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官一年(5)

在談淺上齋破盟時,一定要聊聊所謂的關西計畫
因為年代久遠,記憶可能不太正確,以下若與事實有出入,歡迎指正 <(_ _)>
 
關西計畫的起源是足利在大津戰場上數度失利,想尋求退路而發展出的計畫。印象中這個計畫一開始只是要撤離山城,把成員轉移到三好家,再聯合伊賀、雜賀兩國,整合成統一的關西強權。計畫內容曝光之後,我搜尋過PON的主要成員都已經掛上三好的旗幟,而在各家錯愕不已並開始思索怎麼面對的時候,因為伊賀反對之故,關西計畫又有了改變:PON成員再次跳離三好入籍雜賀伊賀也斷絕與足利(PON)長期以來的盟友關係,轉投入德織聯盟
 
於是,PON在GF5地圖上取得了進可攻退可守的絕佳戰略位置。
 
雜賀的領地雜賀鄉位處地圖最西,僅與三好家的攝津和泉大和接壤,三好家形同PON囊中的傀儡政權,危急時讓三好復國擔當緩衝的盾牌,三好領地未失基本上沒有哪個國家打得到雜賀,當時在滅亡邊緣的足利亦有同樣功效;而PON的盟友武田只要再與雜賀結盟,雜賀更可藉由武田的領地信濃對關東各國發動合戰;三者,足利和三好既然可隨PON擺佈,要結為盟國對相鄰的伊賀、淺井發動合戰也不是辦不到的難事。
 
一時之間,似乎各國都在PON掌握之中了。
 
關西計畫曝光後,自然引來很多人的撻伐,頭上的旗幟形同遊戲中的家,當初口口聲聲守護將軍、守護京城,而今踩著義輝的屍骨投向三好長慶那個驅逐將軍的賊子,最後竟連長慶也拋下不顧,歸入雜賀?嗯,會用這種說法來闡述關西計畫,就知道我也無法認同這種堪稱是背棄祖國()的行為了。
 
然而,即便是當時的足利和伊賀玩家,也不是全都贊成這樣的撤退計畫。計畫內容要伊賀、雜賀的玩家一併移籍到三好,將菁英的人力資源整合在同一國家,但顯然伊賀的玩家並不想拋棄百地老爺爺,才會轉向德織,成為後來的德意志(德伊織)聯盟之一,原本的雜賀玩家更沒有離開雜賀的理由(當然,被扁了幾次國力大減的是足利又不是雜賀)。興許是因此,關西計畫才會修正成撤退到雜賀的這番面貌吧。
 
而此時的淺上齋同盟也逐步面臨破盟的轉捩點。(終於可以進入重點了 Orz…)
 
PON撤退到雜賀,淺井的敵人也隨之從足利轉移到雜賀,但由於齋藤久無本家戰場,因此淺井便從戰線上退下,將敵國缺讓給齋藤;新興的雜賀則利用票機同盟本願,順利敵對朝倉,更在之後滅亡朝倉,直接與淺井接壤。
 
此時間諜在敵對國論壇盜文的風氣漸漸昇起,當時我已經從外交代表的職位退下,多數會議只在事後觀看圖片記錄及家族討論,即便旁聽也不太會表示意見,那一段的記憶有點模糊了,只記得在上班的時候,有人來通知我齋藤家的代表到淺井的國頻來大吵,內容跟本家的論壇發文有關云云(由於是軍事外交隱藏版的發文,能看得到該文,自然是有人盜出,提供給齋藤家的代表)。
 
該次事件有無真正緩和我也不大確定了,但淺上齋的破盟其實已經可以從此看出遠因。
如老爹網誌所寫,在讓渡大津戰場的會議之前,上杉來了情資說齋PON外交代表曾有密談──這事是真是假,是正式或只是探門路如今也都不可考,在三國同盟穩固時期這樣的情資並不被當一回事(甚至,同盟早期PON曾以朝倉為籌碼,遊說齋藤拋棄淺井,但被齋藤代表嚴正拒絕了,此舉讓淺井眾相當窩心),但在關西計畫之後,這類外交事件卻成了三國心底的疙瘩──某某曾與我國的敵人密談,究竟談了些什麼?

淺上齋同盟後期,不僅是淺井及上杉對齋藤代表(當時的代表曾表明與PON核心人物交情不錯,儘管個人人際關係不必然等於該國國策,但外人難以完全信賴)抱有這種疑慮,齋藤也對私下與德織(概括稱之,不確定是哪一國)數度往來的上杉代表感到不信任,曾被譽為GF5最穩固同盟的淺上齋,慢慢出現了裂痕。直到淺井讓渡大津戰場後,齋藤家爆發了因戰場升官而起的集體出奔事件,直接加速淺上齋同盟的崩壞。

該次出走是齋藤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分裂,雖然從齋藤家論壇(當時還能以盟國玩家身分在上頭溜達,我可不是偷偷潛進去的喔 ˇˇ)看到一些情緒性的發文,但認識的每個齋藤眾幾乎都心情大受影響,我也沒問得太深入,大略是因為升家老時一次擦槍走火,讓內部潛藏許久的問題終於爆發出來。而在那之後,包含齋藤外交代表在內一大票核心玩家(此處指每次小牧山都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玩家群)集體移籍雜賀,讓淺井和上杉十分錯愕。

更甚者,在齋藤論壇上出現一句「移到雜賀是為了打淺井」

齋藤眾大舉出走儘管是由於齋藤內部的紛爭,但在事情發生時齋藤家也是一片混亂,向來是三國溝通窗口的外交代表又就此離去,淺上兩國滿腹的疑問震驚不知該找誰詢問或甚至根本也問不到什麼。由於缺乏及時解釋,只能自行揣測歸納,淺井眾細想四國會議關西計畫,以至核心齋藤眾出走及那句讓人錯愕的放話,結論就是:被擺了一道,原來齋藤早就和PON掛勾了

一方面是生氣,二方面是不解,淺井到底虧欠了齋藤什麼?

齋藤屢次幫忙淺井眾都記著,所以才決議把大津戰場轉給齋藤,在與PON和談這事上也有所退讓,願意休戰及協助敵對織田,只是我們要求的配套措施PON根本沒做(也可以說壓根就沒談成),淺井難道還要傻傻地去撞聲勢正高的德織?淺上兩盟國都因這突發事件氣憤不已,齋藤家在稍微穩定內部後也選出新任的外交代表出來解釋及討論往後淺上齋同盟的走向。
 
該場會議我有旁聽,但淺上近乎質問的態度讓這場會議的氣氛十分尷尬難堪,齋藤新任代表不僅要收拾家裡的爛攤子,還要面對盟國的質疑;更甚者,雜賀攻下朝倉後,與淺井的關係降到敵對,隨即發生姊川合戰,齋藤以盟軍身份支援。
 
出走的齋藤眾(與PON都該視為新入籍的雜賀眾了)既以「到雜賀是為了打淺井」為口號,這場合戰自然會上場,但還留在美濃的齋藤眾就支援得十分痛苦。看著戰場上紅色字樣的奉行、中老,立刻就知道對方是誰,分裂的傷痕還未收口,這場合戰又對老友(說自開機以來患難與共的同胞也不算過分)舉刀,如何打得下去?
 
姐川合戰最後以淺井敗戰結束,因淺PON間為敵已久,次週大家正準備休養生息,好迎接不久即來的下次淺雜合戰,我突然收到雜賀玩家佐佐木道譽桑的密頻。
 
「我們還要繼續打下去嗎?」
 
在合戰中展示新興強勁戰力的雜賀=PON會先釋出停戰意願,其實我相當驚訝,當然更訝異的是來洽談的是佐佐木而不是神喬(在當時的淺井眾眼中,PON入住雜賀,雜賀即等於PON,而PON的外交向來是神喬的業務),不過當時我也只認為是神喬覺得和淺井眾難溝通,請老雜賀出面協調比較好談成而沒再多想,日後看了佐佐木版的GF5雜賀史才知事情不是這樣,PON是PON,老雜賀是老雜賀。姆,雜賀的八卦(?)我就不多提,想看的請線上找佐佐木校長要 XDDDDD
 
由於當時已經不是外交代表,所以我把雜賀停戰意願轉告老爹,日後也順利談成,淺井便進入本家無真正對人合戰的時期(說得這麼繁瑣,下文解釋…),直到伺服器合併。然而在這段時期內,淺井也非平靜無事。
 
此時新興的雜賀已與淺井休戰,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支援盟友武田對抗德織,而聲勢正強盛的德伊織聯盟則因一段時間以來的戰場優勢,而動了念頭想攻略內部動盪後衰弱的齋藤,在某次維修後,德川和織田竟分開攻擊武田及齋藤,小牧山合戰再次重開。
 
雖然該次合戰德織都吞了敗仗,但實力大減的齋藤已對樓下這位不懷好意的鄰居相當提防,便想聯合另一聯盟(武雜)之力,讓武雜箝制住德川,淺上齋再面對織田(防守方),若有機會的話,更可進一步滅了織田(這是主動攻擊),讓這個打不過就拚命友好趁你虛卻要你命的宿敵不能再作怪。
 
在各家歷史文(含雜賀版 XD)裡頭,講到這段混亂的時期必定會提及上杉和淺井對齋藤重啟小牧山的基本立場──幫守不幫攻,在日後的口舌紛擾裡這句話一直被拿來痛批上淺無意支援齋藤,事實上,淺上是不願意協助齋藤主動攻擊織田,同時雜武攻擊德川,沒合作之名卻有拆散德織武力、讓PON壯大的合作之實。
 
淺井及上杉想的很簡單:我們一定會幫忙守護美濃,但是要讓PON(雜賀)壯大,門都沒有。
 
相較於覺得跟武雜合作並無不好、提防織田的齋藤,此時淺上也在提防新興的雜賀,覺得與德織合作未嘗不可(),但就如同齋藤不能放心跟織田合作,淺井對雜賀也是如此。齋藤並不是完全不願談,但是他們提出的要求──不可進攻美濃──織田無法答應(或者說在某種前提下答應,印象中好像是直到雜賀滅亡前都不打美濃的主意),齋藤遂以自國安全為由拒絕這種有風險的合作計畫(織田的條件在齋藤看來,意思就是「等我擺平了PON,就來對付你齋藤」)。因此,淺上雖促成幾次與德伊織的合作會議,兩聯盟間始終沒什麼實質進展。又因為彼此間攻擊目標不同、立場也不同,淺上齋三國漸行漸遠,再加上信任危機(笑),最後終於走入破盟的結果。
 
前文中說過,淺上齋在私底下已經對彼此有疙瘩(實際上是淺上←→齋),在經歷過集體出奔事件後,這份疑心的暗潮越來越明顯,對盟友的信任也逐漸消失。
 
在淺上表達幫守不幫攻的立場之後,齋藤已心生不滿,更由於之後上杉與德織間頻繁的會議開始懷疑上杉要背棄盟友;而在此同時,齋藤也因為和雜賀間有密談,上杉同樣質疑起齋藤,幾次三國會議上討論、討論著,就會把事情往這些外交事件扯,開始指責彼此。
 
雙方往往各執一詞,說只是國與國之間的探門路,並無實際決議,但實際上這時情資蒐集作業(這是說好聽的,事實就是間諜盜文)仍然發達,無論會議或論壇上都會拿這些未定的提案攻訐對方、翻舊帳,齋上便由此慢慢撕破了臉。
 
這讓我想起淺上齋三國同盟初期,我曾提過三國若有什麼外交會議,希望能通知盟友(淺井即便沒談出啥結論也會知會另外兩國),後期只有淺井在實行了吧(笑)。當然,外交代表自然可以「這些都未決議,幹嘛通知」這樣的理由少掉這份工,但是,在那個已經漸漸不信任彼此的時期,我覺得只會加速猜忌的產生──輾轉得知盟友和敵人開了會,盟友事後又悶聲不說,誰知道你們談了些什麼?會不會賣掉我們?
 
淺上齋破盟的最根本因素是目標敵人不同,加劇破盟的卻是這個信任危機
 
因為和齋藤玩家熟識,又一路看著齋藤這樣過來,恕我要用驚弓之鳥來形容分裂後的齋藤。只要淺上有些什麼動作,齋藤就會緊張地反應,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次上杉玩家移籍織田的事件吧。
 
齋藤不知從哪得來上杉要移籍玩家到德織去幫打武雜風聲,而確實有幾個角色(詳細數目不確定了,總之是個案,更有一位後來才知是搞錯名字)改掛木瓜旗,上杉代表便在淺井家族的盟友版發文澄清,並帶出齋藤要和上杉解盟、結盟武雜風聲。齋藤代表趕來回應,提出移籍織田的上杉玩家名單,其中赫然有淺井玩家在內,但又說都是風聲尚待確認
 
既然是未確認過的風聲,有需要在如此敏感的地方直接提出嗎?就沒有想過先私下問問外交代表?在論壇上公然提出,就算沒有質疑的意思,在淺井眾看來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整起事件看起來,齋上都發作在這些未確認的風聲上
 
縱使現在可以明白齋藤在提防織田、盟友又不願相助壓制織田的壓力下會有如此高的危機意識,但還是很感慨,同盟後期的所謂「澄清」,只不過是一次次的翻舊帳、一次次的解釋無用,在一次次口角間堆高對彼此的不信任和嫌惡而已。
 
紛紛擾擾中,齋藤和上杉終於解除了盟約,齋淺也就兩國的未來方向展開討論。在此同時,投向德伊織的上杉也促成五國(淺上德伊織)會議以求新的發展,結果淺井代表只得雙開同時開兩場會,卻因此被會議中的間諜抓包,齋淺該場會議便火爆到不行。在那之後,又發生了手取川上的紛爭。
 
前文中提及,在淺雜姊川之戰後,淺井進入無對人合戰(僅指本家)的時期,會特別這樣寫是因為淺井始終與本願維持敵對盾的特殊關係,在姊川戰後有機會仍會找本願安排升官戰方便雙方玩家升官(在此之前都是為了8週無合戰系統會強迫出擊這個設計,要調節合戰週期才會開升官戰),然而在倒數幾次的升官戰卻出了岔子。
 
追溯起來,起因是由於淺井自家會議裡家眾的一句難聽話吧。
原文我不確定了,大概意思就是說齋藤小國之類的。本家的會議紀錄只貼在盟友也看不見的隱版,但是會議記錄的拍圖卻流出到齋藤家,因此惹惱了齋藤眾。
 
鞭間諜自然是沒用的(間諜存在的目的不就是蒐集材料斷章取義好挑撥離間引發是非?巴哈上幾個嘴砲人每次發言不都這樣),但始料未及的是齋藤眾竟因此到手取川合戰場「幫打」。
 
該週合戰之前,我就有特別提醒小川(當時的淺井外交代表)要再知會兩個盟友,這場升官合戰請不要上場(之前就發生過不知情的上杉玩家搶在維修後立刻進場推陣,事後淺井便有帶人一起去跟本願道歉);而禮拜三維修後,我在上班的時候卻接到暗黑通知,齋藤眾還是上手取川推陣了。
 
「不是說我們國小嗎?我們來幫打,向盟友證明齋藤的實力。」這是當時在戰場上的齋藤眾說過的話。
 
我特別再跟小冰確認,若菜確實有將消息轉達給國眾,在手取川上淺井眾也曾告知這是不須盟友幫打的升官戰,既然還講得出那句話,那除故意兩字,沒什麼好說了。
 
我無意替在本家會議說出那句難聽話的淺井眾辯護或修飾,在那當下本就有不少淺井眾已對齋藤不滿,我相信對淺井不滿的齋藤眾也不在少數,我們難道沒看過任何對淺井的激烈言詞嗎?()但我從不針對那些言詞大做文章(頂多自家門關起來吐口水),因為我知道逞一時之快只會傷害彼此罷了。
 
儘管雙方國眾都日漸不滿,齋上解盟之後,淺齋雙方代表仍然還有意願維持這個盟約,但是在這次手取川事件之後,我的想法已經有了改變。
 
「從上次小牧山開始,上齋解盟,淺齋之間的盟約就歷經各種風聲的衝擊,在一次的火爆會議(這個我不用說,相信大家都知道)之後,還有淺井家的會議紀錄在盟友家造成反彈,到現在部份盟友不顧淺井方的請求在手取川推陣………
 
這一路下來,這種風雨飄搖的盟約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我不想管什麼之後的出路,在找出出路之前必須維持的盟約已造成雙方國眾強烈的不滿,長痛不如短痛吧。」

 
這段是我在〈大家都不想當壞人,那我來吧〉這篇文裡說過的話,想都沒想過這句「跟齋藤解盟」竟是由我講出來的。
 
之後淺齋又開了一次會,會中確認齋藤確實有意願與雜賀結盟(意即同時與雜賀、淺井有盟約,因為考量到淺井對雜賀的忌憚,雜齋結盟有但書,詳見〈悼念鈴鹿嶺〉一文),這樣的決議淺井自然無法接受,因此那場會議最終的結果就只能是淺齋解盟了。
 
好,超過5500字了,結果想寫的最後一次手取川的內幕八卦還是沒寫到(),下次再提吧….. QTZ
沒有意外的話,下一篇就是外交篇的最後一章了 ˇˇ

啊,仕官一年〉不會馬上結束喔,我還有其他想寫的~~ XD

對了,這篇文章提到的時期和事件都是個人心情起伏也很大的時候,或許有些情緒或主觀發言。若有立場不同、價值觀不同想回應的,基本上我是持歡迎討論or指正的態度,但請維持理性,感謝。 ˇˇ

在《仕官一年(5)》中有 18 則留言

  1. 想悍衛自己所知道的事實,卻無能為力;
    其實我一直為淺齋解盟感到自責……

  2. 好長阿(煙

    出奔雜賀我有份
    帶人打本願我也有份

    阿? 我是壞人…..O_O

    • 壞人也要收卡嗎 =////= (遞)

      其實吼,這一系列的文都是當時的心情紀錄,現在對那些事情看得淡了,也不是真的執著於誰是誰非,每個人、每個國家在當下的出發點都是不同的,就像我會發洩淺井眾對這些事的情緒,我也能平心看待其他國家的玩家陳述當時的心情(當然,情緒難免,能盡量理智最好啦…)。

      現在的我對這些歷史,反倒更好奇事情的因果關係,GF5的雜賀史我也看得很高興(意外的是還看到武田的八卦),原來在那些時候那些國家還發生過我所不知道的事,以致影響了淺井的走向 =w=

    • 喔喔!壞人卡嗎!! (收)

      因果關係嗎…

      如果我早一點認識初歌跟梨子,也許事情會朝向不一樣的方向發展….

      只能說當時我太傲嬌太白目了XD。

    • 反正都已經過去了,我們已經活在天下創世的爭霸時代了啊 (煙

    • 可是看骨灰研究歷史還是很有趣啊(掩面)
      我好鄉民啊…(煩惱)

    • 鄉公所邀請函一張[cool],
      請笑納。
      ps忘記這頻道還有沒有人了[razz]。

  3. 總算等到初歌的新文了
    話說倒是不用特別提到我啦

    • 唔,這篇發好一段日子了 =3=;;

      哎呀,我做的事情就是忠實記錄啊 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