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舊信札(1)

※ 差不多可以更新舞乙本裡頭的文了 一3一 來貼信札和惑星曆~

惑星曆三二六年春 從札西里寄往北境

靜留:

這裡是札西里,一個離澤客薩草原還有半天路程的小鎮,也是通行西境的巴士的終點站,從札西里再往西就得騎馬了。

阿蘇克先生──我的嚮導,自砂艇抵達萊姆斯後便跟我一起前往西境──提議趁補給時在這個小鎮停留一晚,春天時恰巧有些節慶活動可參觀。我對當地節慶興趣不大,阿蘇克先生又說進入澤客薩草原後還得再走一段才能抵達人煙聚集之處,安頓好也不曉得幾天後了,我想想還是先寫封信給妳吧。

旅途中我向阿蘇克先生打探澤客薩草原和奴獸的消息。他說草原上的牧人們稱奴獸為「魯瑪哈」,意即黑色的不祥之物;奴獸原先只出現在萊姆斯境內,近年來在大草原上目睹牠們身影的牧民卻越來越多,雖未傳出傷亡,但已造成人們的恐慌,牧民的領袖因此向學園求助。

後來,阿蘇克先生問了我一些Otome的事,例如草原的部落為什麼沒有乙姬。我的嚮導雖然是萊姆斯人,但他不是明白乙姬系統與國家關係的人。他的問題令我想起決定就讀卡爾德羅貝之前,父親與大伯的談話裡也曾出現類似的疑問。

乙姬……並不是窮鄉僻壤能擁有的重兵器。

西境的草原也和北境的雪地一樣吧,因為是諸國毫無興趣的邊陲之地,不會有Otome想出仕,邊境也聘任不起,於是身為五柱的妳和我才會接到派駐令。分開的確讓人有點難受,但妳知道我不是埋怨這件事,只是不免感嘆,年幼時我曾那麼憧憬為守護人民而存在的乙姬們,不明白被如此強大的人保護其實需要前提。

嚮導的問題我難以回答,健談的他誤以為我寡言的習慣再次出現,便改口談起草原各地的風土民情。耳裡聽著各部族的習俗和恩怨,乙姬背後的現實仍在我腦裡徘徊不去。

稍晚,阿蘇克先生帶了一個自稱牧人領袖之子的年輕人來敲門,他被父親派來迎接我們一起進入澤客薩草原。

「庫魯卡小姐這樣的大人物是從大都市來的,草原上可能不是那麼舒適,請您多包涵了。」

表達歡迎之意後,他說了這樣的話。

如果是靜留妳,會怎麼想呢?我和西境的人之間,似乎有一段好大的距離。

祝 平安

妳誠摯的 夏樹‧庫魯卡

附註:北方的氣候是出乎妳意料的乾冷,自己多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