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或許)

※ 最近很忙,隨手亂寫。

難以維持理智的迷亂中,她從眼角餘光瞥見靜留,便驀地清醒了。
 
牢牢地糾結眉尖,朱紅的雙瞳緊緊閉起,幽微的光線下那豐潤的唇瓣還嵌著咬緊的齒。
 
靜留的手兀自規律而激烈地在她身上攻城掠地,她以自制勉強抵禦浪濤般襲來的情慾,想仔細看看靜留。才稍稍撐起身體,靜留卻將她箍得更緊。
 
那紅瞳睜開看來時,她讓飆升的愉悅帶走了神智。
 
『夏樹,我的夏樹。』
 
『夏樹,如果妳……』
 
恍惚間靜留似乎在喃喃自語,她費勁呼吸讓喘息盡可能早點停止,回復聽覺時卻僅剩長長的沉默籠罩兩人。
 
「夏樹,我愛妳。……我愛妳…愛妳。」
 
微弱的告白在耳際幽幽漫開,她伸了手想攬來靜留,那擁有一對紅瞳的女子只是側躺在她身邊,像攀住浮木般,抱緊她躺平的腰、勾住她的腿,輕輕地將頭靠上她的胸口。
 
迷迷糊糊即將睡去時,她仍想著那一眼瞥見,靜留的鬱與愁。
 
明早,再找個機會問問吧。──她草草決定,次日卻讓繁瑣的公事及靜留與平常並無二致的捉弄分走心思,徹底忘了。

※ 煩躁的時候,就想寫東西欺負靜留,讓夏樹被揍。(喂)

在《象牙塔(或許)》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