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靜通信 其二

嘛,為什麼第一篇就是其二呢?
因為這系列是合寫文 XD
由我和凌雪女王合寫,關於學園長回故鄉期間與代理職務的紫水晶通信內容大公開~~(被巴)

第一封信請按連結前往 》[舞乙Zwei應援]夏靜通信 其一

以下,正文開始~

夏樹: 
 
 
收到妳的信,比什麼事都開心。 
 
學園一切安好,薩拉前些時從日邦格捎來訊息,近期內將回卡爾德羅貝述職。見她壓的日期接在妳歸來之後,屆時五柱又可齊聚一堂,近期總讓奈緒她們東奔西跑,五人都在卡爾德羅貝的機會挺難得,不如再來辦個小茶會聚聚吧? 
 
雖然夏樹妳不甚喜愛這等聚會,我卻想,咱們也不知還能碰上幾次五柱齊聚呢。以往總厭倦著繁瑣的公事與學務,在這能瞧見退役之日的時刻,公文、卷宗、報告書反倒讓人感到親切,甚至還有些想念Miss瑪莉亞的說教,不知妳是否也與我有相同的感懷?下次不妨將她邀回學園一道喝茶吧。嘻,可別皺眉了,我的學園長。 
 
此外,既然學園長也贊同,瑪雅又自覺工作量太少,我不會吝於把多餘的文件讓她處理。妳的輔佐官可沒有懶散哦,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她們熟悉將來的職務。 
 
前信中所提的諾夫舒卡雅,當年我也是由那繁鬧的小鎮出關。在大道上漸漸深入庫魯卡家的屬地時,回頭見那小鎮的塔樓與煙囪在塵土裡滿是邊境城鎮特有的親切味,路面的轍痕現今竟還記得清清楚楚,是拜那時憶起遠在西方的妳之賜吧。 
 
見到什麼,就想著當年妳自北境遠赴卡爾德羅貝時是否也曾見過,又是懷著何種心情。結束邊境戍守任務時,我搭著騾車、馬車、沙艇,沿途行陸路返回卡爾德羅貝,便是想在這樣的旅程中看看幼年離鄉的妳眼中所見景象,也才因此遲回學園。 
 
自北境回來後,我只跟妳提過那棵三百年的大樹。佇立在那裡,我眺望著草原、樹林及遠方模糊的山脈,腦裡總描繪妳說過的庫魯卡家族馳騁的身影。說起來,在學園及溫德布魯姆市有車代步,還真沒見過妳騎馬呢,以後找個時間我倆共乘一騎,在北地的風中漫漫而行如何? 
 
雖然那年在草坪上沒說,我卻決定到了北境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庫魯卡家本館。 
 
站在庫魯卡家曾經的大宅前,我忍不住想起那夜的妳,再見妳便什麼也不提,不想再見妳肆流的淚。聽見妳已能坦然面對消逝的家族,我也能放下心了,妳此趟北行就屬這事最令人擔憂。夏樹總比我預料中堅強,有時真免不了懷疑難道脆弱的是我哪。 
 
當時,領路的茨波娃婆婆一直談著夏樹家族的事。北地的人十分懷念那群以母狼為家徽的人們,他們不知道什麼王國、領主、貴族、陛下,只曉得是庫魯卡家世世代代保護這片土地。在那次奴獸保衛戰後,大家合力起了座墳,由婆婆定時灑掃。似乎因為我常問起庫魯卡家,婆婆對我特別親切,每每送些瓜果蔬菜到小木屋來,言談間也將我當成女兒對待了。 
 
在那裡的第三年秋末,婆婆生了重病,臨終時我陪著她,她在最後一刻仍惦記著庫魯卡家。我說我為庫魯卡家最後一匹母狼而來北方,婆婆露出安慰的表情,交代我向妳問好便含笑逝去了。夏樹,能替我至她墳前放束花嗎?婆婆永眠之地便在那棵橡樹東行不遠的小坡上。 
 
儘管逝去,也要選在能遠望庫魯卡家的地方沉睡,從婆婆身上,在村民們日常言談裡,甚至是大小事物中,都不斷感受到這片土地與冰原母狼間深厚的牽絆。夏樹,大家都惦念著遠赴卡爾德羅貝的妳哦,那四年,我守護著北境,守護著與我同樣牽掛著妳的一群人們。過往的辛勞不復想見,留下的是越來越深的思念,寂寞卻不至難耐的心情,看不見妳的這段日子竟重溫那時的感受呢。 
 
這段日子以來,閒暇時偶爾會想像起住在平凡的宅邸裡平淡生活的樣子,晨起漫步、午後飲茶、夜賞星月。夏樹,真到了那天,帶我去遊獵好嗎?在北境四年,我竟還未有機會去看那池湖、那座山。有時真惱那不識相的奴獸,說好要代替妳去看的,總是生了念頭便得起身去打發煞風景的牠們,斬斬候的銳利興許就是這般磨出來的。 
 
夏樹不需要說感謝我的話,妳的故鄉也是我的。 
 
我感謝那片土地,是它孕育了夏樹.庫魯卡,讓我們有機會碰見妳,因而完整。若真過意不去,我可以陪夏樹想想,往後的日子怎麼答謝我唷。 
 
妳說新生的孩子們已不知奴獸的威脅,我也打從心底高興。當初圍著我的孩子們都夢想著成為乙姬、成為保衛村莊的護衛隊,聽著免不了一陣疼惜和傷感,那樣幼小的孩子便得生活在危險的陰影下。我的學園長,都是妳的努力,和平才能降臨在那裡。 
 
夏樹,再多說些那片土地的事好嗎? 
 
代替妳在北方荒原上守衛四年,竟將那當成自己的第二個故鄉了,我也想念北境。 
 
不知不覺儘聊著北境,信亦越寫越長,是該歇歇筆了,讓人發現我看著公文寫給妳的信可不好。 
 
自尤娜之役後,似乎就沒有分別過這麼長一段時間,前些日起床偶爾還會習慣地喊聲「夏樹,該起床了」呢。 
 
夏樹,我想念妳,但是,請妳好好在北境休息。自結束邊境戍守的任務回任學園長後,妳從沒歇息過,我可是有石化過躺了好些天。 
 
想到妳此刻定是皺眉苦笑,我卻感到一絲平淡的幸福。 
 
那些事,都過去了呢。因為妳這些年的努力,戰亂、災禍皆不見蹤影,消滅奴獸是妳成為五柱時的夢想,令局勢綏平卻是擔當學園長後的志向。我在旁看著妳一步步達成艱困的目標,高興、安慰的情緒並沒有這麼明顯,是否妳也與我一樣,只有淡淡的笑容呢? 
 
代我問候漢斯老先生,腰疼的毛病是否還好。那位可愛的維若妮卡,不知腿上的傷痕褪了沒?當時動作如果能快上一些就好了,女孩子身上留著疤總是憾事。另,夏樹可找把鏟子挖挖我栽下的橡樹樹底,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學園長的叮嚀我會遵辦,盡管放心吧。不過也提醒小木屋中的學園長,請專心休假,東交代西交代的,妳的輔佐官只會更懶惰哦。 
 
祝 順心 
 
                         愛妳的 靜留.薇奧拉 

在《夏靜通信 其二》中有 4 則留言

  1. 紫蘇桑,

    (舉手)想請問一下ㄛ,
    為什麼我在好幾部同人小說裡面都有
    看到庫魯卡家族被全滅的設定咧????

    因為我看過了舞乙Hime,也聽過了舞乙Hime的 DRAMA
    可是實在沒啥印象
    庫魯卡家族到底是在哪&何時被殲滅的??
    想請你代為解惑ㄋ^_______^

    "我們的故事"寫得很甜 很符合原本角色的性格呢
    看了很過癮
    紫蘇桑加油!!!!

    ps.叫你紫蘇桑還是紫蘇sama比較好呢??
    在你的某篇網誌裡有看到你不喜歡別人叫你"大"呢^_____^

    • [quote]庫魯卡家族到底是在哪&何時被殲滅的??[/quote]
      在同人的世界中被殲滅……時間,不定……(掩面)
      嘛,我想,應該是因為夏樹在舞系列中天煞孤星的命格讓人印象太深刻,走到舞乙也覺得她就該孤苦一人就設定成這樣吧(大汗)
      我是開寫的時候沒想太多,順手用了凌雪女王的設定,就逐漸演變成今天這副德性(?)的設定……
      如果當初夏樹家族完好,蜃氣樓就不會這麼沈重了……(大掩面)

      [quote]"我們的故事"寫得很甜 很符合原本角色的性格呢[/quote]
      不……這故事一點都不甜……
      IX和X是殺頭飯啊……
      上刑場前總是得吃碗有大塊豬肉還是大根雞腿的飯的……Orz|||

      回PS,前面那個稱呼就好,後面太隆重(?)……

  2. 我…………笑得合不攏嘴了 ̄▽ ̄

    [quote]IX和X是殺頭飯啊……
    上刑場前總是得吃碗有大塊豬肉還是大根雞腿的飯的……Orz|||[/quote]

    什麼啊!你自個講的還能那麼傳神……

    這叫我情何以堪啊…(想吐槽都笑到沒力了XDDD)

    對,上刑場前要吃的飽飽的,免得成餓死鬼。

    而故事呢其實比較像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XDDDD

    • 嗯……我想來想去就是這樣比喻最適合了嘛……
      想到上次討論象牙塔,有三個人像是聽到什麼洪水猛獸要來一樣 Orz|||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