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草(3.5) 阿遼沙上尉的家書 於 薇奧拉邊境

※ 這是不看也不會影響正文的番外 =3=
※ 已經不是想到啥劇情就寫的隨筆了……希望不會因此又犯了寫太細的老毛病。

蔓草(3.5)  阿遼沙上尉的家書 於 薇奧拉邊境 
 
 
 
摯愛的安娜:  
 
我在薇奧拉邊境寫給妳的信。沙夏還吵著想見我嗎?告訴他,我很快就能回家了。 
 
消滅薇奧拉王國的速度比預期的還快,有些城甚至在我們抵達前就遣人送來降書。主子原先還主張有詐,但是有太多徵兆顯示薇奧拉的王失去人民的景仰,我們圍住薇奧拉的首都時損傷甚至未超過一個師,他們最後的抵抗也絲毫不是我軍的對手。 
 
呵,知道妳不想聽這些,但總要讓妳知道我在外頭也很辛苦,不是跟在優秀的庫魯卡將軍身邊就可以輕鬆做事,最後的攻城戰時,妳的阿遼沙甚至還一起推動攻城錘呢。不多說了,興許妳又要抱怨,還是來講講主子的事吧。唉,真不曉得該高興還是悲傷,我的摯愛居然關心我的主子勝過我…… 
 
最後這場戰役,庫魯卡軍是第一個進城的軍團,甚至比東之朱焰還快,因為戰前將軍下了活捉薇奧拉王族的命令。身為下屬,我很清楚主子的個性,什麼時候主子跟太子黨那夥人一樣對戰俘感到興趣了? 
 
將軍定是察覺我的疑惑了,她問我記不記得羅格拉城那個被人民獻上的王族領主。「我聽說那人沒做什麼壞事,但人民大概須要憤怒的出口吧。」主子顯然不覺得這樣的事是正確的,又說其實她更想搶走那個最美麗的公主。 
 
「你也看見馬克西姆他們的嘴臉了吧?使者來和談的時候。我猜他們想把那漂亮女人獻給弗拉基米爾,看能否換來太子殿下的讚許。……哼,那女人到不了他手上的。」安娜,妳也同我一樣忍不住微笑吧,有時候我們總忘記將軍的成年禮只是三年前的事。 
 
主子要做的事沒有一件不會完成,真想讓妳看看太子那群手下憤怒又失望的樣子。原本能早一天回到家的,都怪馬克西姆那群笨蛋耽擱了時間。妳知道這次行動是太子監軍,也許是如此他們才不肯輕易認輸,但擅自攻擊友軍真是太愚蠢了。將軍當然教訓了他們一頓,只是事發突然,免不了受點輕傷。 
 
唔,妳該不會怪我沒替主子擋去攻擊吧?波洛斯基射了一箭在我腿上,實在是趕不及了,請原諒我。唉,更令人沮喪的是我拿著最好的藥去大帳時,薇奧拉公主已經替主子包紮好了,妳能想像我有多歉疚嗎? 
 
說到薇奧拉公主,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她擁有絲毫不輸斯韋特拉娜公主的美麗,還帶著南方人才有的……柔和線條和舉止?我不太會形容,將軍說那大概是唸過很多書的樣子。 
 
時間晚了,明日清晨就要拔營,我得睡覺了。到維克多城的時候我再寫信給妳和沙夏,白色的鴿子會將我的愛帶給最摯愛的家人。 
 
                                             妳真誠的 阿遼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