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的女子

※ 也是隨筆,每天搭公車,偶爾會有些點子……

 

「下一站,景明街口。」

她有些忐忑,在公館就該下車的,她卻罔顧語音播報的提醒停在原地,拉著被握熱的公車吊環不動。不過是遲了些回家,家裡知道她偶爾會在公館的商店街逗留閒逛而晚了到家時間。──她說服自己,並為心中仍未平息的衝動驚訝,她竟想看著那位女子下車。

確切來說,她想知道那位女子在哪一站、哪樣的地方下車。

欸,這樣豈不是跟蹤嗎?彷彿聽見心臟因緊張而怦怦直跳,她不禁質疑自己的品行,卻又忍不住望向右方不遠處,坐在最末端博愛座上的女子。

她總是坐在那個位置,明明只是個約三十歲上下的年輕女子。或許是乘客還不多的緣故吧,她上車的站牌距離起站並不太遠,而那位女子比她更早上車,博愛座晾著也是可惜。──她很快忘記自己的不尋常行為,又在意起那名女子。

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她已不可考,這輛公車行經數間學校與營運穩健的大公司,搭得久了不說記得司機的名字,連同車的乘客也識得幾個,譬如今天又是那個會呼喝乘客往後走的壞脾氣司機,而斜前方的歐巴桑又帶著唸幼稚園的小孫女回家,小公主照例得抽抽噎噎幾站才停了哭聲。

也許是因為那位年輕女子總是坐在最末端的博愛座上,才會引起她的注意吧。她才不會占據博愛座呢,又不是行動不便或挺著肚子、帶著小孩,她暗暗猜測,又想那位女子可能只是工作累了想稍做歇息,她曾目睹她讓位給老年人,動作迅速且彎著親切的微笑,一點都不戀棧,彷彿時時刻刻留意著誰比她更需要座位。

今天她照例在同樣的地方掏出手機傳了封簡訊,幾下動作後望向窗外,握著手機的手自然地擱在腿上。她發現她的手很好看,雖稱不上修長,但攏起或微張的模樣總是那樣合度,像極了漫畫裡每一幅特意描繪的定格。她握在手裡的既不是iPhone也非Galaxy,而是掀蓋式的傳統手機,結了顆簡單的鈴鐺吊飾,發送簡訊的動作柔和卻俐落,也鮮少長篇大論對著手機另一端的人直說話,往往只問人在哪、在哪兒碰面、什麼時間便結束對話。

她覺得這樣很好。

車上來來去去許多年輕的女性或上班族,人手一隻智慧型手機,泰半全神貫注滑著螢幕,深怕錯過了什麼似的,而那名與眾不同的女子總是閉目養神或側頭看著窗外不斷刷過的車流,久久不動。或許她在發呆?幾次之後她推翻自己的想法,那位女子的眼神並不呆滯,偶爾會不著痕跡地微笑或皺眉,是思緒流動著的模樣。她正想些什麼?因好奇而愈加在意,除了情緒,連帶地將那位女子的穿著打扮、手提足蹬也瞧進眼裡,她判斷她可能是離學校不遠的某間大公司的職員,職務是坐在辦公室裡而非在外頭跑業務,因為她穿著裙子與長褲的頻率各半,會化著淡妝,卻也曾經素顏。

她並不特別美麗,但當得上眉清目秀四字,服貼柔順的及肩長髮染成一層薄薄的茶色,細而不明顯的鏡框讓她看起來適合捧著一本書。是了,若也同附近的人們一樣拿著手機畫著螢幕,那便不好看了。──她出神地想著,突然,那位女子從窗外轉回目光,與她對上了眼。

她盡可能若無其事地讓視線緩緩移開。彷彿只是東張西望的一瞬間掠過對方,又恰巧碰著她的視線。

「下一站,興隆市場。」

熟悉的語音播報唸著陌生的站牌名,其他乘客的碎語低笑又重新清晰,她再次聽見自己怦怦如鼓的心跳聲。嚇死了──她死死瞪著前方,不甚確定那一瞬間是否僵硬了神情,但幸運的是對方似乎不曾注意到自己被人頻頻打量。啊……她竟在脫離險境後又立刻以眼角偷覷著她。

內心既懊惱又失措,但一切像是惡作劇似地接踵而來讓她難以反應──那位女子收拾提包,在下一次語音播報時抬手按了下車鈴。

「下一站,興德國小。」

車子在路口停了下來,交通號誌閃著刺眼的紅,那位女子起身走向車子前方,她在掠過身後的一陣隱約香水氣味裡陷入兩難。

接下來……該怎麼辦?她已達成跟蹤的目的,卻猶豫著是否該就此罷手,下車搭反方向的車回家,或者繼續尾隨著她?……老天,她們根本不認識,而她竟考慮查探人家住在哪裡!

噗,隆隆──

腳下的公車地板重新開始震動,短暫的停留後車子再度開動了。站牌就在前方不遠的騎樓邊,那位女子刷下悠遊卡,嗶嗶兩聲。

──她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興德國小。」

車門開啟,連串刷卡聲此起彼落,那位女子下了車往前方走去。她目送她漸漸走遠,公車越過那位女子,很快便只剩車尾的警示燈在黑夜裡亮著黯淡的紅。

她還是下了車,在自己都不明瞭的猶豫、衝動與無措裡,愣站在站牌邊看那位女子走遠,與環繞自己的陌生街景。

若她就此不停步地遠去,或許她只會在站牌下呆立良久再離開,但那位女子在路口停下,等待允許她通過馬路的綠燈信號亮起,她便動了腳,慢慢、慢慢地,走向她。

只是走些巷弄,看一棟大樓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看一眼就走。──她在內心裡大聲告訴自己,壓下所有混亂的吵嚷。

綠燈亮了,行人開始移動。她稍稍落後,保持一點距離,隨著前方的女子跨越白色的斑馬線,人群左右散開。斑馬線後是那所名為興德的國小,校前的人行道上種著一排三層樓高的樹,她留意到樹底下站了個人朝這邊揮手,而那位女子加快了步伐。

似乎是認識的人,她放慢了腳步。

那個人走出樹底,接過那位女子的提包,而後牽起她的手,在她頰邊輕輕一吻,而她笑了出來。

 

──她赫然發現,從樹底下走出的也是個女子。

 

幾乎是驚慌失措地,她轉頭飛奔,開始追趕反方向的公車。

「同性戀……真噁心!」

在《公車上的女子》中有 4 則留言

      • 因為我是覺得這位跟蹤者明顯對被害人有好感,所以最後終於忍不住進行跟蹤。而當真相來臨時,她當下的反應除了針對被害者外,同時也針對了自己,那股羞憤感造成這種反應,拒絕承認接受自己對被害者有好感。
        說人家噁心,那妳這陣子及現在的言行又是什麼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