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軒轅‧一、劇情篇

首先先來講講我是怎麼跟軒轅劍認識的好了。 
 
記得國中時上電腦補習班,還沒上課時就看隔壁鄰居的小弟在那兒玩有趣的玩意兒。『哦,有人在那兒走來走去,真有趣,背景好像中國古代喔。』那就是我第一次遇見軒轅劍系列,地點是楓之舞的長葛地下城。 
 
然後自己真正擁有軒轅劍系列,一直要到後來家裡買電腦的時候。那時隨機附贈的遊戲裡面,就有「軒轅劍楓之舞」。 
 
以現在的話來說,險些以為自己中樂透頭獎。 
 
於是楓之舞就是我第一個破關的軒轅劍系列遊戲,看到子徹在夕陽下擁吻紋錦的時候,那感動真是無以形容。 
 
而後又因為黃金紀念版的上市,擁有了軒轅劍一、二代與二代外傳楓之舞,然後是軒三雲與山的彼端、軒三外傳天之痕、軒四黑龍舞兮雲飛揚及軒四外傳蒼之濤,一款款玩下來,我最欣賞的還是楓之舞。 
 
一代只有2MB,我在結束的時候錯愕了十幾分鐘,因為玩過楓之舞和二代,所以對這種長度的遊戲實在沒有心理準備……在一代中其實軒轅劍並沒有現身,一代只是故事的序章,到二代軒轅劍的主軸才出現。 
 
之所以會說主軸,除了煉妖壺的設定外,就是軒轅劍的出現。我不管煉妖壺是從哪款日本遊戲引入的煉化系統,在二代中練妖壺的存在與劇情緊密結合,就算是模仿,也算得上能增添自己創意元素的模仿。而軒轅劍,遊戲既以此劍為名,想必此劍在遊戲中定有重要地位。 
 
而隨著何然冒險旅途進行,終於碰上手擎軒轅劍的軒轅劍俠,最後則是何然執軒轅劍力抗欲用煉妖壺融合世界的壺中仙。 
 
我想,軒轅劍在此代表的意義還算傳統,就是代表正義的一柄神兵利器吧,而手執軒轅劍之人便負有對抗欲毀滅世界的反派的命運。 
 
當時間來到楓之舞的戰國時期,手拿軒轅劍的人卻是被認為是反派的蜀桑子,煉妖壺則拿來當作機械的動力來源。蜀桑子的理念則是建立一個由英明君主領導的國家,將平民百姓全視為無思考能力的愚民雖是過於偏激,但這與當初壺中仙的理念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反派的兩人皆為創造自己理想中的世界而努力,何然與子徹則為了避免世界錯亂(毀滅?)而對抗。 
 
睽違數年,唐朝的軒轅劍在雲和山的彼端變成一位仙風道骨的老爺爺,煉妖壺則退化為收納夥伴及各式物品用的家傳東方瓷器;到天之痕的隋朝初期,軒轅劍被握在隋朝太師手裡,在開頭動畫變成戰爭秘密武器,神兵利器果然非區區凡人可擋,而煉妖壺似乎更無足輕重了,仍舊是收納用頂級容器。但是從天之痕開始,軒轅劍和煉妖壺就多了一項身分,軒轅劍系列有了上古十大神器之說。 
 
接著時間跳回戰國末期,距離楓之舞的年代已有兩百年歷史了,紋錦正帶領墨家苦苦撐持中。煉妖壺在此代幾乎消失,全掌握在舊主人壺中仙手上,但在象徵意義上,仍是世界融合的一大利器,取而代之的是來自子徹書簡的天書系統。我不曉得是不是DOMO小組聽到有人說煉妖壺系統模仿日本遊戲啦,總之在四代之後,煉妖壺的功能除融合世界外,縮減到幾近於零。十大神器在此時幾乎都成為壺中仙的收藏品,最後關頭出現的軒轅劍成為擊倒柒與黑火的工具,存在感甚為薄弱。 
 
而從千年後的魏晉南北朝,來了兩位不速之客,在春秋秦晉對峙時展開了蒼之濤的故事。再將目光放在煉妖壺和軒轅劍上面,練妖壺不見了,被封印的軒轅劍也在最後決戰前,經由某人解咒,而變回真身,並與來自另一時空的軒轅劍對上。從以往到現在,兩者所代表的意涵似乎是被淡化了,十大神器的著墨程度也不高,充其量崑崙鏡在故事中扮演了能穿梭時空的重要物品,算是影響力頗大的神器(開玩笑,沒這鏡,就沒蒼之濤的故事了)。 
 
以軒轅劍和煉妖壺,或者是十大神器來評斷軒轅劍系列或許過於片面,但畢竟遊戲以軒轅劍為名,我想讓這柄古劍在故事裡擁有重大地位也不為過吧?我可不認為「最終極劍類武器」這種定義就叫做重大地位。最近的四代與蒼之濤,這柄軒轅劍的深度每況愈下,感覺跟打開寶箱得到的高級武器沒什麼差別。 
 
每一代遊戲都有個中心思想,像軒四就是理想國(官方說法),蒼之濤則是異族入侵與華夏民族開疆拓土的迷思(我自己認為)。不知是否遊戲趕工或是支線任務多到沖淡主線劇情,我只知道四代的兩部作品劇情沒有給我深刻的感動。 
 
玩過軒轅劍的人,一定會記得天之痕中宇文拓為封印赤貫不惜犧牲六座城市的慘烈;也會記得慧彥大師一人獨擋百萬大軍的氣魄;楓之舞墨派在各國間來回教戰的劇情更是毫無冷場,軒二也經由巴蛇、化民帶出妖魔與人類共存與否的課題,軒一則以其為序章的定位,而略過不論(那麼短的劇情實在無什可論)。 
 
七部作品來看,軒四想表達的理想國是我覺得處理得最不好的,壺中仙與犀衍或多或少都會提到,姬良教訓水鏡的時候卻只讓人瞬間驚愕,姬良幹麻發怒?而且沒講明白人就跑了,水鏡那呆頭鵝怎可能想得清楚理想國的意涵?她只會對壺中仙下不了手而已……而最後決戰結束,子徹一句話就結束整個故事,個人覺得,實在是滿無力的結尾。 
 
蒼之濤中所帶出的一點:「異族來襲華夏就叫做入侵,華夏民族攻打外族就叫做開疆拓土」,這種華夏至上的迂腐思想在桓遠之身上表現了十足十,比起來身為異族的嬴詩到像個翩翩君子了。蒼之濤揭露的這點,值得令人省思,別以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高等的。 
 
不知道是不是人長大了,軒轅劍系列的目標顧客不再是自己了,才會覺得故事深度不夠,假若我再回頭去玩玩楓之舞,或許會有同樣的感嘆?

在《我與軒轅‧一、劇情篇》中有 2 則留言

  1. 覺得軒4不差@@
    壺中仙和軒2的連動很棒

    (甚至覺得他才是軒4的主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