不過很可惜,她是養尊處優的公主,夏樹則是有練過的軍人,她有什麼不對勁馬上就會被發現了吧 ˇˇ

      就在靜留還在思考怎麼殺掉夏樹的時候,夏樹就變了。突然變得友善溫馴(?)兼體貼的小狼讓姊姊如墮霧中,再加上原本因了解而產生的諒解,姊姊就殺不下去了。
      然後就開始鄙視自己了……(哭)

      現在已經不知道完結篇能不能虐到人了啦…(揮手)
      我覺得小狼愛人愛不到很虐啊,被打槍也有點可憐啊,可就沒聽到誰被虐得呼天搶地,我要回去檢討…(泣)

  2. 就夏樹症狀來看…應該不是肺炎就是肺癌,反正症狀都是咳不停+體力消耗+發燒~~~

  3. 靜留真的不愛夏樹嗎….就算不愛我想他應該也不至於恨他吧……
    從薇奧拉亡國了以後,靜留的世界裡就只剩夏樹‧庫魯卡了
    也許靜留心裡清楚夏樹是對他好的,只是用錯了方式而已…….
    他們倆人這樣的結果真的讓人心酸和不捨啊~~~~~~~~~~

    • 愛或者不愛說起來似乎很簡單明白,但一摻了雜質,就算有愛也痛苦。

  4. 是萊因哈特病。(正色)
    ———————–分隔線———————–
    奇摩知識+真是好物XDD
    不過,"放無雙"是什麼意思?這我查不到,謝謝^^

    • 請見三國無雙or戰國無雙
      簡單來說就是累積怒氣 怨氣 鳥氣之類滿之後可以放大絕
      必殺技之類的東西XD

  5. 沒人呼天搶地應該是因為,靜留很適合虐屬性吧
    還有虐的人是夏樹也是一大原因,換成別人,這留言板肯定殺氣騰騰

    • ……好吧,我也覺得被虐的靜留很M很可憐,但是很萌 OTZ"

  6. 這篇,看了多少心裡也蒙上層陰霾- -
    我是那種,很容易投入文章的讀者(當然也要看筆者的文筆)
    靜夏的相關故事,我每次看紫蘇桑寫的,每每都有截然不同的感觸
    我偶而有時間,也看其他部份的文章,然後,我發現就很多興趣喜好方面來說,我跟紫蘇桑真像呢……
    前幾天曾看到篇讓我久久揮之不去傷痛情緒的文章,當晚下著好大的雨,朋友聽著我說著心得,甚至,我把它們寫成了整整十幾頁的紙……
    如果你有空的話,想請你看看那篇小說,我想聽紫蘇桑的看法
    因為我總覺得,你一定可以說出我當下的感觸才是(笑

    • 你太抬舉我了,我自認在一些情感的揣摩上還要再多學呢 XDa
      是什麼樣的文章 @@?

  7. 昨晚放著即將邁入尾聲的刺客教條2不管
    逛到這兒來看文才發現更新了這麼多篇
    一口氣看完才發現已經是凌晨兩點了
    要說虐不虐是因人而異
    就我來說.這劇情即使把靜留和夏樹替換成臨也和靜雄(咦?)一樣會讓我感到心悶
    只是夏樹和靜留這兩個名字會更加重程度

    雖然紫蘇姐對本作中的靜夏心理有了詮釋
    不過還是說說我的看法吧
    靜留所以不恨夏樹
    我認為那種感情很難以某個詞彙含括之
    夏樹的感情太直接也太強烈.直接反映其獨佔慾的舉動將靜留鎖住逼緊
    直到靜留別無選擇
    正如第五章寫得那樣
    「靜留只剩下夏樹了」
    漂流於「將軍的所有物」這一暴風雨中的靜留能抓住的只有「夏樹」這大木
    夏樹是靜留唯一的出口.救贖.同時也是應該被怪罪的一切起因.是如此一個矛盾的存在
    但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同
    這部份紫蘇姊和其他前輩提到過.故略之

    至於這份感情的結果
    我是感覺蔓草最初的那一篇預告得讓人有些無奈……..

    好像有點詞不達意又亂七八糟….抱歉
    看看就好吧

    皇帝病
    又稱變異性劇症膠原病
    膠原病症的一種
    主要症狀為突發且持續時間極長的發燒與昏睡
    極其罕見
    羅嚴克拉姆王朝之建立者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於建國後兩年死於此病症
    時年僅二十五歲

    萊因哈特可以說是典型的不使他英年早逝就無法收尾的人物吧……..
    實在無法想像如果活了下去會是怎樣的一個皇帝阿
    興許會是個英明但靈魂空虛的皇帝吧
    就像某位紅玫瑰王那樣…….

    • 蔓草的靜留,也就是如此了 ^^
      看得真準,之於薇奧拉公主,狼皇的確是她在異國唯一可以仰賴,卻又是加害她最深的人啊……

      萊茵哈特如果能活下去,還是很寂寞吧,不過說空虛應該還好,他跟希爾格爾的感情還不錯吧?就是少了能與他匹敵的敵手,會遺憾一生吧?畢竟也沒真的擊敗過楊威利 =x=

  8. 鮮鮮網裡的其中一個專欄「三世書」。
    三世書三世看完後,現世還有個續,在「But I Want Want Wanna Be Your Love」裡
    糾結,真的,看了就知道。

    別跟我一個樣都睡不著覺喔˙ˇ˙,那整個令人一個勁的痛心
    我是過了一星期多才調適過來= =
    紫蘇看過後,多少也會有心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